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在乳牛事件之後,添財警戒了好一陣子,每天早上起床都馬上跑

到宿舍後門去,深怕又會有什麼牛啊羊的出現在他的面前。至於我則

是每天都抱著期待的心情,想著不知道又會有什麼有著奇怪名字的動

物來讓我擠奶。



  一個禮拜過去,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看來添財的富貴阿爸很怕他

這個兒子自殺,害怕的程度遠大於怕他喝到不新鮮的牛奶而烙塞。兩

個禮拜過去,確定什麼事都不會再發生後,添財終於放下了每天早上

都會緊繃不已的心臟,我則是因為失去了一項娛樂而落寞不已。



  乳牛事件確定落寞後的一個假日早上,平常都會睡到不醒人事的

添財早早就爬了起來,在寢室裡翻箱倒櫃的吵死人了,害我難得想偷

懶賴床一下都沒辦法。莫名其妙被吵醒的我板著一張臉坐起身來看著

添財,他似乎正想從地板上的一堆衣服裡挑出一件來穿。



  「你那麼早起床衝啥洨?」我問。



  「啊?」添財一臉痴呆:「我把你吵醒了嗎?」



  「廢話!」



  「呃……」添財愣了一下:「對不起啦……」



  「沒差啦,」我騷了搔頭:「啊你到底在衝啥洨?」



  「我在挑衣服啊。」



  「我又不是沒長眼睛!」我回道:「你挑衣服幹什麼?要出去啊

?」



  「嘿啊。」



  添財回得非常阿沙力,一點猶豫都沒有。我心想添財這個人平常

假日除了廁所以外幾乎都在寢室裡面,從來都不出門的他又能去哪裡

?於是我半開玩笑的問他:「要去約會啊?」



  「嘿啊。」



  添財依然是回答的很阿沙力,反而是我嚇了一跳,他竟然要去約

會?我心想難道平常都被我耍的他想來個絕地大反攻不成?



  「幹!」我笑罵道:「你越來越會開玩笑了!」



  「我沒開玩笑啦!」



  「啥咪?」我有些動搖:「你要跟誰去約會?伴遊妹啊?」



  「蛤?」添財滿臉的疑惑:「什麼是伴遊妹啊?我是要跟招弟出

去啦。」



  「招弟?」我想了一下:「那個名字跟我阿嬤一樣的洗頭妹?」



  「嘿啊!」添財一臉欣喜:「你不要叫她洗頭妹啦!招弟她是我

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欸!」



  「喔……」我賊笑道:「你們是青梅竹馬啊?」



  聽到我的話,添財突然像是腦充血似的脹紅了臉,支支吾吾外加

扭扭捏捏的嗯嗯啊啊個半天,看他的模樣好像是在害羞。



  「你在害羞嗎?」我大笑。



  「唉唷……」添財對空揮了一下手:「什麼青梅竹馬啦!你不要

在那邊歐北供啦!」



  「靠夭啊!」看到添財的那個死樣子,我忍不住對他罵道:「裝

什麼娘娘腔!我還正想誇你終於像個男人了。」



  對於我的怒罵,添財只是拚命的傻笑回應,看來他的心情非常的

好,於是我又將話題轉回他要跟招弟約會的梗上。



  「你怎麼突然想約那個洗頭妹出去?」我挖了挖鼻孔:「還真看

不出來你是那種惦惦吃三碗公半的人。」



  「吼!你不要叫她洗頭妹啦!」添財脹紅了臉:「不是我約她的

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俗辣,拿了她的電話之後我根本就不敢打,

連簡訊都不敢傳,是她自己打電話來約我的啦。」



  說完後,添財的臉上又洋溢著少男懷春的笑容,活像個傻子。



  「幹!」我罵道:「你還真的超俗辣的,你的志願是當萬年處男

嗎?」



  我的取笑似乎對添財起了作用,只見他結結巴巴的想為自己辯解

:「處男有什麼不好!我阿爸說『處男撒尿噴過山』你是沒聽過喔!





  「靠夭啊!」對於添財又祭出他富貴阿爸的至理名言,我不耐煩

的罵道:「是要噴過啥洨山啦!」



  我又罵了句「幹」後悻悻然的躺回床上,索性不想理添財,他似

乎完全不受我的影響,繼續挑著他的衣服,真搞不懂那堆清一色的素

色襯衫配牛仔褲有什麼好挑的,穿什麼不是都一樣。我背對著添財側

躺,耳邊一直傳來添財唱著洪榮宏的〈挽仙桃〉,聽到他五音不全的

唱著「啊……阮的真情可比天頂的仙桃,想要挽呀永遠挽未對。」我

還真想拖他去淨湖,於是我又找了個話題,想阻止他繼續摧殘我的聽

覺神經。



  「你跟招弟到底認識多久了啊?看你們好像很熟。」



  「嘿啊!」添財對於關於招弟的話題果然充滿了興趣,只見他又

滔滔不絕的跟我聊了起來:「我跟招弟啊?我們從小就玩在一起啦,

幼稚園同班,國小跟國中也都同班,後來我讀高中的時候她搬家以後

,我們就失去聯絡直到上次我才又跟她見面。」



  「喔……就說你們是青梅竹馬吧。」我打了個呵欠:「不過她們

家感覺起來似乎不像你們家那麼凱欸,我還以為你們那邊住的都是田

僑仔。」



  「嘿啊……」添財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有點難過:「她爸爸是種

田的,媽媽在工廠裡面當女工,日子過的不是很好,有一年夏天我家

那邊淹了好幾次大水,她爸爸田裡的農作物幾乎都毀掉了。」



  「喔……」我翻了一下身:「那麼慘啊,之後咧?」



  「之後她們家好像欠了一些錢,我問他,她也說的不清不楚的。

」添財說著說著嘆了口氣:「然後最後全家就搬走了。」



  「是喔。」



  話題的走向有點出乎我的意料,變得非常的沉重,我也不知道該

接些什麼才好,只好用簡單的回應做為結束,便把頭悶到枕頭裡打算

睡個回籠覺。添財則是在一旁摸啊摸的一段時間後,好不容易決定了

他的穿著。



  「啊!時間快到了,那我先出去囉。我們約在車站前,再不快點

我就要遲到了!」



  我看了看著裝完畢的添財,他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跟低腰牛仔褲

,跟我那天丟給他的那套裝扮一樣。我客套性的跟他說了句「路上小

心」後,他就飛也似的跑了出去。



  添財離開後,我翻來覆去怎麼樣也睡不著,索性坐起身來思索著

是不是該找些事來做,在發呆了好一段時間後,我的腦中閃過了一個

有趣的計畫,於是立刻跳下床,隨便從衣櫥裡抓了件T恤便跟在添財

後面跑了出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age5223
  • COMMENT:
    為什麼

    男生的髒話

    會那麼多

    又講的那麼順口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