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我很帥,是公認的帥,人稱「帥到臉抽筋」。





  我沒有異性緣,這也是公認的,人稱「華英雄」,因為他命犯天煞孤星



。(詳見中華英雄)





  每年的聖誕節,卡片都收到包包裝不下,不過卻一張情書都沒收過。





  朋友們總是安慰我,就是因為太帥了,所以女生都以為我死會了,不敢



行動。





  好,既然收不到情書,那我送情書總可以吧。





  不過說到我所送出的情書,可說是肉包子打狗,張張都有去無回。





  為此,朋友們也總是安慰我,就是因為太帥了,所以女生會覺得沒有安



全感,不敢接受。





  補習班的國文老師曾經對我們說「緣未到,不強求」,所以我等,從高



一等到大一,再從大一繼續等。





  如今的我,大四,依然單身。





  現在是上課時間,不過老師遲到了,依照四年來的經驗,下午第一節課



這個老師沒出現,只有一個可能。





  「我以我爺爺的名字發誓,老師睡著了。」坐在我前面的「蚵男」回過



頭來對我說。





  他們家是在開蚵類小吃的,又很喜歡自稱柯南再世,所以我們都叫他蚵



男,只是他的口頭禪好像是金田一的。





  「應該吧,班長咧?叫班長去叫老師啊。」我說。





  「班長還沒來學校。」蚵男說。





  「風紀咧?」我又問。





  「風紀在睡覺,他有起床氣,沒人敢叫他。」蚵男又說。





  是的,這就是我們班,工學院有史以來最讓老師頭疼的班。





  我想,今天應該又賺到兩節空堂了。





  「欸欸欸。」背後的半仙拍著我的肩膀,連聲喚著我。





  「幹什麼?」我轉頭,問道。





  「我幫你排了一下命盤,上面竟然顯示………」半仙緊張的說。





  「我命犯天煞孤星。」他還沒開口,我便搶在他之前說。





  只見半仙驚訝的張大嘴巴,看著我,我對他微微一笑,回頭坐正。





  別驚訝,這不是神通,而是因為半仙幫我排了四年命盤,每次結果都是



「命犯天煞孤星」。





  不過可別因此說半仙兩光喔,因為他還真是說中了,我單身了四年,還



真是又幹又無奈。





  「親愛的,我的肩膀好痠喔,幫我捶一捶好不好。」說話的是坐我右邊



的小小,班上的班花。





  「好啊,親愛的。」回話的是他男朋友阿酷,長得頗帥,不過差我一點



,哈。





  其實啊,小小應該是要跟我在一起才登對,不過誰叫我命犯天煞孤星咧



,真是便宜了阿酷那小子。





  也因此,我每天都必須聽他們在我旁邊親愛的來,又親愛的去。





  說真的,我還真想把他們兩個拖去浸豬籠。





  別說我狠,一個命犯天煞孤星的單身男子是很可怕的,吼~~





  其實我也不能說沒有桃花啦,只是這些桃花都很怪。





  我們班上有個人桃花很旺,是桃花島島主,我們都叫他島主,或是稱他



一聲黃老邪。





  我曾經一次喝醉酒,指著他的鼻子說:「為什麼我那麼帥,沒有女朋友



。你長得哪麼塞,七辣卻那麼多!」





  對於我的指責,黃老邪不但沒有生氣,還輕拍我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對



著我說:「兄弟,這都是命啊。」





  後來黃老邪還把他珍藏的筆記本借我,那本筆記本記載了全校美女的個



人資料,名列本校四大奇書之首。





  順便提一下其他三本奇書,按照排名分別是:「校園嘿咻地點大剖析」



、「社團怎麼玩才屌」以及「教授罩門大百科」。





  話說,我看了黃老邪的筆記本之後,可以說是無往不利,配上我的外表



,果然認識了許多的女孩。





  不過,她們全都選擇當我的乾妹,而不是當我的女朋友。





  每當我深情款款的對她們說:「我們交往好嗎?」





  她們總是會面帶無奈,甚至有的還會梨花帶淚的對我說說:「我覺得我



們比較適合進展到乾兄妹,能不能不要逼我,我不想我們連兄妹都當不成。









  雖然我很想說:「靠杯,那妳幹什麼逼我當妳乾哥哥,你不知道我不認



乾妹的嗎?」





  不過基於我是一個紳士,我只能默默的點點頭,並默許著我的中指在背



後抽動著。





  只是我必須說句公道話,黃老邪的筆記其實是非常管用的,就連肚裡能



撐船的小胖胖都藉著筆記追到商學院一個新生學妹。





  誰叫我命犯天煞孤星呢,靠!





  就這樣,每個人都在我旁邊哭夭。勸我要想開點,對我說這是我的命。





  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終於大徹大悟,我的心境就像是眾多大理



國的皇帝出家時的心情一樣,我的心,涼了,然後冷了,最後結冰了。





  每當半仙又要幫我排命盤時,我總是會笑著對他說:「我命犯天煞孤星



,大師不用勞心了。」





  每當小小跟阿酷又在我身邊施以噁心攻擊時,我也能夠坦然以對,視她



們如發情的公狗跟母狗。





  每當黃老邪又拿出他的筆記本,想跟我介紹某某女生時,我會拿出我的



課本,專心的埋首於學業。





  這樣吃素的日子,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只覺得我的背後彷彿快出現光圈



,要成佛了。





  這樣的日子,直到她的出現,讓我對凡夫俗子的生活,重新燃起希望。





  因為她,我的光圈漸漸的碎了。





  因為她,我結冰的心再度溫熱了起來。





  她,就是小仙。





  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是在學校的餐廳。





  那一天,我們一行人在學校吃飯,我面對著餐廳門口坐著,前面坐著蚵



男。





  我夾起一塊牛肉,準備放進口中時,門口走來了一群的女生,吸引了我



的目光。手一用力,筷子上的牛肉滑了出去,劃出一條漂亮的弧線,進了蚵



男的嘴裡。





  「啊~~啊~~我~~我~~救~~救命啊~~」不知為何,蚵男哀嚎



著。





  「啊!靠杯,蚵男噎到了啦!」接著,身旁的半仙大喊著。





  不顧眼前蚵男的哀嚎,身旁朋友的緊張喊叫,我的眼睛始終直視著前方



那群女孩,也可以說,是那群女孩中的那個女孩。





  我一把將黃老邪抓了過來,詢問。





  「島主,那邊那個穿白色上衣,慢慢飄過來,不,慢慢走過來的那個女



孩,叫什麼名字。」





  「啊………她………她………」黃老邪遲遲不說出口,我才發現,我的



手緊緊的勒住他的脖子,連忙鬆手。





  「咳咳……你想要我死啊!」黃老邪瞪了瞪我,接著看著我所指的女孩



,翻了翻他的筆記。





  「她啊,你真是好眼光呢,她是許仙仙,是文學院的新生,人家可是個



才女喔!」黃老邪推了推眼睛,很專業的對著我說。





  我心想著,許仙仙……還真是個好名字呢。





  「啊!蚵男的臉已經發青了欸!」一旁又傳來半仙的喊叫。





  「幹!快點用哈姆立克法急救啦!」阿酷也加入急救蚵男的行列。





  「靠杯!我只知道哈姆太郎啦!啊!蚵男休克了!叫救護車啊!」半仙



話中夾雜許多因緊張而出現的髒話,大聲的說著。





  雖然四周很吵,不過我的內心卻是平靜的,因為我確信,我的真命天女



出現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age5223
  • COMMENT:
    哈哈

    這男的

    也太~可憐了一點吧

    不過

    吃素有啥不好ㄚ

    從小吃到大

    又沒啥不好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