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阿森他們中午都會來找我聊天,陪我吃飯,空閒的時候也都會來跟



我分享他們的生活。





  阿怪會告訴我,他跟朱熊一起去健身房鍛鍊的事情。





  駭客會跟我說,他又帶著小翠到哪裡玩,發生了什麼趣事。感覺起來最



近的駭客,比較少沉迷在電腦前了,或許是因為有了更重要的人生目標了吧









  阿森會告訴我,Amy姐又答應他哪次的邀約,或是他們在電話中又聊



了些什麼。





  阿文則是興奮的跟我分享,他跟龍兒的信件往來以及最近店裡的情形。



在我瞎掉後,阿文代替我,晚上在店裡跟龍兒一起顧店。他曾經興奮的對我



說,這是他做過最好的一份工作了。





  而我呢?我的生活被奪走了視覺,已經不再像過去那麼多采多姿了,現



在除了每天在耳朵中所聽到的,嘴巴所嘗到的,大概就是鼻子所聞到,小容



身上的香味最值淂我跟他們分享吧。





  但是我卻自私的將它藏在我的心裡,我自私的想將小容的香味刻在自已



的腦海裡,不願將他拿出來跟我的死黨們一起分享。





  因此,我總是跟他們聊著最近哪首歌好聽,什麼東西我吃了覺得很棒之



類的無聊話題。





  在某一天的晚上,兩個意外的訪客來到我的房裡。當時的我跟小容正在



房裡聊天,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很輕的敲門聲。





  聽到敲門聲的小容慢慢的走向前去開門,沒想到在門打開了之後,緊接



著傳來是一個曾經牽動著我每一根神經的聲音,對著房間裡的我說:「過兒



,我們來看你囉。」





  我很快便聽出,那是姑姑的聲音。





  「我們因為學校有事耽擱了,所以到現在才回來看你,對不起。」姑姑



在床邊對我說。



  『沒關係,妳們也不需要特地跑回來啊,有小容照顧我,我沒事的。』



在我說完後,身旁的小容牽起我的手。





  我們四個人就在我房間聊著一些生活上的趣事,我跟姑姑說著在她離開



台灣後我們的生活,姑姑則跟我們說她跟正傑學長到美國後的生活。





  『正傑學長你能跟小容先出去一下嗎?我有點事想私下跟姑姑聊。』不



知道聊了多久後,我提出想跟姑姑獨處的要求。





  就在正傑學長跟小容離開後,我慢慢的取下脖子上的項鍊,放在手掌,



並對姑姑說:「妳記得這顆紅豆嗎?」





  「這是……」姑姑拿走我手中的項鍊。



  『嗯,那是妳在畢業典禮那天送我的紅豆。』我看向前方,邊回憶著過



去邊說,『妳知道……我曾經喜歡過妳嗎?』



  「嗯?」從姑姑回答的語氣,可以聽出她有點驚訝。



  『只是我一直不敢告訴妳,破壞妳跟正傑學長。在妳離開後,我只能藉



著這顆紅豆來想妳,思念妳。』我慢慢的說著,



  『但是,我今天要把這顆紅豆還給妳。』



  「你為什麼想把紅豆還我呢?」姑姑問,語氣中帶了點微笑的感覺。



  『因為……現在的我有更重要的人要守護,要思念。』我低著頭微笑著



說。



  「是那個叫小容的女孩吧。」姑姑說。



  『嗯。』我微笑的點了點頭。





  只是,姑姑又將項鍊放回我的手上,並牽著我的手說:「你並不需要將



項鍊還給我,或許你自已沒有發現,你已經在紅豆裡放入對小容的思念囉。









  『對小容的思念……』我低著頭喃喃自語。



  「嗯,你一直是個對愛不確定,對愛懦弱的人。我很高興這次回來能看



到你有這麼大的改變。」姑姑摸著我的頭,對著我說。



  「從小容看你的眼神,以及你談到她時的表情,我看得出你已經找到屬



於你們的幸福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握住它,別讓它溜掉囉。」





  『屬於……我們的幸福?』我在心裡想著姑姑所說的話,接著微笑著對



姑姑說:『我一定會緊緊的握住屬於我跟小容的幸福的。』





  在姑姑跟正傑學長離開之後,小容纏著我一直問我剛剛跟姑姑聊了什麼



,而我只是微笑不答,我想,這個時候的小容應該是鼓著臉生悶氣吧。





  『呵~小容,妳過來一下。』我伸出手叫小容到我身邊,接著順著她的



手,慢慢找到她的脖子,為她戴上裝了紅豆的項鍊。



  「嗯?這個是什麼啊?要送我嗎?」小容問。



  『那個是一條對我很有意義的項鍊。』我只是摸著小容的頭,簡單的回



答著。





  當時的我,想著要緊緊的握住屬於我跟小容的幸福,就像我對姑姑所承



諾的一樣。





  哪知道,後來我竟會傷了小容的心,親手丟掉那份原先應該緊握在手中



,屬於我倆的幸福。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