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種形容不太上來的感覺,有點像是被雷打中的衝擊,也有

點像是便秘多日的宿便一次破門而出的那種快感,這種感覺通常在漫

畫裡,都是用頭頂上的一個發亮燈炮作為表示。



  「走!」我連忙的跳下床拉起添財的手。



  「走?走去哪?」添財一臉的驚慌失措:「我要去洗澡啦!」



  「洗殺洨澡!」我否決的添財的建議。



  添財似乎打算要抗拒,也還想說些什麼似的,不過我不等他開口

就死命的把他往寢室外拖去,剛運動完全身鬆軟的他一點抵抗能力都

沒有,只能被我拉著跑。在等電梯的時候,我死命的看管著他,他則

是一直找機會想溜掉。



  「你還是認命吧!」



  「我全身都是汗,讓我先洗個澡好不好。」添財哀求著。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依稀感覺到身旁一直傳來一股酸臭味,越聞

越臭,我這輩子還沒流過那麼臭的汗,添財果然有著異於常人的特質





  「靠夭!」我掩鼻怒道:「你怎麼流個汗能臭成這樣,你家的米

都是用肉捏出來的是不是。」



  我心想添財臭成這樣也不是辦法,於是又拉起正用著一個愚蠢樣

聞著自己身體的添財往浴室跑去。到浴室後,我立刻把他丟到沖洗間

裡,亂七八糟的把他扒光,添財則是一直發出快被強暴般的哀號聲。

扒光他後,我拿起蓮蓬頭就是一陣亂噴,然後到洗手臺拿了一塊肥皂

遞給他:「限你十秒鐘之內用肥皂把全身塗滿!」



  添財莫名奇妙的看我一臉怒容,然後迅速的拿起肥皂拚命的擦洗

著身體,十秒鐘一到,我也不管他到底洗完了沒,拿起蓮蓬頭又是一

陣亂噴,在添財的一陣亂叫中,終於結束了這個戰鬥澡。不等他穿上

那些臭死人的衣服,我又拉著全身精光的他衝回我們的寢室,整個宿

舍走廊裡的人全都用一種見鬼的表情看著我們。



  進到寢室裡,我才稍微的冷靜下來,在剛剛幫添財洗戰鬥澡的時

候,我全身也溼透了,於是我走向我的衣櫥拿出了兩件襯衫跟兩條牛

仔褲,並將其中一套丟到添財的床上:「穿上它。」



  當時的添財正站在他的衣櫥前,一聽到我命令般的指示,他愣愣

的看著我。看到他那個傻樣,我一股莫名火又從中而來,於是又對添

財吼道:「穿上它!」



  添財連忙跑回他的床邊,驚慌失措的拿起我借他的衣服,他一定

是嚇壞了,因為他拚命的把手伸進褲管裡。又是一陣慌亂,添財跟我

才著裝完畢,然後我又拉著他往宿舍外跑去,騎上機車馬上就拉緊油

門衝出宿舍大門。



  「我們要去哪裡?」後座的添財問。



  「我常去的那間沙龍。」



  「什麼是沙龍?」



  「就是你們家鄉的理髮廳啦!」



  「喔……」添財恍然大悟的說:「你要剪頭髮啊?」



  「幹!」我忍不住又罵道:「是你啦!」



  「蛤?」由添財從背後傳來的聲音,我可以判斷出他的驚恐,「

我為什麼要剪頭髮?」



  「你不覺得你的頭髮太厚了嗎?」我迂迴的說:「現在天氣這麼

熱,我帶你去剪一個涼爽的髮型。」



  「不用啦!我知道你的好意,我不會很熱啦!而且你不覺得我現

在的髮型很好看嗎?我好不容易才留到那麼長欸!以前國中規定要理

平頭,高中又有髮禁,好不容易高中畢業後那個暑假我才留到這個長

度。你不覺得我這個髮型很像郭富城嗎?對了!我跟你說喔,我的偶

像就是郭富城,他超帥的,他的每一張專輯我都有買欸!」



  話閘子一開,添財開始在我耳邊滔滔不絕的碎碎唸起來,最後還

開始唱起了郭富城成名曲之一的〈對你愛不完〉,聽他在我背後一直

「對你愛愛愛不完」個沒完沒了,好不容易好一點的心情又一整個差

了起來。



  「閉嘴!」我怒道:「我老實跟你說吧,你那個髮型實在過時的

無以復加,你的偶像郭富城幾百年前就沒有頂著麥當勞鍋蓋在螢光幕

前丟人現眼了!」



  對於我的強烈指控,添財似乎還打算說些什麼來為他頭頂上的麥

當勞鍋蓋平反,不等他開口,我即刻冷然的對他說:「還有,你如果

敢再繼續碎碎唸一句的話,我就把你灌進水泥裡,然後丟到大海去。





  後來添財變得十分的安靜,連屁都不敢放,我也才能不再受他的

噪音干擾,專心的思考該為添財換個怎麼樣的新髮型。後來想想,隨

便一個髮型應該都會比他頭上的麥當勞鍋蓋頭還要來得好很多。



  到了我熟悉的那個沙龍,停好車後,我又死命的拉著添財進了那

間沙龍,深怕他會為了保住他的信仰而臨陣脫逃。因為不是假日,所

以沙龍裡的客人不怎麼多,我幫添財排了一個比較快,風評也還不錯

的設計師。接著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位於最裡面的位置,

坐在鏡子前的添財似乎很緊張,眼睛死盯著鏡子看,大氣都不敢哼一

下。



  「幹嘛都不說話?」我問。



  「呃……」添財怯生生的看著我:「你不是說如果我再碎碎唸的

話,就要把我灌水泥丟到大海裡。」



  「嘿啊!」



  「所以我不敢說話啊,」添財小心翼翼的說著:「我還不能死,

我阿爸說還是處男就死的話,會陰魂不散。」



  我無言的看著添財,他似乎真的怕我會殺了他,然後他這個處男

就變成孤魂野鬼似的,害怕的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我心想這樣也

好,省得他在做一些無謂的抵抗來讓我不耐煩,於是便拿起一旁的雜

誌,自顧自的翻著,讓添財一個人在旁邊想著他富貴阿爸的教誨。



  等了一下後,終於有人走到添財的後方,我只聽到一個悅耳的聲

音如黃鶯出谷一般的說:「不好意思,我先幫你洗頭。」



  我順著聲音的方向抬起頭,只見一個看起來年紀跟我們差不多,

長相可愛的年輕女孩站在添財的後面,撫弄著添財的頭髮。我一邊想

著添財這小子真是走運,遇到這麼可愛的洗頭小妹,一邊將目光轉向

添財,沒想到此時的添財竟用一個驚訝的眼神看著鏡子裡洗頭小妹的

倒影。



  「招弟?」添財語帶遲疑的看著洗頭小妹說道。



  聽到添財叫出「招弟」這個名字,我就像第一次在老師的口中聽

到添財的名字一般,又是硬生生的嚇了一跳。



  因為我阿嬤的名字就叫做招弟。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