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翔篇〉





  一個禮拜了,阿傑已經昏迷了一個禮拜了。當他在車禍前叫出了佳佳的



名字之後,我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但是一切都已經太遲了。根據我後來跟



精神科的醫師詢問,他認為阿傑之前的一些夢境以及看到的一些幻覺都是因



為太過思念佳佳,而又壓抑自已的情緒所造成的。那時聽到醫生說明後,我



竟然開始對自已的粗心感到自責,身為一個好兄弟的我,竟然沒發現阿傑竟



然自我壓抑到這種地步。我應該要早一點發現的,但是我卻沒有,如果我能



早一點發現,應該就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意外了吧。





  看著病床上不醒人事卻還是維持著生命的阿傑,我竟然想著,或許他就



這樣走了會比較快活吧。我很清楚,阿傑現在是用生命在守護著當初他單方



面許下的承諾,那個「我會等她!」的承諾。一向不相信有神存在的我,這



時竟然開始對神提出請求,希望祂別再捉弄他們。身為阿傑的死黨,他跟佳



佳一路走來我都看在眼裡,他們的分分合合,他們的喜怒哀樂,我都算有分



享過。那麼,為什麼不讓我也為他們承擔一些苦難呢?





  就在我責怪著上天以及祈求著上天時,阿傑的手指突然一陣抽動,而他



的眼睛竟然慢慢的張開。





  「阿傑!你醒了嗎!?等一下!我去叫醫生!」當時的我心中真是驚喜



萬分。



  「等……等一下……」阿傑像是用著最後一絲力量一樣,無力的說著。



  「等?還要等什麼?等你醒來已經等一個禮拜了!我就說你這小子沒那



麼容易掛掉!」我不聽他的話,起身準備去按床頭的呼叫鈴。





  就在同時,病房的門也被打開,曉菁竟然帶來了佳佳。終於,上天終於



肯可憐他們了嗎?只見佳佳眼中帶淚微笑的走向病床邊,並坐在病床旁的椅



子上,握著阿傑的手。





  「我說過……我會等你回來的……..」阿傑用虛弱的聲音說著。



  「嗯,我回來了。」佳佳只是緊緊的握著阿傑的手,輕輕的說著。





  看著他們兩個人,我滴下了一滴淚,但是我馬上擦掉它。因為這個時候



應該要高興才對,等了一年多,他們終於又在一起了,雖然在我身旁的曉菁



已經哭得不像樣了。我握著曉菁的手,帶著她慢慢的走出病房。





------------------------------------------------------------------





  十年了,從阿傑離開的那一天起,也已經過了十年了。就在佳佳回來的



當天晚上,阿傑握著佳佳的手,帶著微笑離開了我們。當時佳佳雖然臉上掛



著淚,但是同時也帶著微笑,她在阿傑的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話,當時我並



不知道她說了什麼,因為曉菁在我旁邊哭的很大聲。





  今年,我們還是跟過去幾年一樣,來到阿傑的墳前。我在畢業後,由於



「中世紀」的老闆決定移民,所以我頂下了「中世紀」,而曉菁也在「中世



紀」工作,她的職稱是老闆娘。至於佳佳呢?她在阿傑死了之後,跟她的家



人要求回來台灣,而在一年後的同一天,她也在相同的醫院,相同的病房,



相同的那張床上離開了我們,而她也相同的,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我終於了解當時佳佳在阿傑的耳邊說了什麼。我想,她說的是,





          「你願意再等我一次嗎?」





  後來,佳佳的家人在我們的要求下,將佳佳葬在阿傑的旁邊。在幾年後



,她們兩個墳墓的中間竟然長出了一顆樹,一顆在冬天會開出美麗花朵的樹



,彷彿見證著她們兩人美麗的愛情,以及提醒著我們,一個開始在冬天,也



結束在冬天的故事。 







                            〈The End〉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