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樂章 冰點



              嘴角微微上揚

             嘴唇形成一個弧度

           拼湊出一個沒有溫度的笑容

           因為眼中趨於冰點的寒冷

            失溫的笑容不再溫暖





  我看了看男子手中的照片,接著直視著那名左青龍右白虎的男子,竟意



外的發現,男子有著粗曠略帶俊朗的外表,還留著兩撇頗有味道的小鬍子。





  只是我的心中依然疑惑著,爸爸年輕時怎麼會認識一個江湖味如此重的



人。





  「嘿!你到底是不是莊天擎啊?」那位男子再度詢問,左手在我的眼前



揮著。





  眼前揮舞的手,將我的思緒拉回,我定睛看著男子,低聲說著:「嗯,



我是莊天擎,請問你是?」





  「是就跟我走吧,別那麼多廢話!」那男子一確定我的身分,便拉起我



的手,將我拉進那台停靠於路邊的喜美。





  與其說是拉進車,也可以說是將我拋進車中。





  「我就是你爸的朋友。」他進車後,不等我詢問,便直接向我表明身分



,「你就叫我老爹吧。」





  「喔。」我簡單的回應。





  對於眼前這位自稱「老爹」的男子,我有著許多的疑問,不過也沒多問



。眼看車子發動,我拉起安全帶繫上。





  「你還真老實欸,不需要繫安全帶啦!」老爹略帶戲略謔的看著我說。





  「可是……」我原本想說,這樣不是會罰錢嗎?不過想想,多說話可能



是多給他機會取笑,便準備卸下安全帶。





  「吼!繫了就繫了,你這小子還真像你爸,一個老實樣,這樣怎麼追女



孩子?」不料,我這個舉動又讓他抓到把柄,再度戲謔的笑著。





  索性,我乾脆一句話都不說,雙手環胸的坐著。





  車子就在我的沉默中,行駛於澄清路上,慢慢往市區前進。





  一路上我偶爾注意一旁的老爹,他時而隨著廣播的歌曲哼唱著,時而對



著車外的美女吹口哨。





  看著他那大而化之的行為模式,我更是懷疑,他是爸爸的朋友。





  「欸,小鬼,怎麼那麼安靜?」原先在哼歌的老爹,突然對著我說。





  「啊?」一時無法回神的我,只能傻傻的回應。





  「哈哈哈!你這小子跟你爸年輕時還真像!哈哈!」果然,因為我的回



答,一旁的老爹又笑了開來。





  面對這樣一個人,我乾脆攤躺於椅背上,閉著眼睛,不再予以理會。





  即使我的雙眼緊閉,看似在睡覺,不過老爹依然一直問著問題,就算都



沒人理會他。





  直到我的意識逐漸模糊,才漸漸的聽不見他的聲音。





  額頭上的一陣拍打,將我的思緒從睡眠中拉回,我摸著些微發疼的額頭



,看著唯一的嫌疑犯。





  「到啦,下車吧。」老爹看了我一眼後,笑著說。





  不知不覺間,我竟然真的睡著了,車子現在停於一條巷弄內,一間還沒



開始營業的咖啡屋前,招牌寫著「冰點‧沸點」。





  我下車到後座拿下輕便的行李,站在車旁等待正在停車的老爹。





  「嘿!小鬼,過來。」老爹一邊喊著我,一邊走向眼前的咖啡屋。





  我沒有前進,只是疑惑的看著他,心想著難不成他要請我來這間還沒開



的咖啡屋喝咖啡嗎?





  「過來啦,這間店我的。」老爹開了店門後,又轉過身來吆喝著。





  我收起驚訝的表情,慢慢的走向他,並隨著他進門。





  店裡的座位不多,不過整體上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你的房間在二樓,門上有吊門牌,你自已上去吧。」老爹走進吧檯,



丟給我一串鑰匙,並對著我說,「你應該不喝咖啡吧。」





  「嗯。」我微點了點頭,慢慢的走上樓。心裡對於他知道我不喝咖啡疑



惑著。





  二樓有兩間房間,一間廁所及一間浴室,我的房間在較裡面,前面那間



房間也掛著門牌,寫著「楚櫻」。





  即使不看門牌,也不難判斷應該是個女孩的房間,站在門外,就能感覺



到房裡依稀傳出一股淡淡的香氣。





  「會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呢?」身為一個男生,我很自然的想像著屬於這



股香味的女孩,應該有著長相。





  我發現不知不覺間,我竟在這陌生女孩的門前駐足不前,心想著要是被



老爹發現,八成又要被取笑了,連忙起步離開。





  我走到了裡面的那間房間前,看到寫著「小鬼」的門牌,忍不住露出微



笑,正當我拿出老爹剛才丟給我的鑰匙,準備打開房間的門時,前面的房間



傳來開門的聲音。





  我看向剛才駐足的房間,只見一個綁著馬尾的女生站在房前。





  我停住開門的手,靜靜看著她的側臉,那是張很容易吸引男生目光的臉



蛋。





  她似乎也發現了我的存在,微微側過頭來,看著我。





  當我們的眼神在空中交會時,我的思緒彷彿停止一般,站在原地。





  她的眼神,好冷。那是一種零度以下的眼神,冰點的眼神。





  突然間,我意會到這樣盯著女生看似乎很沒禮貌,便輕點一下頭,投以



一個微笑作為初次見面的招呼。





  她嘴角微微上揚,回給我一個像是微笑的表情後,轉身下樓。





  那個表情,沒有笑容應該有的溫暖,反而有著跟眼神一樣,趨於冰點的



寒冷。





  「怎麼樣的人,會有著那樣的眼神呢?」我思索著,並打開房間的門。





  進到房裡,我的眼睛為之一亮,有別於走廊的陰暗,房間裡有著充足的



光線。





  床、書桌、書櫃、電腦,一切學生會用上的設備,應有盡有。甚至電腦



還裝上了網路,也加設一隻電話於旁邊,電話上貼著一張紙條,寫了一串七



位數的號碼。





  同時房間的整齊及色調給人的舒適感,讓我有一種家的感覺。





  在將行李放置妥當後,我走到樓下。





  「小鬼,過來這裡。」老爹見到我,便招呼我到吧檯前,端了一壺茶到



我面前,「水果茶,可以吧,你跟你爸一個樣,都不喝咖啡。」





  「嗯,謝謝。」我接過茶壺及杯子,簡單的道謝。





  「你還真是個悶葫蘆欸,話那麼少。」老爹笑著說,「不過這樣也好啦



,才不會去吵到櫻櫻。」





  櫻櫻?他指的應該是剛才那個女孩吧。





  「那個女孩是?」我問。





  「櫻櫻啊?她爸爸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你爸的好朋友。」老爹整理著吧



檯,說著。





  「嗯?」我疑惑的抬起頭,看著老爹。





  「妳們還一起拍過照呢,沒印象嗎?」老爹說完後,打開吧檯內的抽屜



翻找著,接著遞給我一張微微泛黃的照片。





  我遞過照片一看,又是一陣愕然。照片裡的我,還是個嬰孩,那位女孩



看來也不過3、4歲,這也難怪我沒印象了。





  「房間還舒適吧?」老爹喝了口手中的咖啡,問我。





  「嗯,感覺很好,謝謝。」道謝後,我接著問,「那間房間原本是誰住



的?」





  我心想,那會不會是老爹的房間,因為爸爸的要求,他才讓給我。





  「那間啊?原本是櫻櫻她男朋友住的啊。這間是我爸媽留下的房子。」



老爹看了看四周,對著我說,「我在他倆老死後,把一樓改裝成咖啡屋,剛



好櫻櫻跟她男朋友來高雄讀書,就租給她們了。」





  我看著老爹,滿臉的疑惑,問道:「呃,那櫻櫻姊她男朋友呢?」





老爹停頓了一會兒,臉色突然變得凝重,接著說:「死了,車禍。」





接著老爹沉默不語,一小段時間後接著說;「在師大門口,那可憐的女



孩,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她男朋友被闖紅燈的快車撞死。」





  聽著老爹的話,我若有所思的想著,我想到了小詩死去的那一晚,也想



到櫻櫻姊的眼神,那冰冷沒有溫度的眼神。





  她之所以有著接近冰點的眼神,是因為親眼看到男朋友在面前死去嗎?





  「我,也有著相同溫度的眼神嗎?」我下意識的摸著閉上的雙眼,在心



裡問著自已。



  

  「那我住這邊沒問題嗎?」突然想到這個問題,我詢問著。





  「嗯,我跟櫻櫻說過了,還是她幫忙整理房間的。」老爹說。





  「欸?那你不住這嗎?」我問。





  「我另外有房子啊,所以以後你來這裡,晚上就只剩你跟櫻櫻兩個人囉



。」老爹看著我,訕笑的說著,「不過我想,你這個傻小子應該也不敢怎麼



樣。」





  聽完老爹的話,我低下頭,喝了口杯中微熱的水果茶,臉上竟也感到一



股微微的燒燙。





  「這算是同居嗎?」這是我心中浮現的第一個問題。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