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記得就是那個星期天,那個晴朗的星期天。





  星期日的早上八點,路上車子還是不多,行車狀況良好。如此清爽的一



個早晨,難得早起的我坐在學校附近的一個街頭籃球場,看著朋友們打球。





  難得今天到外地讀書的朋友都回來高雄,於是大家便邀一邀一起打籃球



,順便敘舊。





  剛打完一場的我,跟阿怪及阿文三個人坐在球場旁休息,看著球場上其



他人精采的比賽,小容則在我的旁邊幫我擦著汗。





  接過阿怪手上的礦泉水,喝了一大口後,我微笑的看著場上的比賽,此



時阿森用力的蓋了大斌一個火鍋。





  『水喔!』我在場邊大聲的喊著。



  「呼!」阿怪雙手撐在地上,用力的喘了一口氣,接著微笑的看著前方



說:「好懷念,大家一起拼命練球的那一段時間,還有畢業前的那場比賽。







  『嗯。』我簡單的微笑回應,因為阿怪的一句話,將我拉回了過去。



  「你們在說什麼啊?人家也要聽啦!」小容拉著我的手,撒嬌的對我說









  此時我只是微笑的看了阿怪一眼,阿怪也很有默契的看著我,當我看向



阿文那邊時,發現阿文又睡著了。我只好將目光轉向球場,回憶著過去大家



一起努力奮戰的日子。





  記得,那是在我們專五的時候,當時已經考完了二技聯招的我們,常常



都在打籃球,只要有空就往球場跑。





  而且當時班上報名了全校性的專科部班際盃籃球賽,更是卯起來練球,



不管是晴天,還是雨天。





  沒錯,甚至是雨天,我們都在練球,因為這是我們五專生涯的最後一場



大型比賽,我們都想留下一個深刻的紀錄。





  那一天,雖然已經飄起了毛毛雨,但是卻沒人要離開球場,即使是我這



個沒什麼幫助的肉腳也一樣。





  每個人就這樣,從毛毛雨一直打到下起了大雨,也依然在場上打著球,



直到視線因為大雨而看不清時,才無奈的解散。





  那一天,弄濕我們衣服的到底是雨水還是汗水,連我們都不知道,也不



管明天我們會不會因為感冒而無法上課。





  我想,當時的我們,只想讓我們在畢業前留下一個永生難忘的回憶吧。





     『年輕時用汗水在球場上刻下的回憶,是難忘的。』





  之後在班際盃,我們很順利的贏了兩場,只是在第三場比賽,對二專建



三甲時,我們輸了。





  那場比賽真的是非常的精采,雖然不敢說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為止看過



最精采的比賽,但是卻是我印象中最深刻的。





  比賽一直在起起落落中進行,每每拉開了比數,卻又馬上被拉平,甚至



超前。





  終場前20秒,我們險勝一分,很驚險的一分。場上的大家都很小心的



進行著比賽,深怕因為自已的一個失誤,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





  只是,遺憾還是造成了,不過不是因為我們。





  阿森跟阿軟兩個人很有默契的配合著對方,為我們再拿下兩分,此時比



數已經拉開到三分,時間也剩最後5秒鐘。





  當時的我們都認為,我們贏定了,沒有任何人懷疑。





  只是,最後2秒時,對手在中場前抱著必死的決心出手,這很平常,在



很多比賽都能看到的一個射籃。





  差別是,他射進了。





  看到籃球「刷」的一聲進籃,我竟然很自然的想到貝克漢96年的時候



,為曼聯於中場踢進的60碼進球。





  『幹!他馬的貝克漢!』我很自然的將髒話大聲脫口而出,而身邊的朋



友則很疑惑的看著我。





  從此之後,那個射進三分球的球員,就被我們稱為「貝克漢」。





  下場等待延長賽的球員們,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斗大的汗珠,倦容完全表



現在臉上。





  當時的我好恨,恨我的能力不夠,無法上場為班上盡一份心力。





  很快的,延長賽開始進行,全隊在隊長阿軟的指揮下,沒有一個人下場



休息,因為他們都不想在畢業前留下遺憾。





  比賽依然很精采,即使是場上的球員都已經精疲力盡了,但是還是努力



的想拿出最好的表現,不管是我們還是對方,都抱持著同樣的信念。





  在延長賽中,我們這些無法上場的觀眾,也拼了命的喊著加油,聲勢真



的很浩大,放學後空曠的校園中都充滿了我們加油聲的回音。





  事後根據小猴子助教的說法,他在跟球場隔了一條馬路的餐廳深處,都



能清楚的聽到我們的加油聲。





  雖然場上的球員賣力的表現,台下的觀眾也拼命的加油。最後,我們還



是輸了。





  只差兩分,我們吞下了敗仗。下場後的大家,像是力量被抽光般的坐在



地上,甚至有的無力的躺在觀眾席上。





  大斌則是心有不甘的仰頭大叫著,那個樣子還真像隻熊,難怪之後我看



到朱熊的時候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我在拍了拍每個球員的肩膀後,微笑離開球場。





  是的,我在微笑。不只是我,班上的每一個人都在微笑。





  如果問我們是否覺得遺憾,我想,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雖然我們無法拿到最後的勝利,但是我們卻擁有能保存一生的珍貴回憶









       『因為還擁有回憶,所以我們並不遺憾。』





  突然的一陣搖晃,將我的思緒從過去拉回到籃球場,只見身邊的小容一



邊用力的搖著我,一邊說著:「跟我說啦!跟我說啦!」





  『說什麼啦?』我摸不著頭緒的說。



  「看你剛剛跟阿怪在說什麼啊。」小容說。



  『喔,那個啊。』正當我猶豫要不要說時,場上的大斌他們輸了,果然



阿軟配上阿森的組合實在是無敵。





  我站起身來,用力的踹醒熟睡中的阿文後,摸了摸小容的頭,對她微微



一笑後,便跟著阿怪上場。





  留下小容一個人鼓著臉頰,在球場旁生悶氣。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