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行銷相關網誌已搬遷到blogger:小嚕:行銷武士道

  「我覺得我住的地方鬧鬼。」



  說這句話的人是淇洧,當時的時間大約是晚上十點將近十一點,我們人正在

我家的咖啡館裡,悠閒的聊天,一點都不在乎隔天的國文考試。只是時間越來越

晚,原本都會提早回家的淇洧還在我家廝混,讓我欣喜之餘有些意外,在我詢問

之後,淇洧才說出她近日來的猜測。



  「疑心生暗鬼吧。」老爸站在吧檯裡,邊擦洗杯子邊認真的回應,模樣是少

見的嚴肅。



  「是啊。」向來不相信鬼神論的我則是有隨便的應和著,沒想到我的態度卻

引來了淇洧的不滿,只見她嘟著嘴,脹紅了臉的瞪著我,大聲的喊道:「你的意

思是指我在胡說囉!」



  被她這麼一吼,我可慌了,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一句話,想把責任推給領著我

出錯的老爸,卻發現他蠻不在乎的吹著口哨,理都不理我們。為了怕在淇洧的心

裡留下無法挽回的壞印象,不得已的我只好胡說八道的說:「我們來幫妳抓鬼

吧!」



  我話才剛說完,曾吉那小子立刻嚇的跌下椅子,我老妹也睜大那雙塗了藍色

睫毛膏的眼睛死盯著我看,模樣比鬼還嚇人。惟獨淇洧一個人,臉上掛著一個感

激不已的神情,直問著我「真的嗎?」



  根據淇洧的說法,這個鬼出現的時間不定,有時候連著幾天出現,有時候又

好幾天都不聞其聲。



  「這麼說妳沒有看過它長什麼模樣囉?」曾吉問。



  「我怕都怕死了,只敢躲在房間裡,哪敢出去看啊!」



  在被打斷後,淇洧停頓了一下,調整好心情後又接著繼續說。雖然淇洧並沒

有直接看過鬼的樣貌,不過每次當它出現的時候,光是在房間裡淇洧就能聽到它

碰倒客廳跟廚房裡的物品所發出的聲響,以及它所發出的低鳴聲。



  「低鳴聲?」這次換我提出疑問。



  「嗯,」淇洧吞了吞口水,心有餘悸的說著:「有點像嬰兒的哭聲。」



  我愣了一下,心裡傳來一個不好的預感,心想著莫非淇洧被嬰靈纏身,如果

是真的,那麼淇洧不就墮過胎嗎?就在我心目中所塑造的淇洧女神形象正在摧毀

破壞的時候,一旁的曾吉似乎又讀到我心裡的聲音似的,驚訝的問著淇洧:「不

會是嬰靈吧?妳有墮胎過嗎?」



  「怎麼可能!不要亂說話啦!」聽到曾吉的問題,淇洧滿臉通紅的否認,聽

到淇洧的回答,我心中的女神像又因為愛的力量慢慢的建造起來。



  在了解了大概的鬧鬼情況後,我們先行解散,等各自準備好需要的東西後再

到淇洧家集合,展開今晚的抓鬼行動。



  在淇洧跟曾吉離開後,我一個人在家裡東翻西翻想尋找能用來抓鬼的道具,

卻苦無思緒,根本不知道該拿些什麼東西好。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小時候看過

的一部電影,裡面的演員都拿吸塵器來抓鬼,我心想就帶那個吧!在離開房間

前,我眼睛的餘光剛好瞄到放在房間角落的一把木刀。



  「不知道是不是桃木做的,應該能用吧。」我心想著,然後順手拿起那把木

刀。



  在我拿好木刀、吸塵器,以及幾顆老爸塞給我,聽說是用耶穌的聖血加持過

的咖啡樹,種植出來的咖啡豆後,懷著一顆七上八下的心,等待著老妹一起到淇

洧家抓鬼。等了好一下子,老妹才邊補妝邊向我走來,嘴裡嘟嚷著:「哥,我不

知道抓鬼要帶什麼東西欸。」



  「妳記得帶妳那張臉就夠了。」我暗笑。



  不顧背後老妹的高聲叫罵,我帶著出征的心情,騎上我的機車,往淇洧的住

處駛去。在途中,我不斷的盤算著要怎麼出擊致勝,以及懊惱著剛剛出門前忘了

把老妹的照片貼在木刀跟吸塵器上。



  還沒到淇洧家樓下,我遠遠的就看到曾吉大包小包的站在大樓門口,淇洧則

在後面一語不發的蹲著。



  「你帶那麼多東西是要擺攤跟鬼交易啊。」我問曾吉。



  「你不懂啦,」曾吉一臉的神氣,「這些東西可是我跟我家旁邊神壇的阿婆

借來的,每樣都是神器呢!」



  我大概看了一下曾吉袋子裡的東西,全都是一些破木頭跟廢金屬,看到他那

一副神氣的模樣,我也不好意思點破他,心想反正他身邊已經依偎著一個鬼看了

都會怕的人了,應該是沒什麼危險吧。



  進到淇洧的住處後,我又被她們家的財力給狠狠的槌了一下,這個位於市區

的三房兩廳華廈,竟然就她一個人住,更誇張的是,客廳跟飯廳的地板都鋪滿了

看起來很華麗的地毯。



  「妳一個人租這裡?」我問。



  「我爸買給我的。」淇洧邊四處張望,邊回答我,殊不知她的回答震的我啞

口無言。



  根據我們的軍師,也就是我的推測,鬼都是在淇洧睡覺的時候才會出現,所

以我們的作戰計畫就是,全部的人先躲進淇洧的房間,然後把整個屋子的電燈都

關掉,營造出一個淇洧已經睡覺的假象。



  「如果今天它沒有出現的話,你們不就白來了?」善解人意的淇洧坐在床上

問道,此時的她正穿著一件有著草苺圖案的可愛睡衣。



  「沒有什麼如果!今天勢在必行!」我說,雖然心裡有著相同的擔心。



  就這樣,淇洧跟老妹兩個人坐在淇洧那張有著淡淡香味的床上,我跟曾吉則

或坐或蹲的在地板上,每個人都屏息等待著靈界朋友的出現。隨著床頭鬧鐘滴答

滴答的聲響,時間也一點一滴的流失著,一直到半夜兩點,我雙眼已經沉重的一

開一閉,快宣告放棄的時候,一陣從房門外傳來的碰撞聲才讓我的神經又緊繃了

起來。



  不只是我,房間裡的其餘三人也在這個時候清醒了過來,我跟曾吉交換了個

眼神後,各自帶了自己的兵器悄悄步出房門外。走出房間後,我小心翼翼的走著,

深怕打草驚蛇,也仔細聽著屋裡是否有怪異的聲響傳來。



  「不要開燈,才不會嚇跑它。」我說,嚇到了手正好伸到電燈開關旁的曾吉。



  我話才說完,屋裡竟立刻傳來一陣低鳴,果然像淇洧說的一樣,像嬰兒的聲

音,嚇得我全身汗毛都立了起來。但在淇洧面前,我馬上就恢復冷靜,並果決的

判斷出聲音是來自廚房,幾個人想也沒多想,掄起手上的武器就往廚房跑。



  沒想到才剛到廚房門口,我的腳踝就被一個怪異的觸感撫過,嚇得我腿差點

軟掉,接下來曾吉、淇洧跟我老妹也依序發出尖叫。我那沒用的老妹還嚇得坐在

地上,鬼叫著:「我的腳被抓了一下啦!」



  這第一次攻勢的失敗,並沒有讓我灰心,順著客廳傳來的聲響,我跟曾吉跑

了過去,淇洧跟老妹則由於驚嚇而無法動彈的坐在原地。沒想到,到了客廳,我

竟依稀看到一個黑影在跑動著,我在心裡暗讚著自己莫非有天生的通靈能力。



  我眼睛快速的捕捉著黑影著位置,並追趕著,就在我感覺到即將要追趕到黑

影的時候,不知哪來的勇氣,我用力往前一撲,手抓住那團不知道是什麼鬼的黑

影。突然,手掌傳來的一股毛茸茸的感覺讓我愣了一下,我連忙喊道:「我抓到

它了!快打開燈!」



  客廳的燈慢慢的全都打了開來,只是就在我還來不及看清楚手上的東西為何

物時,只見曾吉手上拿著一個瓶子,向我衝了過來,嘴裡還怪叫著:「看我的法

寶!」



  然後下一瞬間,我只覺得臉上一股潮溼感,還有一股很濃的腥味傳來。



  「哩勒衝殺洨!」我怒罵。



  「這是阿婆給我的必殺法寶,黑狗血啊!」



  「那你潑我幹嘛!」被曾吉這麼一搞,我氣得連自己究竟在幹什麼都忘了,

只想扁那臭小子一頓,只是在這個時候,淇洧的尖叫聲又拉回了我的理智。



  「啊……好可愛喔!」



  「可愛?」我滿臉的黑狗血跟疑惑。



  「你手上的小貓啊!」



  「貓?」



  原來,這一整個事件根本就不是什麼鬧鬼事件,而是一隻小貓咪惹出來的烏

龍事件罷了。在我清洗完臉上的黑狗血後,徹底的釐清整個事件,這才知道,小

貓原來是隔壁養的寵物。社區裡為了美觀而不裝鐵窗的規定,反而中了這個小東

西的意,讓牠能藉著廚房的陽台跳到淇洧的住處胡鬧,甚至還將廚房的紗門抓破

了個大洞,當牠的出入口。



  「妳都沒發現廚房的紗門破了個洞嗎?」我問。



  「啊……」淇洧一臉紅暈的模樣,看在我的眼裡煞是可愛,「因為我也不常

進廚房,所以……」



  淇洧不好意思的模樣,惹得我們在場的人一陣大笑,就在這樣一個歡愉氣氛

下,結束那當天晚上的鬧劇,一場灑狗血的抓鬼鬧劇。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age5223
  • COMMENT:
    ㄎㄎ

    果然是貓咪

    被我猜中ㄌ

    ㄎㄎ

    我家附近很多這種聲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