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著剩下的幾本筆記本,回到我的房間。我看書的時候習慣聽

一些純音樂的東西,大多都是電影原聲帶,於是我挑了《教父》的原

聲帶放到音響裡,坐在床上,翻閱著圓圓的小說。



  正在看的這篇小說算是羅曼史,寫的是一個有錢到很嚇人的女生

,喜歡上一個小偷集團的小混混,在兩人天雷勾動地火的愛上對方後

,竟然扯出了男主角其實是女主角小時後被綁架的哥哥。接著在兩人

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難過的快死掉時,卻又發現這只是個誤會。最後

很莫名其妙的,女主角竟然為了男主角,死在小偷集團首領的槍下。



  我看筆記本裡斗大的「終」,有點茫然的看了看床頭的鬧鐘,我

竟然花了三個小時看這個故事。我開始後悔,要是剛剛把時間拿來背

劇本,至少能夠將進度增加到一半的部分。



  我又拿起另一本筆記本,大概的翻了一下,發現又是一部類似羅

曼史的東西。這讓一向不習慣羅曼史調性的我,開始猶豫著要不要看

其他幾本。



  我也想著,祈惟看到這些東西不知道是怎麼想,他這個人感覺比

我陽剛。我開始想像,他是不是一邊看一邊取笑著圓圓,或是翻了幾

頁之後就丟在一旁,又或者是,他根本連看都還沒看。



  我開始煩惱著,當圓圓問起我的感想時,該怎麼回答。就在這個

時候,我瞥見了書桌上的劇本,我咧嘴笑,接著把燈關上就寢。



  緊接著,我迎接了一個慘烈的期中考,由於失戀的創傷,我幾乎

沒有心情讀書,只要一拿起課本,我就會想到過去那段跟欣怡一起熬

夜用功的日子。



  其實我不是一個聰明的人,所以很多地方都要靠欣怡的幫忙,現

在少了她在我身邊幫我解答問題,少了她在我餓的時候幫我煮宵夜。

即使那只是一些細微的小事,但是少了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我的生活就好像突然從彩色電視變成了黑白電視,怎麼樣就是不對味





  於是,考卷上的數字證明了一切。



  在發完最後一科的考卷之後,我也得知了最後一個絕望。下課的

時候,欣怡走到我的身邊,好像想說些什麼似的。我抬頭看著她,但

是見她不發一語,我又低下頭來沒說什麼。



  「那個……」



  她有點遲疑的開口,但是話還沒說完,隨即被教室外的叫喚給打

斷。我不用轉頭也知道外面的人是誰,那個機車的聲音翻遍全校也只

有那個人有,於是我依然是低著頭,拿著筆在筆記本上亂畫。



  欣怡稍微停留了幾秒後,就往教室外走去。我這時才抬起頭來看

了窗外一眼,正好對上機車助教的眼睛,他瞪了我一眼之後,便轉過

頭去跟欣怡說話。兩個人對話的時候,機車助教的表情很差,天知道

他又誤會了什麼,現在的我可不希望在跟他們有任何的牽扯。



  接著,我又低下頭,開始在筆記本上塗鴉。我在畫怪獸,記得以

前小學的美術老師上課的時候跟我們說,有煩惱的時候,他會塗鴉。

他會把煩惱畫成一隻隻的怪獸,有什麼煩惱就畫什麼怪獸。



  我在筆記本上畫一坨大便,那是最能代表我現在心情的吉祥物。

突然,我感覺到身後有一股壓迫,我轉過頭去,發現是長青正站在我

的背後。



  「你這自畫像畫的不錯。」他說完後,往旁邊他的座位一坐。



  我白了他一眼後,又奉送給他一個中指。



  「有心事啊?」



  「沒有。」



  「少來了,你這個人臉就像白板一樣,有什麼心事都寫的一清二

楚。」



  「最好啦!」我反駁。



  「還裝咧,你上上個禮拜的這堂課,上課的時候臉上的清楚的寫

著『我想大便』,結果下課你果然馬上往廁所衝去。」長青像是報流

水帳般的說著,接著想了一下又接著說:「我發現你忘了帶衛生紙還

特地幫你拿去,你到現在面紙都還沒還我咧!」



  沒想到上上禮拜的事他還記的一清二楚,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把手伸到包包裡摸索著,然後丟了一包路邊發送的面紙到他的桌上。



  長青將面紙收進包包裡,然後抽出一本我再熟悉不過的書,《羅

密歐與茱麗葉》的劇本,他翻開,開始唸了起來。我看了一下他翻閱

的進度,發現他幾乎就快看完了,都已經看到勞倫斯教茱麗葉裝死的

地方了。



  「你之前的部分都背好了嗎?」我有點訝異的問。



  「廢話!」長青理所當然的回道,接著唸出前面的一段台詞:「

   A lover may bestride the gossamer. That idles in the wanton

   summer air, And yet not fall; so lightis vanity.」



  這段話是勞倫斯神父在羅密歐他們的婚禮上,見到茱麗葉出場時

所說的話,也是我很喜歡的一段台詞,「一個戀愛中的人,可以踏在

隨風飄蕩的絲網上而不會跌下,幻妄的幸福使她靈魂飄然輕舉」,那

是一句很美的台詞,也是很適合用在熱戀男女身上的形容。



  只是讓我意外的是,長青竟然能夠輕易的像是在跟我聊天一樣,

流利的唸出那段台詞。我讚嘆的對他提出我的想法,只見他頗為不屑

的看著我,說道:「拜託!都讀到大三了!你也有點英文系大三生的

自覺好嗎?認真點!」



  我無言,指了指他桌上的「美國文學史」考卷,考卷的右上角寫

著又紅又大的20,底下還有老師的評語「一堆單字都寫錯,注意!」



  長青隨即將考卷收了起來,回了句:「囉唆!那是老師不懂時代

趨勢的改變!」



  說完後,他又開始猛唸起劇本,看到他那麼努力,我也從包包裡

拿出劇本,開始讀了起來,並向他討教了幾招背劇本的好方法。這才

發現其實長青很有演戲的天份,因為他背劇本有他的一套方法在,還

可以適用於其他人身上,真可以去開班授課了。



  我們約好一個我不用上班排休的晚上,要他到孤單小築來對劇本

。這還是我第一次跟長青提到孤單小築,他對那個名稱很感興趣,二

話不說就答應。



  對劇本那晚,我們先在外面用完餐才回孤單小築,長青跟之前的

我一樣,被門口那對獨特的門聯給吸引住,口中喃喃說著「好個黯然

消魂的好詩!」



  我領著長青到我的房間,原本打算在房裡吹冷氣對劇本,但是後

來轉念一想,我提議到頂樓天台,一向隨和的長青也沒有反對。到五

樓後,我發現教授的門關著,門縫沒有透出任何光線,也不知道是不

在還是又睡了。



  看到教授吃止痛藥那次之後,我發現教授常常都有頭痛的傾向,

也不知道是不是壓力太大。只是有時候看他又好像沒事,依然是一副

吊兒啷噹的樣子,對學生跟系裡的事務依然是要理不理。



  我跟長青就這樣悠閒的在天台吹風,對著兩人劇本上的台詞,目

前我也只能跟長青以及班上一些同學對劇本,跟我有最多對手戲的欣

怡,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也不知道她會不會答應。想著想著,

我又恍神了,直到長青的呼喚,我才回過神來。



  「欸!」長青拍打著我的手臂,問我:「那個人是誰啊?」



  我順著長青的手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圓圓正站在曬衣架旁晾衣

服。



  「住這邊的房客啦。」



  「你們這邊有女生喔!」長青有些驚訝。



  「只有她一個。」



  接下來長青就沒再說什麼,或許是看我們在忙,圓圓也沒有過來

跟我們打招呼就下樓。我發現長青的目光一直飄向圓圓那邊,這讓我

感到有些好奇,我好奇長青怎麼會對圓圓有興趣。



  「她瘦下來一定是個美女!」



  過了一下子,長青突然一副肯定的語氣說道,聽到他的話,我吃

了一驚,心想著他怎麼會知道圓圓瘦下來的樣子,難不成他們認識?

不等我詢問,長青將劇本往桌上一放,站了起來。



  「我決定了!」長青的臉上寫著肯定二字,「我要追她!」



  有別於長青一臉的堅定,我則是一陣呆然,不知如何回應的坐著

,久久說不出話。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