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東尼•伯吉斯在發條橘子這本書的自序裡是這樣說的:



  人被賦予了自由意志,可以由此來選擇善惡。只能行善或只能作惡的

人就成了發條橘子-也就是說,他的外表是有機物,具有可愛的色彩和汁

液,實際上僅僅是發條玩具,由著上帝、惡魔或無所不能的國家(他日益

取代了前兩者)操縱。徹底善和徹底惡一樣沒有人性,重要的是道德選擇

權。惡必須與善共存,以便道德選擇權的行使。人生是由道德實體的尖銳

對立所維持的,電視新聞講的全是這些。不幸的是,我們身上原罪深重,

反而認為惡很誘人,破壞比創造更加容易,更加壯觀。



  所以在選擇當個好人或是個壞人,不過是個無聊至極的問題,金庸也

老早就告訴我們楊過的亦正亦邪是多麼的吸引人。不過讓我遺憾的是,或

許如同安東尼•伯吉斯他所說的,我們身上的原罪太深重了,以至於社會

價值觀的變化是那麼的令人訝異。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