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在這裡?」看到教授,我很驚訝的問。



  「不然我應該在哪裡?」



  「你剛睡醒嗎?」我看了看他很悠閒的內褲裝跟一頭亂髮問。



  「嗯。」



  「你今天沒課啊?」



  「有啊,不過我昨天晚上跟朋友去夜釣,早上才回來,因為很累

所以就沒去學校了。」



  「啊?」



  「有意見嗎?」



  「沒有……」我開始想像被他晃點的學生們,會是怎樣的表情





  這個教授,就算哪天學校裡傳出他跟學生勒索還是跟學生私奔,

我也不會意外,因為他只有一個字來形容,屌!



  他才來我們學校任教不久,職稱是副教授,照理說像他這樣的人

,能夠升為副教授實在是見鬼,可是據說他所寫出來的研究論文都很

棒,過去在外國讀書的時候甚至還能夠跟系裡所有教授級的人物進行

文學研究的爭辯,所以他有副教授的資格。



  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一堂關於美國短篇小說探討研究的選修課,

其實我一開始會修這堂課的原因很不純正,之所以會修這堂課是因為

女生很多,系裡系外一堆女生都搶著要修這個帥哥教授的課,我也是

好不容易才搶到。



  我還記得,第一天上課的第一節課他沒有來,理由是上課前他突

然想安靜的喝杯咖啡。



  好不容易,在眾多女孩子的引領期盼下,他很瀟灑的以一身襯衫

配牛仔褲的裝扮慢慢步入教室,那個樣子還真像「網路情人」裡的竹

野內豐。



  接下來他在黑板上寫了大大幾個英文字母「Rudolf」,還有更大

的中文字「魯道夫」,接著他兩手撐著講桌,看著我們一小段時間沒

有說話。



  好一下子,他才慢慢舉起他的右手,比了比後面說:「我的英文

名字,你們會跑來修英文系的選修,這個就不用我解釋了。」



  然後又舉起他的左手,指著後面的那三個中文字,說:「這不是

我英文名字的翻譯,那是我的中文名字,我姓魯,我爸給我取名叫『

道夫』。英文名字是我美國的教授幫我取的,他不懂中文,就是那麼

湊巧。」



  在他說話的這段時間,班上很多女生都拿著筆死命的不知道在抄

什麼東西,難道連這些廢話都要作筆記嗎?



  接著教授又從他帶來的紙袋裡拿出一疊類似考卷的東西丟在講桌

上,叫每一排的第一個同學出來拿,發給後面的人。



  那是一張類似智力測驗的卷子,很像是我們以前國中入學分班會

做的那種測驗,就在我還在猜測這張卷子的存在意義時,教授在講台

前又帥氣的開口:「有眼睛的應該都看得出來這是一張智力測驗卷,

題目是我自已出的。」



  「你們一定很奇怪,我發這鬼東西給你們幹什麼。」教授說,我

直點頭,「基本上像這種其實很沒營養的營養選修學分,我都是不點

名不當人,不過我會要求你們先寫那張測驗卷。」



  「那張考卷的目的就是測你們的智商到底有多少,如果不及格的

人,請你們退選,因為……」



  聽到這裡,每個人認真的看著他,想知道他接下來會說什麼,只

見他低頭嘆了口氣後,對我們說:「我不教笨蛋。」



  我傻了,沒想到這世上竟有如此瀟灑的教職人員存在,我從小就

認為當老師都很八股,沒想到今天竟推翻了我過去多年來的觀念。



  在我的有生之年竟然能遇到這麼一個偶像級的老師,當時的我心

中充滿了仰慕,只是我的仰慕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那張智力測驗卷

我考不及格,所以我必須退選。



  「考不及格一定要退選嗎?」離開教室前我當面問教授。



  「你不想退啊?」教授問,我猛點頭,畢竟這種已經宣告不點名

不當人的課不修還真是蠢。



  「那你以後都不要來上課,考試也不要來,我就讓你修。」教授

又低下頭嘆了口氣,然後抬起頭來看著我,有點無奈的說:「因為我

不想看到笨蛋出現在我的課堂。」



  他的話又再次讓我呆然的站在原地,不過我馬上提起精神問了一

個重要的問題:「如果我都不來上課,考試也都不來,你會當我嗎?





  對於我的問題,教授看著我笑了一下,然後微笑的看著我說:「

會,如果你連考試都不來我還放你pass,我死後會下地獄的。」



  於是,我只好頂著笨蛋的頭銜,走出那間教室,當我在走廊上無

奈的回過頭看教室的大門時,彷彿能聽到數十個取笑我是笨蛋的笑聲

從教室內傳出來。



  靠!那真是太可怕了,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



  「笨蛋,你在這裡幹什麼?」教授的叫喚將我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沒想到他還記得我是那個被他逼著退選的笨蛋,不過這好像也沒什

麼值得高興的。



  「他是這裡的新房客啦,剛剛才談好而已。」王媽幫我解釋。



  「喔……」教授簡單的回應,接著又低下頭嘆了口氣說:「看來

又多一個傷心人了。」



  「你們認識啊?」王媽問,我對她點了點頭,「那你們慢聊囉,

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柯同學你什麼時候要搬進來都行,不用跟我

講了。」



  說完後,王媽就在我們的目送下慢慢走下樓,在王媽離開後,教

授看了看我,問:「你姓柯啊?」



  「嗯!教授你好,我叫柯樂。」



  「嗯,我知道了。」教授搔了搔剛睡醒還很凌亂的頭髮說,「笨

蛋,你先不要走,我來幫你開個歡迎會。」



  雖然教授說他知道了,不過他依然還是叫我笨蛋,正當我想跟他

再說一次我的名字時,他突然問:「吃火鍋好嗎?」



  「好……好!」



  接著只見教授走進他的房間,拿起手機不知道撥給誰,在交代了

一些火鍋會吃的食物後,掛上電話對我說:「你先到客廳看電視吧,

別太拘束,反正這裡以後也是你家了。」



  我點頭並走下樓,突然間我覺得這個教授似乎不像過去所感覺的

那麼的神聖不可侵犯。原來他也跟我一樣,在家裡只穿一條內褲,慶

祝會之類的活動也是吃火鍋。



  就在我坐在客廳那個超大的沙發上,無聊的按著電視遙控器時,

教授從樓上慢慢的走下來,穿著還是跟我第一次在課堂上看的時候一

樣,是竹野內豐裝扮。



  教授坐在一旁單獨擺放的那張沙發上,很瀟灑的把腳往桌子上一

放,頭很輕鬆的靠著沙發椅背上,好像上了一天的班很累似的,其實

他今天在家裡睡了一天,還晃點了一大坨的學生。



  這個時候,一樓的停車場突然傳來一陣吵雜的機車聲,接著一個

男生大聲的說:「教授!我們回來了!」



  接著一樓又是一陣吵雜聲,只聽見剛剛大喊的那個聲音像是在抱

怨似的說:「馬的!肥婆妳走快點啦!」



  然後只見一個有點過度「福相」的女子出現在樓梯口,接著是一

個不是很高,臉上掛著爽朗笑容的少年,我推測他是就剛剛一直鬼叫

的那個人。



  接著,驚喜又出現了,少年後面的後面還有一個人。



  那是張熟面孔,就是當初在新生訓練,從我身上奪走所有學姊跟

女同學愛慕眼神的日文系美少年,藍宇泰。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