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樂章 輕狂



年輕的心,狂

就像火,一把猛烈的火

燒著我,也燒著妳

更燒掉我們之間的那條線





  「阿擎。」





  背後叫我名字的,是政廷。





  我轉身,看了看政廷,沒有回應他的叫喚。慢慢的離開,我知道阿泰就



在他旁邊。





  我不想看阿泰,也不願看他。





  「阿擎,你有必要這樣嗎?大家都兄弟一場。」政廷見我不回應,再次



的叫喚。





  「喔?」我背對著他們,冷冷的說。





  「事情都過那麼久了,你這是何必?」政廷說。





  「算了!政廷,阿擎要走,就讓他走吧。」阿泰說。





  阿泰的語氣還是跟以前一樣,平靜,沉穩,讓人能感覺到一股大哥的氣



度。





  「阿擎,如果哪天想聚聚,打通電話給我們,兄弟我一定奉陪。」阿泰



說。





  我沒有說話,連簡單的回應也沒有,靜靜的離開墓園。





  離開墓園後,我騎著車,在路上奔馳著。





  像是不要命般的直加油,或許,我是真的不要命了吧。





  又或許,我只是想離小詩更近一點?





  就在回家的路上,我經過了國中母校,突然一個想法鑽進腦中,我急停



奔馳中的機車。





  「幹!你會不會騎車啊!」一個被我緊急煞車的動作嚇到的騎士,在騎



過我身邊時,對著我怒罵。





  我拔下頭上的全罩安全帽,盯著那個騎士的背影看著。





  對於那位騎士所說出的髒話,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或者說,我是



麻木了吧。





  我將車停好,慢慢的走近這間改變了我的學校。





  第一次聽到身邊的朋友罵髒話,就是在這裡,我意外嗎?說真的我還真



是意外。





  擔任著土木工程師的爸爸,總是會帶著我跟媽媽去和他的朋友去吃飯。



爸爸一些工作上的朋友,說話時總是要操著幾句髒話。





  所以,我總是覺得髒話是大人在說的。





  因此當我聽到坐我旁邊的一個同學很自然的說出髒話時,我的臉上掛著



驚訝,是的,真的是驚訝。





  而我學會罵髒話,則是在補習班。





  教我說髒話的人,曾經是我的死黨,我的好兄弟,阿泰跟政廷。





  他們分別是鄰近兩間國中的學生,聽說也是那兩間學校帶頭的小混混。





  這樣的學生會補習,很神奇吧。





  不用說,他們也是被媽媽抓到補習班的。





  記得剛到那間補習班時,我覺得我跟小詩是異類,有很多的學生是從暑



假就開始補了,我們算是插班生。





  也因此,在一陣融洽的氣氛當中,我們兩人顯得很特別,一進門便往最



前排邊邊的位置上坐,一句話也不敢說的翻著課本。





  老師進來後,將我們叫上台,介紹我們給底下的同學認識。





  當老師介紹到小詩時,坐在教室後面的幾個男同學發出了難聽的口哨及



叫囂聲。





  這讓我對他們產生了很不好的第一印象,如果換成阿泰跟政廷他們的說



法,就是「我真想扁他們」。





  休息時間的時候,我因為尿急,所以跑到廁所。





  就快到廁所時,我看到了一群人或蹲或站的圍在廁所旁邊,我一眼就看



出是剛剛那群低級的人。





  不過,我還是慢慢的走向他們,因為我的尿真的很急。





  就在要進廁所前,我偷偷了瞄了他們一眼,注意,這一眼有可能是會帶



來殺身之禍的。





  果然,那群人之中有一個人對我說:「哩系咧跨殺小?」





  那個人一出口挑釁的意味就極重,我也不甘示弱的說:「你沒看我,怎



麼知道我在看你?」





  我回的是很老套的一句話,不過卻讓那群人傳出一陣哄然大笑。





  對我嗆聲的那個人,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又大聲的對我說:「你膽子



很大喔?」





  看他緊握的雙拳,想必再跟他耗下去可能還要很久,不過我的膀胱似乎



等不了那麼久了。





  「抱歉啊,有什麼事等我上完廁所後再說吧。」我說完後,很快的跑進



廁所。





  當時的我,會那麼大膽的回話,完全是出自於單純。





  那時我想,他們再屌也不可能把我打到住院吧。可是後來跟阿泰他們熟



了之後,我才了解起初我有多麼的單純。





  他們,的確有可能把我打到住院。





  在我小解完,走出廁所時,廁所外的那群人向我圍了過來。





  兩個像是帶頭的人站在我的面前,臉上掛著叛逆的笑容,看著我。





  「同學,你膽子很大喔。」右邊一個留著中分頭,跟我差不多高的人對



著我說。





  「欸,政廷,不要嚇到他了。」左邊留著平頭,高我一顆頭的人對著中



分男說,「同學,你叫什麼名字?」接著問我。





  「我叫莊天擎。」我簡單的回應他的問題。





  「同學,你很大膽,我很欣賞你,交個朋友吧。」那個平頭男,伸出他



的右手,作勢要跟我握手,「我叫郭弘泰」





  是的,他就是阿泰。





  就在我跟阿泰握完手後,中分男也伸出他的手,笑著對我說:「我叫蔡



政廷,以後大家就是兄弟了。」





  對,他就是政廷。





  後來,我莫名其妙的變成了他們的兄弟。也因此,我發現,他們這些人



其實不難相處,甚至可能更好相處,沒有剛開始感覺的那麼欠扁。





  至於那時跟我嗆聲的那個人,我也忘了他叫什麼了。後來發現原來他只



是跟在阿泰屁股後面,只會嗆聲的小弟罷了。





  在我打進了他們的行列後,我的座位從最前排,換到最後排。而小詩也



在我去上廁所時,認識了班上的一些女生,不過依然坐在用功的最前排。





  剛認識阿泰跟政廷的我,一直都以為,他們只是愛玩的孩子,只是偶爾



將髒話掛在嘴邊。





  不過在某一天,我才知道,我真是小看他們了。





  「莊天擎。」某天學校的下課時間,我準備到廁所小解時,身後傳來了



一陣叫喚聲。





  我心想著,怎麼我上個廁所總是那麼多磨難。





  轉身一看,是那個坐我旁邊,罵髒話讓我很驚訝的同學,杜安景。





  同學都叫他「蕃薯」,似乎是因為他的名字念起來很像蕃薯的台語發音



,所以得到這個外號。





  我們就這樣,一邊走向廁所,一邊聊著。





  「你認識泰哥啊?」蕃薯問我。





  「泰哥?」我疑惑的看著他。





  「就是郭弘泰啊。」





  「喔~~阿泰啊,補習班的朋友,你也認識他啊。」我一邊拉下褲子的



拉鍊,一邊說。





  「當然認識啊,他是我國小同學。」蕃薯拉下他的拉鍊後,轉過頭來又



對我說:「聽泰哥說你們還蠻好的啊?」





  「嗯,應該是吧,他們說以後大家就是兄弟了。」我回想著那天的情景









  「喔,那你以後不怕沒人罩了嘛。」





  「什麼意思?」我邊說,邊低頭拉起褲子的拉鍊。





  「你不知道嗎?泰哥可是鄰近國中帶頭的欸。」蕃薯像是談論偶像般的



說著。





  這一個驚喜還真是不小,嚇得我差點被拉鍊夾到手指頭,哈,很可惜不



是夾到老二。





  當時的我想著,阿泰竟然是鄰近國中帶頭的小混混,難道他們學校二、



三年級的都死光了嗎?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