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傍晚,我們沒有照原訂計劃在高雄停留。在那場令我錯愕的

對話之後,我跟那名男子沒有再繼續交談,當時我的心很亂,我堅信

當時在天台上所聽到的那些話。男子似乎對於自已的言論也堅定著,

雙方面的堅定也讓整個事件陷入了一場羅生門般的謎團中。



  最後,男子抄寫了一個地址給我,他說我們到那個地方或許能得

到答案。那是教授他們家的地址,因此我跟欣怡沒有多作停留,也沒

有繼續我們的旅程,連夜趕到教授他們家。



  連夜開車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只是得到答案的慾望支撐著我,現

在的我只想得到一個答案,只想證明教授不是一個滿口謊言的騙子。



  教授的家位於郊外山區,所以我們又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找到這

棟頗為亮麗的華宅。到達後我下車按了按門鈴,一小段時間的等待後

,對講機那端才傳來一個有些年紀的男子聲。



  男子的語氣客氣中帶了點防備,似乎對於我這個突然的客人有些

戒備,我想也是,這種郊區山上的千萬豪宅,平常會突然來訪的一定

都是些推銷員之類的三教九流。我於是客氣的對男子解釋我們的來意

,並表明了我們的身分。



  得知我們的身份後,又是一小段時間的等待,豪宅的大門才在對

方客氣的招呼聲下開啟。我將車開進豪宅內,沒多久時間便看到一個

上了年紀的男子站在門前,為我們指引著車庫的位置。



  在車庫裡停放的幾輛車子裡,我看到了之前九份之旅,教授開的

那輛車,我還記得他說是他雙胞胎哥哥的車子。我問了問剛才為我們

指引的老人,只見他一臉笑容的對我們說:「那是我們少爺的車子。





  聽了老人的話,對於心裡的猜測又多了一分肯定,對於教授的說

辭,我也減少了一分懷疑。



  在老人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一個挑高的客廳,此時客廳裡正坐了

一男一女,男的我還記得,是上次到孤單小築的人,也就是教授的爸

爸。而旁邊那個看起來雍容華貴的婦人,或許就是教授的媽媽吧。



  面對眼前看似一兇一善的兩位長輩,我跟欣怡有些緊張的不知該

如何是好,看到我們的窘狀,教授的媽媽慈祥的對我們笑道:「平常

還多虧你們照顧小犬了,坐下來聊吧。」



  在我們小心翼翼的坐下後,隨即有一個大嬸端了兩杯熱茶到我們

面前,害得我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乾笑的跟那位大嬸點了點頭

。也不知是不是我的樣子太過僵硬,讓教授媽媽看了又是一陣笑,她

笑著要我們放輕鬆點,並為我們介紹了眼前的兩人,這時我才知道剛

才為我們帶路的老人,以及端茶的大嬸都是在這照顧他們一家生活起

居的夫婦。



  原本一直沉默坐在一旁的教授爸爸,這個時候突然開口問道:「

聽說你們今天來訪,是有一些關於我兒子的事要跟我們談?」



  被教授爸爸這麼一問,我才突然想到了今天此行的目的,於是放

下正要入口的熱茶,對面前兩位長者問道:「請問,教授有雙胞胎哥

哥嗎?」



  聽完我的問題後,教授爸爸依然是扳著臉孔不發一語,反而是教

授的媽媽臉色突然一變,接著遲疑的說:「你們怎麼知道,他有一個

雙胞胎哥哥?」



  聽到教授媽媽的話後,我鬆了一口氣,並在心裡咒罵著咖啡店老

闆的胡說八道,只是就在我放心之際,教授媽媽又補充似的說:「只

是他哥哥在出生後沒多久,就因為染上重病夭折了。」



  這種心情突然間大起大落的感覺實在不好受,一連串的打擊已經

讓我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好一段時間後,我才問道:「那請問停

在車庫的那台休旅車,是誰的呢?」



  「那是你們教授買的車,買了以後就丟在那裡,偶爾才回來開一

下。」這次回答問題的是教授爸爸。



  此時的我整個腦子亂成一遍,完全無法思考,整個信仰又被打回

到人在高雄時那樣,那種受騙的感覺又浮了上來,我一語不發的低頭

坐著。反而是一旁的欣怡一直都很冷靜,就在我混亂之際,她問了一

個極為重要的問題。



  「我能請問一下,關於教授他前女友的事情嗎?」



  這個問題就想是一個炸彈一樣,在整個客廳炸了開來,每個人的

臉上頓時都劃過一個異樣,就連教授的爸爸都不例外。接下來整個客

廳都籠罩在一個詭異的沉默之中,氣氛的怪異讓我懷疑,是不是我們

問了不該問的問題。



  「李嬸,妳帶他們到少爺的房間去。」教授媽媽先是對後面那位

大嬸說道,接著轉過頭來看著我們,「你們到他的房間看看,應該就

會懂了。」



  在那位大嬸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二樓盡頭處的一間房間,那位大

嬸在打開房門後,隨即讓到一旁,對我們說:「你們想知道的事情,

都在房裡的桌子上。」



  房間裡的擺設很簡單,幾乎清一色都是書,就跟教授在孤單小築

的房間相同。順著大嬸的指示,我來到桌旁,只見桌面上只放了兩樣

東西,一個戒指盒跟一本剪報。



  剪報裡面全都是關於一個空難的新聞,為期數天的各大中英文報

的報導都有,我大致上翻閱了一遍後,依然無法理出一個頭緒,只好

將目光移向一旁的大嬸。沒想到,一直安靜地站在一旁的大嬸,早已

淚流滿面。



  「我們少爺有一個大學時認識,論及婚嫁的女朋友,她是個很乖

巧的女孩,我們老爺跟夫人也都很喜歡她。大家都都認為他們是天生

的一對,差只差在等到少爺在國外得到他的碩士學位。



  只是沒想到,就在我們少爺得到碩士學位當天,他的女朋友開心

的飛到美國要跟他慶祝的時候,飛機卻在降落的時候發生意外,少爺

的女朋友也在那個時候……」



  說到此,大嬸已經泣不成聲,無法接著說下去。在聽了大嬸所說

的話,我心裡滿是驚訝,我訝異著原來教授的一生中曾經發生過那麼

大的一個變故。



  「後來,少爺就帶著他女朋友的骨灰,還有那個來不及送出的結

婚戒指回到台灣。回來後的少爺像是變了個人似的,整天把自已關在

房裡,一句話都不說,也都不進食。



  當我們再度看到他時,就是他離開家裡那天,他幾乎帶走了全部

的行李,只留下那兩樣東西在桌上。」



  看著桌面上的戒指跟剪報,不知道為什麼,對於教授的行為,我

的心中竟閃過了一個可怕的想法,不安的感覺也隨之而來。我沒有再

多想,拿起桌上的戒指跟剪報後,立刻拉著欣怡往門外跑去。



  我開著車奔馳在路上,完全忘了這是台我賠不起的百萬名車,欣

怡對於我的反應也充滿了驚恐。此時的我,整個腦袋裡只有一個念頭

,就是馬上回到孤單小築,當面跟教授說清楚,把教授從夢饜中救出

來。



  當我回到孤單小築後,才發現教授的爸爸跟媽媽也跟了上來,他

們倆老似乎也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像是等著我

為他們說明一般。



  「跟我來吧!」我簡單的向他們丟下一句話,便往樓上跑去。



  到了五樓後,我用力的敲打著教授的房門。開門後的教授,對於

我的突然出現,似乎有些驚訝,在看了站在我身後,他再熟悉不過的

父母後,更是驚訝的讓刁在嘴裡的菸落到地上。



  此時,我們全部的人都聚集在教授的房間裡。教授對於我們一群

人的突然出現似乎有些不悅,皺著眉頭低頭不語。直到我將戒指跟剪

報送到他的面前時,他才慢慢抬起頭,瞪大雙眼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東

西。



  一段時間後,教授才伸出顫抖不已的手,慢慢拿起剪報翻閱著,

一滴滴的淚也隨著剪報裡的一字一句,慢慢的從他的眼眶裡流出。時

間好像停住一般,每個人都只是靜靜的看著教授,看著他的淚水滴落

在泛黃的報紙上。



  閱讀著剪報的教授突然往前一跪,雙手捧著頭,只見他全身顫抖

,似乎很痛苦的樣子。這個突發狀況讓在場的我們都亂了陣腳,不知

該如何是好。



  突然間,我想到教授平常吃的那瓶藥,我緊張的房間四處搜尋著

,想找出我記憶裡的那瓶藥罐。在環顧房間一圈後,我看到床邊的小

桌子上擺著一個看似熟悉的藥罐。



  我從藥罐裡拿出了兩顆藥,也不顧罐子上那些看不懂的專有名詞

寫的是什麼,連忙到教授身邊想讓他服下手上的藥。



  只是就在我蹲到教授身邊時,他突然朝我用力一撞,將我彈了開

來,倒在一旁的我,只能看著教授以擋也擋不下的速度往門外跑去。



  當我們一行人跟在教授的後面,追到車庫時,他已將車開了出去

,不見其蹤影的我們,只聽到車子急速奔馳而去的引擎聲。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