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2004年2月28日,一個特別的日子。





  這一天是和平紀念日,由於在總統大選前夕,所以每個候選人都有各自



的活動在舉行著。





  高雄的街頭在這一天特別的熱鬧,一邊的街角有著一群互相不認識的人



在一起手牽手,而另一邊則是另一群互相不認識的人在一起路跑。





  好和平的一個景象啊,一群不認識的人一起做無聊的事,應該也只有今



天才可能發生吧。





  「如果兩派人馬在路上碰面,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景。」





  和平紀念日的前一天,我在心裡這樣問著自已,會打架嗎?還是會很和



平的摟摟抱抱呢?





  不過不管他們幹了什麼,都不是這篇故事的重點。





  2004年的2月28日,也是中華職棒15年開幕賽開打的日子。





  對另一部份的人來說,今天也是個特別的日子。





  總而言之,2004年2月28日真的是一個特別的日子,即使是對我這個不支



持政黨,也不看棒球的人來說。





  讓我這麼說吧,2004年2月28日,對全地球人來說都算是一個非常特別的



日子。





  因為這一天,外星人入侵了地球,造訪了台灣。





  記得那一天是一個炎熱的日子,而且風很大。





  對我這個既不支持政黨,也不喜愛棒球的人來說,今天理應是個再平凡



不過的星期六。





  不過一切卻在我起床之後改觀。





  當天我很爽快的放縱自已睡到自然醒,看了看床頭時鐘,下午兩點整。



再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





  「現在是半夜兩點嗎?」我問著自已。





  挺起睡到腰酸背痛的身體,到廁所拿了牙刷。





  接著我走向陽台,一邊刷著牙,我打開門,映入眼簾的不再是平常那個



住宅區應有的景象。





  鄰居的幾個王八蛋小弟弟不再於巷口玩球,也沒有小妹妹玩跳房子的身



影。





  我只看到,原本應該蔚藍的天空有著一個夭壽大的盤子,高高的掛在天



上,擋住了所有的陽光。





  「啊幹!那是飛碟嗎?」我在心裡大叫。





  應該是夢吧,想不到我會夢到飛碟,真像個小學生。





  我傻笑,捏了捏自已的手臂內側。





  「靠!」





  一陣痛楚的感覺,伴隨著脫口而出的髒話。





  「唔……………」我沉思。





  「會痛,不就表示這不是夢囉?」我心想。





  My God!是飛碟欸!電影裡才看得到的飛碟,現在竟然活生生的掛在我



的眼前。





  我連忙衝進屋內打開電視,果然每一台都在播著飛碟特輯。





  新聞台有著非常詳細的報導,幾個學者大膽的推測著外星人造訪台灣的



原因。Discovery跟Konwledge等頻道播放著歷年來美國研究外星人的各種紀



錄。東森幼幼台,水蜜桃姊姊跟西瓜哥哥在教小朋友怎麼折紙飛碟。大愛頻



道等宗教電視台,都有和尚或神父出面以宗教解釋這個不可思議的現象。





  我一個人看著電視驚呼著,家裡一個人都沒有,因為爸爸一早就出去手



牽手,媽媽一早就去路跑了。





  「咕嚕~~」





  一陣叫聲從肚子傳來,我才想到我似乎還沒吃飯。





  「外星人入侵,應該還是要吃飯吧。」我心想。





  於是我又跑進房裡,簡單的換了件衣服,套條牛仔褲便出門。





  路上很多人,一點都感覺不到和平紀念日應有的和平景象。





  大家都在路上歇斯底里的叫著;銀行的大門深鎖,警察團團包圍著,深



怕有歹徒趁亂搶銀行;唯一受惠的應該是全國電子跟燦坤,大家都忙著購入



數位相機,深怕錯失拍攝飛碟照片的好機會。





  我找了間附近的麵店,點了碗牛筋拌麵。





  麵店的電視機鎖定著新聞頻道,此時的新聞畫面是美國總統布希,他嚴



厲譴責著外星人,布希的臉上掛著過去攻打伊拉克時的表情,他說:「如果



在三小時內,外星人還不撤離台灣上空,美國將出兵攻打。」





  「美國人怎麼會選一個好戰的笨蛋當總統呢?攻打外星人?打算派威爾



史密斯出動嗎?」我心想。





  接著電視畫面轉到中共,他們的發言人用凝重的表情跟語氣說著,中共



當局認為台灣是他們的領土,如果外星人執意將飛碟停於台灣上空,視同為



侵略。他們必將指向台灣的飛彈全部轉向飛碟。





  「喔喔喔,那飛碟還是不要走好了。」我用力吸了一口麵。





  在我對面桌上有兩個老人,一邊吃著滷味,喝著啤酒,還互相爭辯著「



外星人跟總統大選的關係」。





  「亂象!亂象!這都是阿扁執政的結果,連他媽的外星人都看不下去,



來替天行道了!」微禿的老人說,應該是挺連宋的。





  「放屁!當初岳飛出世的時候也有一隻巨鳥飛過他們家屋頂,這是天命



所歸之象啊!阿扁才是台灣的真命天子!」滿頭白髮的老人說,應該是挺扁



的。





  我一邊吃著麵,一邊看著新聞報導,現在是美國太空總署出面談話,因



為一直無法推測外星人入侵地球的動機,所以他們正在尋找外星人太空船的



頻道,要跟他們談話。





  「不知道會不會引起星際大戰,我沒有準備光劍欸。」我想。





  吃完麵,我起身離開,對面桌的兩個老人還在爭辯。





  我拿出錢要給麵店的老闆,只見老闆抽著菸,臉色凝重的看著我說:「



都快死了,錢還有意義嗎?」





  就這樣,我賺到一頓免錢的午餐。





  吃完午餐後,我騎著機車閒晃著,街道上並不像一些外星人電影所演的



,大家都忙著逃離這個都市,逃離台灣。





  想想也對,整個台灣都被飛碟包起來了,要逃個屁啊。





  說不定船或飛機才剛離開台灣,就會被等離子光束或雷射死光,甚至更



屌的高科技武器轟成碎片了。





  我無意識的騎著車到西子灣,很多情侶緊緊擁著對方在堤防邊或坐或站



,彷彿已經決定要跟彼此一起度過人生的最後一刻。





  這個應該就叫至死不渝吧。





  「真令人眼紅。」單身的我,離開那個令人眼紅的是非地。





  接著我又騎上了萬壽山,山上的忠烈祠前有一群人跪倒在地上,像是祈



禱般的磕著頭。





  我將車停靠於一旁,看著遠方磕頭的不知名人群,點了支菸。





  突然間,我感覺到一點點異樣的感覺蔓延於我的心底。

 



  是失落嗎?





  應該是吧,畢竟現在正有一個稱為飛碟的大盤子高掛於台灣的上空,說



不定下一分鐘我們就要亡國了。





  這個時候,應該是要失落的。





  一支菸的時間,我發動機車,告別那群對天祈禱的人,往山下的路上慢



慢馳著。





  沒有任何想法,只是慢慢的騎著車。





  沒有任何方向,只是一直前進。





  回家好了,不知道爸媽回家了沒,跟家人死在一起的感覺應該不錯。





  就再我打算回家跟家人一起領死時,一道柔光慢慢從飛碟上射了下來。





  我突然想到幾年前一個飲料的廣告,裡面一個老人歇斯底里的說著:「



那道光!就是那道光!」





  想著想著,我的嘴角微揚,我笑了。





  那道光,慢慢的從飛碟上照射下來,接著移動,移動,最後停在我前方









  在我還來不及思考前,突然有兩個像是章魚般的生物在光線裡出現,接



著把我架著,拉進光線裡。





  「啊幹!這兩隻章魚想看什麼?」我在心裡怒罵著。





  下一秒,我就被綁在飛碟裡的一個椅子上,一群章魚圍著我。





  「他們想幹什麼?我會被解剖嗎?希望他們別捅我的菊花!」我想到電



影ID4裡一個男人說他被外星人性侵害的情節,並在心裡祈禱著。





  接著,一個戴著帽子,像是領袖般的章魚走向我。





  「bi!bibibibi~~bibi!」戴帽子的烏賊發出一連串的bibi叫。





  是bibi星人嗎?我心想。





  「bi~bi!」他見我沒回答,再度bibi叫。





  我搖頭,表示我的疑惑。





  接著,眼前那一群章魚圍成一個圈,然後一起bibi叫,叫了一下之後一



起看著我,後又繼續圍著bibi叫。





  一段時間後,戴帽子的章魚又走向我,舉起眾多觸手中的其中一隻,伸



向我的耳朵。





  「他們想吸我的腦漿嗎?一定是的!我在電影裡看過!」我驚訝的想著









  「啊幹!放開我啊!」我不再沉默,我大聲的叫罵,並掙扎著。





  可是,觸手還是伸進了我的耳朵。





  我緊閉著雙眼,等待腦漿被吸取的瞬間,不知道那會是怎樣的感覺。





  《你好,地球的朋友。》





  一個不知名的聲音,直接竄進我的腦袋,大吃一驚的我緊張的晃著頭,



看著左右。





  《是我,我現在正藉著觸手跟你的腦波進行對話。》





  喔喔喔!原來是眼前的章魚啊,真是神奇的溝通方式呢。





  《咳咳……抱歉,我們不是章魚,我們是畢畢星人,在腦波對話的過程



裡,你想的事情我們都知道。所以對於我們的問題,你用想的來回答就行了



。》





  喔。





  《首先,我想問一個問題。》





  問吧。





  《請問這裡是一個叫台灣的海島嗎?》





  是啊。





  《那麼一個叫高雄的都市在哪裡呢?》





  你們剛剛綁架我的地方就是高雄,那是高雄的萬壽山。





  《那麼……請問澄清湖棒球場哪個方向?》





  啊!?





  我的心裡一陣大驚,難道說棒球場是飛碟基地?





  《不,您誤會了,我們想去看中華職棒開幕賽。》





  喔。





  2004年2月28日,真的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日子。





  因為我遇到了一群,會bibi叫,又喜歡看棒球的外星人。





                              -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ealed
  • COMMENT:
    Sealed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