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他是一個SOHO,每天的工作就是待在他那小到不能再小的套房裡

,敲打著鍵盤,幫一些二流小報或八卦周刊,寫情色故事或聳動的八

卦新聞。雖然薪資微薄了點,但是每個月都接幾份工作,養活他一個

人倒還沒問題。



  只是誰也想不到,他這樣的人也會有受到老天眷顧的一天。



  一天在平常不過的正午,他套房的門鈴大聲的響著,總是睡到下

午的他,老大不甘願的從床上爬起,打開他的房門。只見一個穿著正

式,手上還提著一個公事包的男人站在他的眼前,男人對於他的不修

邊幅感到十分訝異。



  他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男人,男人似乎也看到他眼中的疑惑,自我

介紹道。原來男人是一個律師,今天拜訪他的原因是為了處理一份遺

產。



  他聽完後更是一陣疑惑,他的爸媽老早就駕鶴歸西去了,哪來的

遺產?不過他還是請眼前的律師到他那既亂又小的套房裡坐下。



  原來,遺產是他一個久未見面的大伯留給他的,他的大伯膝下無

子,死後留了一棟房子給他,遺產稅都幫他付清了。更讓他驚訝的是

,那是棟位於陽明山上的豪宅,他想都沒想過的頂級豪宅。



  他馬上就答應接受這份遺產,他心想著,天外飛來一份大禮,豈

有不收的道理?



  「我什麼時候能搬進去?」



  「這些文件您簽一下名,我等會兒幫您處理,明天即能搬進去。





  他愉悅的在文件上簽下大名,在律師離開後,他開始收拾他的行

李,準備迎接嶄新的生活。



  隔天,他從律師的手上拿到豪宅的鑰匙後,馬上開著他那台破舊

的老車上陽明山,他迫不及待快點看到那棟已經屬於他的豪宅。



  他那久未見面的大伯沒有讓他失望,那是棟他一輩子都無法賺到

的房子,他張大嘴巴,驚訝的走進那棟豪宅。



  進到屋子後,他先是四處逛了一遍,在逛完上面的各個樓層後,

他心裡的喜悅更是膨脹了數百倍。在喜悅之餘,他又發現了一個通往

地下室的階梯,他也沒多想便往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是一個經過防潮處理的空間,似乎是他的大伯用來存放東

西的空間。他四處摸索著,卻越看越是失望,他的大伯是否將那些東

西都視為寶,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地下室裡的物品在他的眼裡,都

跟垃圾沒什麼兩樣。



  正當他煩惱著怎麼清理這些垃圾的時候,他瞥見了角落的一個長

型木盒,他走了過去打開那個木盒。當木盒開啟時,他眼睛頓時一亮





  盒子裡放了一把華美的武士刀,刀鞘上那些華麗的裝飾,為整把

刀的質感提昇了無數倍。他將刀身抽出後,更是迷戀他眼前這把武士

刀,刀刃上閃爍著迷人的光芒,他用手撫摸著刀刃,享受那金屬傳來

的冰冷。



  一個不小心,他的手指劃過鋒利的刀刃,一陣痛立即傳到他的腦

中。他反射性的將手抽開,眼睛看著被刀割到的部分。



  接著,他又是一陣驚訝,因為被刀割到的部份竟然沒有流血,只

有一條細如髮絲的傷口。他用手輕輕擠壓傷口,又驚訝的發現,原先

微微分開的傷口竟接合起來,感覺就像沒有受傷一樣。



  他心想著,他的大伯除了房子外,竟還留了一把名刀給他。他曾

經在書裡看過記載,只有名家所打出的名刀才有如此的刀刃,他滿心

歡喜的將刀收回刀鞘,並小心的收回木盒。



  現在的他只想著,明天去買個木架,接著把這把刀擺放在客廳,

當成他的傳家之寶。被沖昏頭的他,並沒有發現,那本日本刀在他收

回刀鞘的時候,正閃耀著奇怪的光芒,像是血一般鮮紅的光芒。



  當晚,搬進新家睡新床的他不但沒有睡不著的問題,反而睡得比

在那熟悉的小套房裡還舒適,躺下沒多久便傳來呼聲。



  精神飽滿的他看了看時鐘,才早上八點。他心想著,乾脆拿稿子

到雜誌社交差,順便去買個木架子回來放那把傳家寶刀。



  買回木架後,他小心地將那把日本刀放於架上,深怕一不小心磨

損到刀鞘上的花紋,傷到了這把刀的價值。



  他對架上的刀左看,右看,近看,遠看,越看越是歡喜,他這輩

子還沒像現在這樣,那麼喜歡過一件物品過。



  他懷著歡喜的心情,將自已埋首於工作中,或許是因為心情愉悅

的關係吧,今天的工作異常的順利,延宕他已久的情色故事三兩下就

完成,還超前了之後的進度。



  只是就在此時,一通突然的電話竟將他的大好心情完全打破,是

某八卦雜誌社的老闆。電話一接通就是一陣怒罵,指責他前幾天交的

那是什麼鳥東西,接著又是一陣羞辱,說隨便一個小學生的文筆都比

他還好。



  最後,雜誌社老闆烙下狠話,明天前重新交出一份稿件,否則以

後他也別幹了!



  在掛下電話後,遭受一番言語譏諷的他滿臉通紅,嘴裡怒罵著他

的口頭禪:「媽的!囂張什麼!我就不信你會寫的比我好,廢物,這

種人真是該死。」



  每當有什麼不順心,或是有誰招惹到他時,他總是會詛咒般的將

「該死」掛在嘴邊,他總認為,這是個無傷大雅的發洩。



  隔天,他將稿件重新寄到雜誌社後,播了通電話給雜誌社老闆,

跟他確認是否有收到他的稿件。卻得到老闆今天沒上班的訊息,接著

幾天也是類似的情形,那個討人厭的刻薄老闆就像是蒸發了一般,消

失在這個世界上。



  他也沒多想,那種人對他來說,多一個少一個也都差不多。



  幾天後的一個早晨,他在睡夢中被一連串急促的門鈴吵醒。他一

向沒什麼朋友,這個時候又會是誰一大清早來拜訪他呢?



  他一臉睡意的到樓下打開門,卻意外的看到幾個滿臉橫肉的壯碩

男子站在她家門前。他微帶警覺的詢問那些人的來意,竟驚訝的得知

那些人竟是高利貸公司派來的討債員。



  原來,他從大伯那邊得到的,除了這棟豪宅外,還有一大筆債務

。原先因為債務人死亡而頭大的高利貸公司,現在得知有這個法定代

理人的存在,哪有放過的道理。



  烙下一陣狠話後,那些打手還摔爛了幾個擺飾的花瓶,才大搖大

擺的離開。看了看眼前一片狼狽的景象,他一陣頭暈,不支的往沙發

一倒,沒想到幸福的假象那麼快就被打破。



  「那麼一大筆債務,我要怎麼還啊?不如死一死算了!」他絕望

的想著。



  就在此時,他瞥見客廳一旁的刀,他心想,或許這把刀能賣個好

價錢,或許能還點債務,甚至還清全部的債務。於是他決定,明天找

個古董商幫他估價,選個好價錢賣了這把刀。



  雖然覺得可惜,但是也只有這樣,他無奈的想著。睡覺前,他特

地將刀子拿到他的房間,擺在床邊的梳妝台上,想跟這把刀共度最後

一夜。



  那一晚,或許是因為煩惱襲來的關係,他睡的不是很好,總覺得

很難過。搬來這裡後,總是一覺到天亮的他,難得的在半夜醒來,他

慢慢睜開他的眼睛。



  睜開雙眼後,他先是一陣錯愕,原先應該在床上躺平的他,竟意

外的發現,他正站在床邊。接著,他下意識的瞄了梳妝台的鏡子一眼

,不看還好,從鏡子裡,他看到讓人震驚的一幕。



  他張大了嘴巴想大叫,卻發現自已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從鏡子裡,他看到自已的右手正拿著那把日本刀,刀刃像剛吸過

血一般,閃著如鮮血一般的紅色光芒。



  而他的左手,正捧著自已的頭。











  [今夜頭條新聞]



  一名失蹤多天的男子,今日被警方發現陳屍於陽明山的家中,屍

體身首異處,由屍體腐爛的程度,法醫研判已經死亡多日。



  另外,警方也在死者家中的地下室,發現一袋腐爛已久的屍塊,

以及一顆泡在藥水中的頭顱。頭顱的主人經調查後發現,是以提報失

蹤多日的某雜誌社老闆。



  根據法醫的說法,那種防腐的藥水配方十分古老,為古時候的日

本武士用來浸泡戰利品頭顱時所用的藥水。



  死者的屍體右手握著一把鋒利的日本刀,因此警方研判,死者是

因為殺了雜誌社老闆後,受不了良心譴責而自殺。



















                         -End-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age5223
  • COMMENT:
    > <

    今天真是不該來的

    嚇死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