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篇〉





  來到美國已經快一年了,在美國的這段期間其實都是家裡跟醫院兩地跑



而已,過去對外國的憧憬好像都消失了一般。尤其是剛來美國,住院接受治



療的那段期間,身體的痛苦煎熬更是讓我沒有心情再去想其他的事,唯一讓



我忘不了的還是阿傑。





  來到美國半年之後,我的病漸漸的控制住了,但是還是沒有痊癒。雖然



不必再住院,但是還是要常常注意我的身體狀況跟不能讓心情太差,不然隨



時還是有會發作的危險。在家的這段期間,其實過的非常的無聊,不能上學



,更不用說要出去玩了。後來爸爸受不了我的撒嬌,在家中幫我裝了網路,



也在這個偶然的機會下我收到了曉菁的信,也因此跟她連絡上了。





  也在這個機會下,我也知道了一些關於阿傑的事,我知道他一直在等著



我,等著我回去。但是我得了這種病,還能活幾年,也許只有上天知道吧,



我該讓他繼續等我嗎?我像是不該吧。於是我向曉菁撒了一個謊,我騙她說



我在醫院治療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年輕的主治醫生,他對我很好,我們交往的



很穩定。我這樣做的目的主要是希望能夠藉著曉菁轉告阿傑,讓他對我死心



,讓他能忘了我。思念的痛苦我了解,也因為了解,我希望能讓我一個人痛



苦就好。我也希望能一直思念阿傑,一直痛苦下去,畢竟那是我能支撐到現



在的動力。





  就這樣又過了半年,在家人緊迫盯人似的照顧,加上搬到美國沒什麼煩



惱的情況下,我的病竟然已經獲得完全的控制,醫生說如果繼續維持下去或



許有痊癒的機會。爸爸說,如果我痊癒了,就能搬回台灣繼續完成我的學業



。也就是說我又能跟阿傑在一起了。我迫不及待的寫了封信告訴曉菁,因為



我知道,這樣阿傑也會知道。因為這個喜訊,讓爸爸跟媽媽決定帶我出去旅



遊,來了美國已經快一年了,終於有機會好好的看看美國的風光。





  但是在要出門的前一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的我坐在一間



白色的房間裡,我的後面站了兩個人,而我的前面有一張床,床上躺了一個



人。只是我完全看不清楚身後跟床上的人的臉,就在我打算靠近床上的人看



清楚他的臉時,一個力量突然把我往後拉。我猛然的張開眼睛,原來是我媽



叫醒我,說準備要出門了。因為出門的喜悅,原本起床後上網收信的習慣也



忘記了,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忽略了這個習慣是多麼的該死。





  就這樣出去玩了一個禮拜,剛回到家開開心心的我打開我的電腦。其實



會寄信給我的人也只有曉菁,而我現在也想把我這一個禮拜的快樂都分享給



曉菁知道,並想知道阿傑知道我能會台灣之後有多麼的開心。打開我的



outlook,裡面只有一封新的郵件,日期竟然就是一個禮拜前,我出



門的那一天。當看到那封信時,我的心中竟然有一種不安的感覺,我慢慢的



移動滑鼠,打開那封郵件。





                        ※佳佳篇THE END※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