小容離開我的導火線,記得是發生在開學後大約一個禮拜,那一天小容



下課後,依然來到我的房間,她才剛進門,我便聞到她身上那股獨特的香味









  『妳來啦,幫我把音響關掉好嗎?』我微笑著面向門,眼睛對著小容可



能會在的地方。



  「嗯……」從小容回答的語氣,我感覺她今天心情似乎不太好。





  後來我們一句話都沒有說,小容搬了張椅子坐在床邊,整個人懶散的趴



在床上,讓我摸著她的頭髮。





  在不知道過了多久後,小容突然坐到我的旁邊,對我說:「路,我也辦



休學好不好?」





  『嗯!』聽到她說要辦休學,我先是一楞,『妳在說什麼傻話?好好的



幹什麼辦休學?』接著我慢慢的問道。



  「因為我想好好的在你身邊照顧你。」小容說。



  『妳在開玩笑嗎?就只為了這個笨理由?』我有點惱怒的對她說。



  「路………」對於我的反應,小容似乎有點受到驚嚇。



  『妳先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我低著頭,慢慢的說。





  當天晚上,我失眠了。我沒想到,小容的生活會因為我而受到影響,我



也沒想到,小容竟然能為了我放棄她的學業,只為了我這個廢人。





  是啊,小容竟然肯為了我這個廢人犧牲她美好的生活。





  如果我必須五年、十年,甚至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重獲光明,難道小



容也因此要陪著我五年、十年,這樣一直陪在我的身邊,浪費她的生命嗎?





  於是,我自私的作了一個決定,一個會傷害小容,也會傷害我自已的決



定,我必須趕走小容,讓她離開我。





  雖然從此,我不能再撫弄她的頭髮,不能聽到她在我的耳邊輕語,不能



聞到她身上那股迷人的香味。





  但是,要小容將時間浪費在我這個可能沒有未來的廢人身上,這樣自私



的行為,我做不出來。





  與其自私的將她留在身邊,我想,自私的將她趕走,或許會比較好吧,



即使她可能會因此恨我一輩子。





  記得過去補習班的老師曾經對我們提到佛經裡的人間八苦,當時,老師



特別提出了愛別離這一苦來跟我們聊,他在講台上說著,當兩個相愛的人,



不得不因為外在因素,分開一陣子,甚至是一輩子時,那種痛苦,那種不捨









  當時的我,聽著台上老師侃侃而談,即使佩服他的博學,但是對那種愛



別離的感受並不是非常深刻。





  終於,今晚我體會到,愛別離是多麼的苦,那種痛苦就像拿刀,慢慢的



劃著自已,慢慢的刺著自已。





  那天之後,我對小容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我不再對她微笑



,不再撫弄她的頭髮,不再讓她依偎在我的身邊,不再讓她在我的耳邊輕語









  聰明的小容,自然發現了我的改變。





  「你…最近為什麼對我那麼冷淡?」小容在我身邊說著,語氣中帶了些



許的悲傷。



  『有嗎?』我簡單的回答。



  「你最近都不怎麼理我,對我的問題也都很敷衍的回答。」



  『妳不覺得妳想太多了嗎?』我說,『我累了,想休息一下,妳出去吧



。』接著冷冷的對她下了驅逐令。





  就這樣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我每天都強忍心中的不捨,讓小容傷心的



離開我的房間。





  直到有一天,看不下去的老姐氣沖沖的跑進我房裡。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小容!」老姐說,我想她現在手應該是插著腰吧。



  『我有怎樣嗎?』我依舊冷淡的回答。



  「你不需要裝了,你這幾天的行為我都看在眼裡!小容每天都細心的照



顧著你,你竟然還這樣對她!」老姐說。



  『那請問妳是看到我怎麼對她的?我一個瞎子能幹什麼?麻煩妳告訴我



!』我提高音量說著。



  「你吃錯藥了嗎?突然間在鬧什麼脾氣!小容她有作錯什麼嗎?」老姐



顯然也火了起來。



  『呵呵,是啊!她是沒作錯什麼,只是,如果不是因為她,我也許不會



瞎掉吧。』我說。



  「你知不知道自已在說什麼?」對於我說出的話,老姐似乎感到十分驚



訝。



  『我清楚的很!說真的,我還真慶幸我瞎了,不需要再看到她那個煩人



的樣子。』我不留情的大聲說著。





  就在我說完後,房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想,是小容吧。





  「你知道自已剛剛在說什麼嗎?你知道你剛剛幹了什麼好事嗎?」老姐



憤怒的對我說著,「我現在去追小容!你最好祈禱她肯跟我回來,不然你就



完了!」說完後,老姐轉身想去追回小容。



  『別追了……讓她走。姐……拜託妳。』我低著頭,慢慢的說。



  「你……」老姐低聲說著。



  『讓她走吧,這樣對她比較好。她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在我這個廢人身上



,已經夠了,她浪費在我身上的時間……已經夠多了。』我無力的說著。



  「難道……你對她那些冷淡的行為都是……」老姐的語氣帶著些許的訝



異。



  『我是故意的。』我說。



  「你何必要這樣呢?你為什麼總是要那麼傻?」此時老姐走近我的身邊



,摸著我的臉,我發現,老姐的手好溫暖,真的好溫暖。



  『我愛她……所以我希望她離開我,她是個好女孩,不需要這樣委屈自



已。』此時,我的心雖然很痛,很想哭,但是卻一滴淚也流不出來。難道,



瞎子是不會流淚的嗎?





  記得過去曾經看過一部韓國的電影「魚」,電影的最後男主角在一槍殺



死了決定與其廝守終身的女主角後,卻面無表情的慢慢離開。





  當時我還咒罵著怎麼會有那麼無情的人呢?沒想到,我現在卻能親身體



會到男主角當時的心情。





  我到今天才知道,原來不流淚並不代表不傷心,原來一個人傷心到一定



程度後,是流不出眼淚的。





  心很痛,但能將痛隨著眼淚排出,那還不是真的心痛。





  心很痛,卻流不出淚,那才是真正錐心刺骨般的痛苦。



  

  那天之後,小容完完全全的在我的生命中消失,我的手指從此不能再觸



摸到那柔細的頭髮,我的耳邊不再有甜美的聲音對我細語,我的身邊,也不



再蔓延著那股香味。





  只有在夢中,我才能將小容輕輕的抱在懷裡,聞著她那股迷人的香味。





  大約是在一個月之後,我坐在床上,聽著音響裡傳出的廣播。





  這一段時間,我慢慢的能夠習慣沒有小容在身邊的生活,慢慢的習慣沒



有她陪我聊天、幫我剪指甲、幫我梳頭髮,慢慢的習慣沒有她在我身邊照顧



著我的生活起居。





  唯獨,只有那股香味,是我一直無法忘掉,無法戒掉的習慣。





  一天,房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我的房門被用力的打開。之



後我只聽到一個急促的喘息聲,我心想應該是老姐吧,也只有她會那麼沒有



氣質。





  『姐,是妳嗎?』我問。



  「小路!剛剛爹地打電話來!」老姐一邊喘氣一邊說著。



  『喔?他們有說什麼嗎?』我問。



  「他們叫我馬上帶你到美國!」老姐還是直喘著氣,但是語氣中感覺很



興奮。



  『為什麼突然要我們去美國?』我好奇的問。



  「爹地的朋友找到了一個眼球萎縮但是角膜完好的盲人,願意將他的角



膜捐贈給你,爹地要你馬上到美國,準備手術。」老姐很快的說著。



  『妳的意思是……我很快就看得到了嗎?』我不敢相信的說著,眼淚從



眼睛裡溜了出來,原來瞎子其實是會流淚的。



  「對啊!你馬上就能看到了,真是感謝上天啊!」從老姐的聲音中,我



聽得出她也哭了。





  自從阿真學長離開我們後,堅強的老姐又落下了淚。





  那一天,我們姐弟倆像瘋子一樣,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當時的我想著,



如果此時小容在我的身邊,那該有多好。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