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二十層樓的高度,獨自一人看著東京市區繁忙的街景,看著底



    下人群來來往往的繁忙於自身的事情上,我的心底竟有股孤單的感覺



    ,一種不屬於這個都市的感覺。來到日本已經這麼多年,我偶爾還是



    會在獨自一人的空閒時間裡,懷疑我是否適合這個繁忙的都市。







      「Aaron老師,SONY的人來了,社長要我過來叫您去開會。」







      門外的秘書秋本亞美敲了敲門後,傳來社長的命令。這時我才想



    到今天跟SONY的人約好,要洽談關於他們新一季廣告的配樂製作。沒



    想到這麼重要的事我竟然給忘了,我連忙回了聲「知道了」,接著從



    凌亂的桌面上找出相關的資料,並拿起我的手提電腦,往會議室走去



    。







      「這份資料麻煩幫我影印一下,大概印個五份。」進入會議室前



    ,我將會議資料遞給秋本小姐。







      推開會議室的門,印入眼簾的是四張嚴肅拘謹的臉孔,社長看著



    我的表情略帶了點責難,而SONY的三位代表兩個板著臉孔,一個則是



    有一搭沒一搭的跟社長聊著。我尷尬的對眼前的四人笑了笑,開始準



    備會議的一切。







      原本走理工的我,在大二毅然決然的休學,遠赴日本追求我所喜



    愛的音樂,如今則在這間規模不小的公司擔任廣告作曲家。日本人對



    於工作總是一貫的嚴肅及謹慎,這讓我覺得,我所喜愛的音樂已經不



    再有趣,讓我不禁懷疑,這是否是我所想要追求的生活。







      一陣清脆的敲門聲後,秋本小姐在社長的同意下推開會議室的門



    ,她將資料依序發給我面前的四人,接著將最後一份資料遞給我,並



    給了我一個甜甜的微笑。她在對我們鞠躬後,離開會議廳,這也是我



    受不了日本人的地方之一,過分的客氣,這讓我在比較下,常常顯得



    沒禮貌。







      在一切準備充分後,我們很快進入會議流程,這不是我第一次跟



    SONY這種大客戶合作,自然很了解他們想要什麼,這就是工作,即使



    我不喜歡那樣的音樂,只要客戶喜歡,我就得努力的完成。



  



      會議並沒有拖很久,結束的也很順利,這一點從SONY幾個代表臉



    上就能略知一二,社長的臉上也是如此。那幾個SONY代表在跟我握完



    手後,由社長帶領走出會議室,我則留下來收拾完畢後才離開。



 



      「Aaron老師!」在我步出會議室,準備回自已的辦公室時,背後



    傳來秋本小姐的叫聲。





      「有什麼事嗎?」



    

      「也……也沒什麼啦,只是想問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吃中飯



    。」秋本小姐怯生生的問,我看了看她的背後,幾個秘書課的OL聚在



    一起看著我們。





      「謝謝妳的邀請,不過我還有工作要忙。」





      「這樣啊……」秋本小姐聽到我的回答,有點不知所措,不過隨



    即又笑著對我說:「那請您加油!」







      我對她微微一笑後,轉身走回辦公室,攤倒在椅子上,閉著雙眼



    讓自已緊繃的神經試著放鬆。







      「不是說有工作要忙嗎?怎麼還在那偷懶?」說話的是渡邊聖人



    ,公司另一個作曲家,也是我在日本少數幾個朋友之一。





      「囉唆。」





      「全公司都知道亞美喜歡你,你這樣拒絕一個小女生,太絕情了



    吧。」





      「嗯……」我想了一下,偏過頭去看著靠在門邊的聖人,「你喜



    歡秋本小姐吧?」





      「啊!有那麼明顯嗎?」個性跟孩子一樣的聖人,臉上的表情總



    是特別豐富,此時被猜中心事的他,整個下巴簡直就快掉到地上。





      「你真的喜歡的話……」我將頭偏回,繼續仰頭看著天花板,「



    就去追吧。」





      「真的嗎?」雖然看不到聖人的表情,不過光聽他的聲音就能知



    道他臉上的表情有多誇張。





      「嗯哼。」



 

      「嘿!對了,我是來跟你說晚上老地方喝酒,別忘了!」說完後



    ,聖人將辦公室的門關上,不過隨即又打開,「今天我請客!」







      從聖人離去時的腳步聲,就能知道他的心情有多麼的雀躍。秘書



    課的秋本小姐是公司多數男同事的夢中情人,想當她男朋友的人不知



    道有幾個,我甚至懷疑社長都想包養她當情婦,只是我卻讓這個大好



    的機會從我的手中溜走,只為了我的好朋友,就像那個時候一樣。



 

 

      就跟那個時候一樣。







      我挺起身用雙手拍打著臉頰,打算將自已從過去那段回憶中拉回



    ,並打開桌面上的手提電腦,讓自已忙碌於一件又一件的case裡。







      回家後的我跟平常一樣,先慵懶的攤倒於沙發上,並按下電話錄



    音的播放鍵,我總是在消化完那些miss掉的電話後,才到浴室沖洗掉



    一天的疲勞。







      「Aaron桑嗎?我是那天在pub跟你一起喝酒的京子,還記得嗎?



    回我電話好嗎?」







      京子?我想八成又是聖人亂留我的電話給那些pub的女生吧,在那



    通莫名的留言後,是一連串無關緊要的留言,正當我起身走向浴室,



    心想著明天要找聖人算帳的時候,電話錄音裡傳來了一個彷彿遺忘許



    久,卻又熟悉的聲音。







      「趙亞倫!你這個臭小子跑到日本去就沒消沒息,還要我這個老



    朋友打越洋電話給你!我是來通知你下個月10號高中同學會,識相的



    話就出席啊你!」







      留言的人是潘士斌,一個再熟悉不過的人,一個我從幼稚園一直



    到大學都還撇不清關係的好朋友,所謂『同穿一條褲襠』長大的朋友



    ,應該就是指我們這樣的朋友吧。







      從浴室裡沖洗完一天的疲憊後,我坐在工作室裡,眼睛看著電腦



    銀幕,只是卻無法專注於銀幕上的電腦編曲系統。我有多久沒跟士斌



    聯絡了呢?似乎從我大二休學來日本以後,我們之間就斷了聯繫了,



    算算日子也應該有十年了吧。







      我跟他曾經是那麼好的朋友,曾經同穿一條內褲,同吃一個便當



    ,甚至是共同擁有一個學伴。







      是啊,共同擁有一個學伴,每每當我想到這段過去,我總是忍不



    住的微笑,我看了看電腦銀幕旁放置的一張照片,一張兩男一女的合



    照,照片裡的兩個男生就是我跟士斌,至於那個女孩,就是我跟士斌



    共同擁有的學伴-尤乙晴。







      學伴,一個不知是誰發明的關係名詞,有的人終其大學四年甚至



    都沒看過他的學伴,說起來我們還算幸運,因為我們至少看過學伴的



    真面目,雖然只是半個學伴。







      記得那是高中畢業前,一個百般無聊的中午,當時我跟士斌已經



    確定甄試上我們學校的電子系,將繼續我們剪不斷的孽緣。而班上一



    個女生也考上跟我們同校的外文系,我們就在百般無聊下,約定好以



    後我們兩班要配學伴。







      然後就在這個百般無聊所訂下的約定下,我們在開學後沒多久便



    有了大學生涯的第一次聯誼,目的是為了讓我們兩班的人見一見自已



    的學伴。







      聯誼當天,原本就很瀟灑的士斌把自已打扮的更加亮麗,感覺今



    天的他勢在必行,不只要迷倒自已的學伴,更要迷倒其他人的學伴似



    的。至於我則是跟平常一樣,一向覺得自已平凡的我,對於這方面並



    不是非常的講究。





 

      「你就穿這樣?」出發前,士斌曾不可置信對我的穿著提出了疑



    問。







      到了約定見面的地點後,由女方的公關書蘋,也就是我們高中的



    那個女同學,跟我們這邊的公關士斌先確認我們雙方的學伴名單。由



    於士斌聲稱他是紳士,所以這次的學伴名單他交給女生全權決定。



  



      「因為我們班女生比較少,所以你們有兩個男生要配同一個學伴



    喔。」書蘋看著學伴名單說。





      「啊?」士斌有點不可置信的回應。





      「然後那兩個配同一個學伴的男生就是你們兩個。」接著書蘋看



    著我們兩個說。





      「啊?」這次,我跟士斌都露出一個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書蘋



    。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