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客人進門後,直接往櫃檯的方向走來,我心想或許是想訂作什麼禮



物之類的特別服務吧,基於顧客至上的理由,我站起身來迎接我的第一個顧



客,龍兒也慢慢的走到櫃檯旁邊來。





  『請問您有什麼事嗎?』我帶著微笑問著眼前這位男子。



  「我想請問一下,Amy不在嗎?」進門的客人在環顧店裡後問。



  『喔,Amy姐啊,她現在晚上都要去上課喔,你要找他可能要早點來



。』原來是來找Amy姐的,害我以為我首次上班的第一個客人出現了。



  「這樣啊……」男子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非常的落寞,「我明天要入伍



了,我今天是特地來告訴她,我真的很愛她,同時希望她能原諒我。」



  『嗯?那你要留字條下來嗎?我再幫你轉交給她。』感覺他跟Amy姐



之間似乎不怎麼尋常。



  「不用了,謝謝。」男子在淺淺的微笑後,轉身離開。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總覺得好像在哪看過他的樣子,但是卻一點也記



不起來。





  最近常常這樣,無時無刻都處於恍神的狀態,可能是熬夜寫劇本的關係



吧,話劇社的學弟最近稿子催的很緊。





  「嘿!你發什麼呆啊?」龍兒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著問我。



  『沒有啦,在想一些事情。』我尷尬的微笑回應。



  「聽你姐說,你跟我同校啊?」同校?難道龍兒是我們學校的?



  『嗯?妳也是我們學校的嗎?什麼科系的啊?』我問。



  「我啊,我是四技國貿一年級的啊。」龍兒說。





  國貿!那不就代表女生很多嗎?那等於是個聯誼的好目標囉!一聽到龍



兒是國貿系的,我很自然就往聯誼那方面聯想,難道我真像阿怪所說的,真



的是個當公關的人才嗎?





  『欸……因為我現在是班上的公關,所以想問看看妳們班能不能跟我們



聯誼。』提出的要求後,我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



  「好啊,我再到我們班上問看看。」沒想到龍兒很快就答應了。



  『嗯,那就拜託囉。』事情的順利讓我輕鬆了不少。



  「你不怕我們班都是一些恐龍啊?」龍兒臉上掛著精靈般的笑容。



  『妳那麼漂亮,妳們班的女生應該都也長的不錯吧。』當時我很單純的



想著,有像龍兒那麼漂亮的女生,其他人應該也差不到哪吧。或者是我其實



是想著,只要有龍兒在就夠了呢?





  「嘻~你說話還真甜呢。」龍兒說完後,轉身又在店裡忙著。





  而我則是打開我的筆記型電腦,繼續打著要給學弟的劇本。





  「嘻~你說話還真甜呢。」好熟悉的一句話,是的,記得姑姑也對我說



過相同的一句話。





  一想到這裡,我又停下了敲打著鍵盤的手,眼光轉向忙碌中的龍兒。





  『真像……竟然有那麼像姑姑的人。』我在心裡想著,一直封印在心中



的那股思念,似乎又慢慢的在心中醞釀開來。





  第一天的上班情況非常的輕鬆,沒什麼客人,不過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老



姐她們能賺那麼多錢了。因為今天出現了幾個客人,都將買完包裝好的禮物



跟卡片,又送回我的手上。





  『呃,請問有什麼問題嗎?』我帶著不知所措的表情看著第一個這樣作



的客人。



  「請幫我轉交給敏敏,謝謝。」一個男子帶著笑容對我說。





  就這樣,我在客人離開後,將包裝紙打開,要龍兒再把東西放回架上。



老姐早就吩咐過我們這種情形的處理方式,只是當時我想哪有男生會笨到幹



這種傻事,沒想到竟然真的出現了,而且還不只一個。





  大約晚上九點,老姐邊吹口哨邊走進店裡,看起來還蠻開心的樣子。但



是就在我跟她說剛才有一個男生來找Amy姐,以及那個男生說的話後,她



原先掛著笑容的表情很快的起了變化。





  「去!那個薄情男還來這邊幹什麼,還好老娘我不在,不然一定讓他好



看。」老姐非常豪邁的說著。





  我就覺得那個人很眼熟,原來是Amy姐之前的男朋友。





  『要跟Amy姐說嗎?』我很直接的問,沒想到此時老姐惡狠狠的瞪了



我一眼。





  「你最好給我忘記今天晚上那件事,不然我就把你打到失憶!」語畢,



老姐高舉拳頭作勢要打我。





  『是…………』我屈服了。





  第二天早上,在巨大的鬧鐘聲中,我慢慢的從床上起身,按下床頭的鬧



鐘後,躺下繼續睡。過了約五分鐘,又傳來鬧鐘的聲音,我走向書桌按下第



二個鬧鐘,睡意堅定的我又回到床上躺下。





  接下來,電視上的鬧鐘又響了起來,我按下後,又爬回溫暖的被窩中。



直到電腦桌上第四個鬧鐘響起,我起身按下,正準備要走回床時,後腦突然



遭受到一股巨大的撞擊。





  『何方妖孽!』我氣憤的回過頭去,只見老姐拿著平底鍋站在我的背後







  「你是要不要起床啊!四個鬧鐘都叫不醒,你是豬啊!」被鬧鐘吵醒正



在火的老姐此時又高舉起手上的平底鍋。





  一大清早就被鬼打的我,睡意都被打光了,也顧不了熬夜趕稿的疲憊身



體,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一切的準備便衝出門,只怕再待下去我可能就命喪黃



泉了。





  由於第一節是體育課,因此我很從容的慢慢騎著車,到附近的早餐店買



早餐。就在我等著老闆煎我的雞腿堡時,一個穿著白色無袖上衣及短褲,留



著長髮的女孩走進了早餐店。





我失神的看著那個女孩,記得以前我曾經作過一個夢,夢中我摟著一個



女孩,在西子灣看著夕陽,夢中的女孩就是穿著白色無袖上衣及短褲,只是



夢中的我看不到女孩的臉,因此我只要看到有相同穿著的女孩,便有莫名的



好感。





  「嘿!小路,你的雞腿堡跟紅茶好了。」老闆娘提著早餐呼喚失神的我







  『喔!謝……謝謝!』我付錢拿了早餐後,快步離開早餐店,離開前發



現,那個女孩似乎因為我的窘況在偷笑。





  到學校後,我提著早餐,慢慢的走向網球場。就在我悠閒的走在學校的



河西走廊時,突然看到前方出現一個穿著白色無袖上衣及短褲的女孩,由背



影判斷似乎是個美女。





  但是通常背影是會騙人的,於是我加快腳步想看清楚女孩的長相,就在



我走近她,就快看到她的臉時,她的包包突然往後飛來,接著重重的打在我



的臉上。這一記重擊讓我痛的雙腳一軟,整個人蹲了下來。





  「啊!?抱歉!我不知道後面有人!」女孩驚慌的跟我道歉。



  

  天殺的,就算後面沒人也不能這樣甩包包啊。我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痛



的發熱的鼻子,接著低頭一看。





  天啊!我的手上竟然都是血。





  我抬頭想看看那個冒失的女孩到底是誰,沒想到抬頭一看。





  天啊!原來是小容學妹。





  「學長,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見學妹帶著一個快哭的表



情看著我,害怕的說著。



  『沒……沒關係啦,不過是流了點鼻血嘛。』看到她的無辜表情,我的



氣也發不出來,只能微笑著安撫她。





  就這樣,我在小容的牽引下,仰著頭,捏著鼻子走在人很多的校園裡,



我彷彿聽到很多人在旁邊竊笑。





  到了網球場後,阿怪跟阿文看到我更是笑成一團,看到他們的樣子,頓



時間我實在很想將他們真的捏成一團。





  『嗯……小容,妳可以走了,謝謝妳送我來球場喔。』我說。



  「走?我要走去哪啊?我也修網球課啊。」小容笑著對我說。



  『呃,那麼巧啊。』我邊說邊摸著還在發疼的鼻子。





  因為鼻子的血還沒完全止住,因此作熱身操的時候,老師讓我在旁邊休



息,我就這樣仰著頭坐在旁邊,直到阿怪作完熱身操,滿腔熱血的揮著球拍



來到我的面前。





  「你這個卑鄙的懦夫,拔出你的劍吧,我們好好的決鬥一場!」阿怪引



用了“羅密歐與茱麗葉”中的台詞對我說。



  『我沒有劍欸,球拍可以嗎?』我舉起腳邊的球拍。



  「靠!你明明知道我在說什麼,別裝蒜了,是男人就別拿流鼻血當藉口



。」阿怪用球拍指向我的鼻子,當時我還真怕被他戳到。



  『等我熱身一下啦。』我慢慢的站起身作熱身操,而等不及的阿怪則繞



著球場一直跑。





  第一局,阿怪以我剛流鼻血為理由讓我先發球。我向左方發出快速的一



球,卻被阿怪很輕易的擊回,而我也不是省油的燈,也輕易的打回那一球。





  在我擊球的同時,阿怪跑向網前,我見狀也跑向前想跟他正面交鋒。





  只見此時阿怪大喊:「廢物!接住我的A字抽球吧!」





  接著球在空中劃出筆直的線條,往我的臉上飛來,最後直接命中我的鼻



子。





  我在腦中一陣暈眩後,整個人便因為重心不穩而往後倒,同時感覺鼻子



裡似乎又流出了濃稠的液體。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