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字摘錄自米蘭•昆德拉所著之《被背叛的遺囑》。※



  可是當下畢竟和日後對它的的回憶不同。回憶不是遺忘的相反詞,

它是遺忘的一種形式。



  我們當然可以勤奮不輟每天都寫日記,並且把所有事件記錄下來。

可是有一天我們回過頭來重讀這些文字時,就會明白,它完全無法喚起

任何一個具體的意象。更糟的是,想像力就算祭出來,也無法幫助我們

的記憶,並且重建被遺忘的。因為當下,當下的具體面,做為一個被檢

視的現象,做為一個『結構體系』,對我們來講還是一個未知的領域;

因此,我們不知道將它留置在記憶裡或者用想像力來重建它。一直到死

,我們都不知道自己所經歷過的。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