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上一次聽這張專輯,是我還跟欣怡在一起的時候,當時的我

只是單純的喜歡喜歡這首歌。只是,現在再來聽這首歌,感覺卻變得

不同。



























  我無法 去控制自己的思緒 

  可以不用想妳 才會讓自己沉溺在淚水裡

  不想找 所謂的替代品 來代替妳 因為沒有人能夠像妳

  總是以為妳還在我的身旁 陪我渡過那陰冷的時光

  但卻發現這一切都只是心中的幻想

  哼著那首未完的歌曲 後悔當初這樣輕易讓妳離去

  如今那旋律裡有我有妳 但沒有了結局

  現在的妳會是在誰的身邊 想到這裡不禁變得憂傷

  難道我們真的要走著那不同的方向

  我無法 去面對思念的恐懼 只能選擇逃避



       演唱:ZAYIN作詞:Yalu(ZAYIN) 作曲:Matt(ZAYIN)





  隨著旋律,我楞在櫃檯裡一動也不動,直到一股酸意竄上了我的

鼻頭,我感覺到眼眶裡一陣溼熱。接著,我隨即按下音響的停止鍵,

讓整個密閉的空間恢復寂靜。



  即使音響已經停止,但是剛才的歌曲依然在我的耳朵裡盤旋著,

歌詞依舊反覆的敲打著我的思緒。我站在原地,緊閉著雙眼試圖讓自

已冷靜下來,好一下子後,我才稍稍平靜。



  我將光碟機裡的CD拿出來,放進呼叫樂團的專輯,為唱片行裡換

上輕鬆的搖滾旋律,也試圖為自已換上新的心情。



  這一天的工作還算順利,跟平常比起來多了不少生意,也多了一

些平常沒見過的新面孔。看了看帳本,我想今天的表現應該是及格了

,跟老闆比起來,我覺得自已還更像一個唱片行老闆。



  回孤單小築的路上,我刻意放慢車速,有別於大街上的熱鬧氣氛

,孤單小築附近屬於住宅區,即使是在週末夜,也有著獨特的寧靜。

尤其是孤單小築的四周,更是安靜的連狗叫聲都鮮少聽到,或許也因

為這樣,才能吸引傷心人吧。



  記得有人說過,快樂也是一天,不快樂也是一天。



  的確是如此,即使是再怎麼不如意,再怎麼難過,時間一樣會過

。一天依然是24小時,差別只在於,悲傷中的時間感覺跑得特別慢。



  長青在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會在喊著,地球好像停止轉動了,

但是那也只是感覺,物質性的地球並不會因為精神性的感覺而有所改

變。只是感覺的重量,對於我這個敏感的人來說,真的好重。



  今晚,我又過了一個幾近失眠的夜。



  只是就算心情再怎麼差,日子還是一樣的過,一樣是每天要上課

,要到學校面對欣怡。一樣每晚都要打工,慶幸的是,老闆在看了他

離開那兩天的帳目後,開始思索店裡未來的走向。最後他決定早上維

持常態,晚上我上班的時候音響歸我管。至於那件他引以為傲的制服

,則由我自行取捨,最後我把那些制服都送給長青,感覺他還蠻愛的





  心情不好的時候,我通常會找很多事讓自已的時間變快一點,只

有這樣,我才不會覺得自已跟別人不同。話劇的劇本跟唱片行的工作

幫助我很大,在這些事情的忙碌下,我不知不覺的度過了幾天,等到

我意識到似乎又過了一段時間時,是我突然發現很久沒跟孤單小築的

其他人好好聊過天。



  今天晚上我排休,其實也只有我一個店員,也算不上排休,或許

是老闆想開重金屬派對吧,一個月總有幾天他會讓我放假。



  也因為今晚突然變得不同,我也才會突然想到一些忙碌時沒能注

意的事情。孤單小築的每一個人早上都要上課,教授也要給人上課,

太陽還沒完全下山,我就得出發到唱片行。



  一直到今晚,想到一段時間沒跟其他人聊天,才讓我意會到時間

又往前跑了一小段。



  我走出房間,發現祈惟的房門關著,他似乎也不在房裡。沒有多

餘的想法,我往樓上走去,天台的風總是能給我輕鬆的感覺。



  走上五樓的樓梯口,發現教授的門半開著,我很自然的往裡面瞄

了一眼。從半開的門縫,我發現教授雙手撐在桌子上,眉頭緊緊的皺

著,一副很難過的樣子,桌子上還放了幾顆像是普拿疼的藥。



  此時,教授發現站在門外的我,他步履蹣跚的走到門邊,臉上依

然是痛苦的表情。他瞪了我一眼,眼神少了平常的犀利,有著明顯的

失焦,接著他用力把門關上,並按上門鎖,將我鎖於門外。



  我自討沒趣的往天台走去,心想著他們那些學者應該常常頭痛吧

。尤其是像教授還這麼年輕就有如此地位,系上蠻多年長的教授不時

都對他提出質疑,要是我早把普拿疼當飯吃了。



  沒過多久,教授房間裡的燈光滅了,應該是提早就寢。我一個人

在天台上,看著天空,吹著風,今晚的天氣還不錯,天上還掛著幾顆

星星在閃爍著。



  我搬了張椅子,坐在女兒牆旁,獨自想著生活上的瑣事。我想著

課業上的事,想著該為唱片行注入怎樣的音樂,想著暑假要排練的話

劇。



  我盡量不去想關於欣怡的事,只是她的身影依然還是會不時的跑

過我的腦袋。「越是想遺忘,就越是忘不掉」,我現在應該是普天下

最了解這句話的人。



  背後的一陣腳步聲,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轉過頭,發現圓圓正

躡手躡腳的接近我。感覺她應該有什麼陰謀,因為一看到我轉過頭去

,她整個人很明顯的楞了一下。



  「哈哈!原本想要嚇你,沒想到被你發現了。」她走了過來,一

臉尷尬的笑著說。



  聽到她的話,我微微一笑,也想到祈惟。如果這個時候祈惟在這

裡,應該會說一些話來損她,因為她剛才的腳步聲其實還蠻大的。接

著兩個人又會吵起來,為寂靜的夜增添一些熱鬧的氣氛。



  我不是祈惟,所以我說不出那樣的玩笑打熱氣氛,尤其是在我知

道圓圓的故事後,我更不可能開那種玩笑。於是,我只能微笑,接著

讓氣氛繼續的冰冷。



  「你今天怎麼沒上班?」



  「我今晚排休。」



  「心情不好嗎?」



  圓圓的話讓我頓了一下,我側過頭去看著她,問道:「為什麼會

覺得我心情不好?」



  「因為你平常說話都會掛著微笑,但是你現在沒有。」接著,圓

圓用她的手指頭點了點她的眉頭,對我說:「你今天這裡感覺滿滿的

。」



  「滿滿的?」對於她的說法,我頗感趣味的笑了笑。



  「人的大腦像個盆子,一個沒有蓋子的盆子,當一個人有太多的

心事、煩惱,或有太多的事要思考時,多出來的心事、想法,就會從

盆子裡溢出。」接著,圓圓又重複剛才的動作,指著她的眉頭,「然

後全都掉到這裡,眉頭負責裝載滿出來的心事跟想法,所以當然有煩

惱或心情不好時,眉頭都會鼓鼓的,很像裝滿了東西。」



  聽完她的話,我笑了笑,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這麼有趣的說法,

我微笑的對她說:「妳很適合寫小說。」



  「其實我有在寫小說欸!」



  「啊?」圓圓的回答讓我小小的吃了一驚,接著我驚訝的問她:

「真的還假的啊?」



  「真的啊!等我一下。」說完後,圓圓往門口跑去,跑步的聲音

有點大,我很怕她吵醒教授。



  幾分鐘後,圓圓抱了一疊的筆記本到我面前,興奮的對我說:「

這些都是我寫的。」



  我大概翻了一下,發現圓圓的字還蠻漂亮的,只是對於在現在這

個電腦發達的時代,還有人用筆記本寫故事,我感到有些意外。天台

的燈光有些暗,於是我將筆記本整理一下,起身對圓圓說道:「這些

我拿回房間看,可以嗎?」



  「好啊,看完記得給我意見喔。」圓圓咧嘴笑著說。



  我點了點頭後往樓下走去,很巧的,祈惟也在這個時候回來,我

們兩人在四樓的樓梯口碰頭。他看了我手上的筆記本,閒聊般的問道

:「什麼鬼東西?」



  「圓圓寫的小說啦。」



  「小說?」祈惟也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我還以為她只對食物

有研究咧,幾本給我看看吧。」



   說完後,祈惟隨手抽了幾本筆記本便走進他的房間,接著「碰」

的一聲把門關上,留下我一個人錯愕的站在原地。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