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點,路上車子不多,行車狀況良好。如此清爽的一個早晨,難得



早起的我坐在機車椅墊上呼吸著汽機車排放出來的廢氣,等著朋友,一起到



學校參加新生講習。





  無意間我眼睛瞄到了機車的後照鏡,很自然的舉起手整理頭髮,這似乎



已經是個反射動作,有時候照著鏡子的我實在覺得自已蠻帥的,但是我真的



帥嗎?我想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我曾經對我老姐說過,我覺得自已長的挺帥的,但是她只是摸了摸我的



額頭,然後轉身離開,當時我彷彿聽到她說著:「奇怪,又沒發燒怎麼會產



生那麼嚴重的幻覺咧?」





  當然偶爾還是有些人會中邪般的對我說:「你還挺帥的。」





  我通常會將那些話當成玩笑,覺得那都不是真心的。記得最近一個真心



說我帥的人,是出現在我們專科畢業旅行的時候。





  記得當時在淡水,我跟一個店家的老闆要求拍照,之後那個老闆拍了拍



我的肩膀,對我說:「年輕人,我覺得你很帥喔!」





  當時由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我能感覺到他的真心,因此那一次我認真



的相信我是很帥的。謝謝您!在淡水開按摩院的李炳輝伯伯,您給了我信心



,雖然我知道您看不到。





  此時,後方一棟商店的鐵門,也就是我家的鐵門被拉開,裡面走出了一



個脂粉未施的女人,一個我該叫她姊姊的女人。





  「廢物,你怎麼還在這邊啊?」別懷疑,她口中的廢物就是指我。



  『我在等阿森他們啦,妳那麼早起來幹什麼,又還沒到開店時間。』記



憶中,平常老姐都會睡到Amy姐來開店門的啊。



  「我要去買早餐啦。」老姐邊鎖門邊回答。



  『喔…我能問妳一個問題嗎?』看著老姐的側臉,我想到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啊?」老姐微皺眉頭,疑惑的問我。



  『有沒有人說過,妳沒化妝的樣子很像鬼啊?』此時的我在心中對自已



比了個YA。





  老姐這個時候帶著一付“你完蛋了”的表情看著我說:「你晚上記得早



點回來接我們的班啊!第一天上班遲到你就完了!」接著在對我比了一個中



指便大搖大擺的離開。





  是的,我們所說的「店」就是在我後方的這棟建築物,而上班的地點當



然就是這棟建築物裡面了。





  這是一間精品店,名叫「販賣幸福」。是老姐跟她的專科同學Amy姐



在五專畢業後一起合開的。





  我問老姐為什麼要取名叫「販賣幸福」,她只是指著Amy姐,一付「



有什麼問題都去問她」的樣子,所以我只好將目光移向Amy姐。





  「嗯……我是覺得,我們賣的東西是為了讓人們送給他們心愛的人,讓



他們心愛的另一半有幸福的感覺,我們想賣的就是那種幸福的感覺。」Amy



姐用她甜甜的聲音慢慢的說著。





  我突然覺得我們開的這家精品店真是充滿了光芒,雖然我一直認為老姐



開這家店只是為了騙一堆男生來買東西送女朋友。





  基於Amy姐所說的偉大理由,因此當老姐對我說要我晚上來店裡幫忙



顧店時,我沒多想就答應了,因為我想看看人們是否真的能在這裡買到幸福









  之所以突然需要我來顧店的原因,是因為賺夠錢的老姐跟Amy姐終於



肯回學校繼續升學,雖然有在美國工作的老爸跟老媽提供我們金援,但是老



姐從專科開始就不太喜歡花家裡的錢,才會在專科畢業之後選擇開店賺錢。





  她們讀的剛好就是我們學校的夜間部。這間位於高雄縣澄清湖畔旁的科



技大學,是我跟老姐的專科母校,同時也將在不久的未來成為我們的二技母



校。





  原先應該能上高雄建工路某科技大學的我,之所以又倦鳥歸巢的原因,



說來實在話長,同時那個意外著實讓我低潮了好幾個禮拜,因此我將那次的



事件命名為「犧牲於台灣教改下之可憐青年事件」。





  看到我好幾個禮拜毫無生氣的老姐,拍著我的背對我說這都是命,別想



太多了,誰叫我看起來就是一個讀定那間學校的臉。





  我就這樣一直在我家門口從七點等到七點十五分,我那群從專科一直到



現在還同班的死黨朋友終於從遠方慢慢的出現了。





  『靠!已經15分了欸!快遲到了啦!』我語帶不爽的對著他們說著。



  「放心啦,你家離學校那麼近,騎快點的話5、6分鐘就能到囉。」阿



森邊發動機車邊說。





  的確如此,以我們五人眾騎車的速度,在這個時間到學校想遲到的確是



需要點難度。





  到了學校後,放眼一見就是一堆的人,學校這幾年來人越來越多,同時



也多了很多的美女,這倒是我們以前五專入學的時候想都想不到的。





  因此在前往大禮堂的路上,我們邊走邊欣賞著校園中多到數不清的美女



,看能不能相中幾個目標。





  就這樣,我、阿森跟阿怪走在前面對看到的美女給予評分,而阿文走在



我們後面一副沒睡飽的樣子,駭客則是一個人在喃喃自語不知道在唸些什麼



鬼,應該八成是電腦方面的東西吧。





  就在我們三人看著遠方一個有著俏麗短髮的美女時,前方突然出現一個



人,擋住了我們的視線,同時也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抱歉,你們也是新生嗎?請問集合的地點在哪裡?」一個長髮有小波



浪的女生對著我們問。



  「嗯,我們是土木二技新生。」看到美女的阿怪盯著對方目不轉睛的回



答。



  「哇!原來是學長!我是土木四技的新生,以後請多多指教囉,帥學長



!」學妹熱情的舉起手要跟我們握手,而目前她正看著我,等著我的回應。



  『呃,妳好。學妹,我並不帥,所以妳的帥學長叫錯人了喔。』我慢慢



的舉起我的右手跟她握手,並尷尬的笑著。





  之後阿怪也伸出手想跟學妹握手,不過學妹好像沒看到,直接就走到我



的旁邊,打算跟著我們一起去大禮堂。





  在學妹走到我旁邊時似乎有對我說了一句話,但是因為當時我正在安慰



內心受創的阿怪,而沒注意聽到她說了什麼。





  當我回過頭去問她時,她只是輕輕的搖搖頭並對我微笑。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