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財他們家有養乳牛,沒唬爛,因為我是親眼所見才知道的,見

鬼的是我還是在學校宿舍的門口看到添財他們家的牛。



  當時的狀況是這樣,就在添財因為招弟的一句話而洗心革面,決

定改造自己的外在後的某一天中午,我跟他一起走進宿舍的時候在門

口被舍監給攔了下來,說後門有一個他們家寄來的東西很麻煩,要添

財自己去處理一下。



  我跟他一起走到後門的時候,活生生的嚇了一跳,因為我看到一

頭乳牛被綁在後門的欄杆上,還在吃著門口旁邊花台上的草。添財看

到那頭牛之後愣了一下,接著立刻跑向一台停在門外的卡車旁,跟一

個頗為粗壯的中年男人談話,不知道在說什麼,看起來頗為激動。



  他們的交談沒有持續多久,我才剛走到牛的旁邊好奇的摸著牠的

乳房玩弄,添財就拿出他的手機,一個氣憤的樣子,不知道是打給誰





  「阿爸!」添財拉高音調的對著電話那頭叫著,看來是打給他的

富貴阿爸:「你幹嘛把哞哞子載來我這邊啦!」



  聽到添財跟他富貴阿爸的對話,我愣了一下,沒想到這頭看起來

奶水很多的乳牛竟然有個屬於牠的名字,叫做哞哞子。



  我一邊繼續撫弄著哞哞子的乳房,一邊聽著添財對著電話那頭的

富貴阿爸吼著,真想不到平常走俗辣路線的添財,在跟他的富貴阿爸

說話的時候竟然魄力十足,真是個不孝子。



  「什麼早餐一定要喝新鮮的牛奶啦!我現在住宿舍是要怎麼養牛

啦!」



  「宿舍沒有地方讓我養啦,是要我養在停車場喔,不要歐北出主

意啦!而且我在這邊也沒那麼多草給牠吃啊,哞哞子那麼會吃,我們

學校的草馬上就被牠吃光了啦!」



  「啥咪我們學校的草不營養!你不要寄草來給我啦,我又沒有說

我要養哞哞子!」



  「我不是不愛喝牛奶啦!你是老番顛喔!」



  「不要把咩子送來啦!吼!現在不是牛奶還是羊奶的問題好不好

!」



  「反正就這樣啦!我會叫郎叔把哞哞子送回去,不要再把牠送過

來了啦,哞哞子都那麼老了,這樣送來送去的牠很累欸!」



  「吼!真的跟你講不聽欸!反正以後我不要再看到哞哞子跟咩子

出現在我們學校啦!」添財口沫橫飛的說著:「也不要再讓我看到一

些雞啊鴨啊,還是豬仔出現在我們學校,不然……不然……」



  原本罵得很流利的添財,突然就停頓了下來,似乎是在思考些什

麼似的,眼球轉啊轉的,表情看起來相當的苦惱。他維持了那個像是

便秘般的表情一下後,突然恍然大悟似的對著電話那頭大聲的說:「

要是我們家的那些牲畜又出現在我們學校,我就自殺給你看!」



  我疑惑的看著添財,看著他用一種得意不已的表情講著電話,有

別於方才那種急著想跟他阿爸解釋的焦急,現在的他只需要嗯嗯啊啊

的回應著,十分的從容不迫。不過從這通添財跟他的富貴阿爸的對話

裡,我可以確定添財真的跟他的富貴阿爸是親生父子,因為兩父子的

思考模式都很簡單,屬於單線性。



  最好他真的會去自殺,我心想著,手則是握住哞哞子的乳頭,用

力的握了一下。在哞哞子發出一聲愉悅似的叫聲後,牠的乳頭突然噴

出了一注乳水,把我活生生的嚇了一跳,牠果然是隻奶水豐盛的乳牛





  就在我想試著擠擠看其他的幾個乳頭的時候,那名剛才跟添財在

談話,似乎被稱為郎叔的那個男子突然蹲到我的身旁,他微笑的看著

我:「肖年欸!你擠牛奶的技術不錯欸!」



  「廢話,」我得意的說,手起奶落又是兩攤奶水射到地上:「我

可是受過專業的擠奶訓練欸!」



  「真是英雄出少年!」那名男子大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哈哈大

笑,我則是用見鬼的眼神看著他,然後又擠了哞哞子的另外一個乳頭





  「畢業後要不要來我們牧場工作啊?」男子問。



  「不要!」我想都沒想就回應,男子對於我直接的回絕似乎不太

能接受,只見他「呃」了一聲後黯然的起身離開。



  在他離開後,添財那個不孝子也結束了他的電話威脅,跑到我的

身邊來,他用手撫摸著哞哞子身上的毛,一臉驕傲的說:「這是我家

的冠軍牛,看起來就很讚吧!」



  「嘿啊,奶子蠻大的,奶水又多。」我說。



  「是啊……」聽完我的話,添財突然整個人趴倒在哞哞子的身上

:「以前我媽的奶水不夠,所以當鄰居的小孩都在喝母奶的時候,我

都喝哞哞子的奶,牠就像我的奶媽一樣。」



  難怪添財會呆得像頭牛一樣,我心想。



  後來添財足足趴在哞哞子的身上長達了十幾分鐘,直到那個想找

我到牧場工作的男子過來把他勸開:「少爺,我該帶哞哞子回家了啦

,不然天就要黑了,你也知道哞哞子會怕黑。」



  「好吧……」添財慢慢的離開哞哞子的身上,然後擤了擤鼻子。



  在把哞哞子送上貨車後,那個男子又跑到我的面前,他舉起他的

右手,似乎想跟我握手:「肖年欸!叫我阿郎就好了!」



  「喔……」我舉起手,握手:「阿郎你好,你叫我肖年欸就好了

。」



  「有空跟少爺一起到我們牧場看看,到時候我再帶你去擠羊奶。

」阿郎爽快的大力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喔……」我揉了揉被打痛的肩膀:「好啊。」



  然後,我跟添財一起目送哞哞子跟阿郎離開,多愁善感的添財還

偷偷的流下了一滴淚,真的是有夠噁心的。



  我看著漸行漸遠的貨車,耳邊彷彿還迴盪著哞哞子的叫聲,我思

索了一下,轉過頭去看了看添財,他正用力的擦著眼淚。



  「欸……」我看著添財,問道:「你家還有羊啊?」



  「有啊!」添財有著濃厚的鼻音說:「還有豬仔、雞啊、鴨啊!

還有養一隻狗叫來福。」



  之後在我們回寢室的路上,添財滔滔不絕的說著關於他們家的事

情,雖然平時我很受不了添財在我耳邊碎碎唸,但是那次卻很仔細的

聽他說那些事情,聽著聽著,突然覺得他們家似乎非常的有趣。



  「喂……」我突然的打斷添財的話:「改天帶我到你家玩玩吧。





  添財聽到我的話後,先是愣了一下,但隨即便咧嘴笑了開來:「

好啊!」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