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消息來源可不可靠,不過突然出現一個嫌疑犯,所有

的人也等於發現了一個出氣口,大家都開始怒罵著機車助教,想把他

揪出來揍一頓。甚至就連機車助教找來的那些友人,也都為了溫泉之

旅的泡湯而憤怒著。



  就在眾人消極的怒罵之時,一旁的教授突然起步離去,由他步伐

的輕重可以看得出來,他有多麼生氣。



  雖然不知道教授打算到哪去,也不知道他打算幹什麼,我還是跟

了上去,接著欣怡跟長青也跟上來。我們三人就這樣毫無頭緒的跟在

教授後面,看著教授頭也不回的快步走著,當他走進文學院館時,對

於教授打算幹什麼,我在心裡已有個底。



  果然,只見教授直接走到系裡一個教授的辦公室前,很用力的敲

了敲門。沒多久的時間,一個上了年紀,頭髮已有幾處斑白的老教授

來開門,我一眼就認出那是機車助教的指導教授。



  那個老教授因為教授搶走了他一些課,平常就時常在暗地裡扯教

授的後腿。只是現在的他卻一臉笑吟吟的看著教授,還十分客氣的請

他進辦公室,那個模樣看在我的眼裡,只覺得一陣噁心,果真是什麼

人養什麼狗。



  我們三個在教授進門後,也跟著進到辦公室。對於我們的擅自行

動,老教授臉上的表情微變,似乎有些意見,只是沒有說什麼。教授

當然是個聰明人,便對老教授說道:「他們是我叫來的。」



  教授的大而化之不論是在我們面前抑或是長者面前都一樣,此時

他也不管老教授入座了沒,就大剌剌的往辦公桌前的椅子一坐,翹起

二郎腿。老教授的表情因此又變得有些不悅,我們三個見狀也不敢亂

來,只好站在教授的後面。



  「你那個碩士班學生咧?」待老教授坐定後,教授直接的問。



  老教授起先無法反應教授的問題,想了一下才回道:「喔!你找

他有事嗎?」



  「沒什麼,只想討個公道。」教授一點都沒修飾,直接的說:「

他找人破壞我們話劇的佈景跟服裝。」



  聽到這個消息,老教授先是瞪大了雙眼,接著又微笑的對教授說

:「這可不能亂說啊!你有什麼證據能證明,是我的學生幹的嗎?」



  教授看了看長青,示意要長青出來說明,長青見狀,便將他從目

擊者口中所聽到的一切,對著老教授說道。只是在聽完長青的說詞後

,老教授想也沒想,就直接對我們說:「我想這並不能證明,是我的

學生去破壞你們的東西吧。」



  「你這是什麼意思?」教授面無表情的問。



  「說不定是有人要誣告他啊,我哪知道他在學校裡跟哪些人有結

怨呢?」



  「喔?」聽完老教授說的話後,教授直接起身,對老教授說:「

看來我們沒什麼好說的。」



  說完後,教授頭也不回的往門口走去,一臉錯愕的我們先是楞在

原地,接著也跟在教授後面離開。離去前,我又看了老教授一眼,沒

想到他竟然正對我們微笑,微笑裡還帶著一股勝利的意味。



  最後,話劇在教授的命令下停演,雖然沒有服裝沒有佈景,我們

依然可以上場,但是要求完美的教授卻不允許這種事發生。我們也只

能眼睜睜的看著禮堂外貼上停演的公告,在空蕩蕩的舞台上暗自捶打

牆壁發洩。



  我不知道一向都是處於贏面的教授有沒有輸過,不過這倒是我第

一次看到教授失敗。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世界上最可悲的莫過於一

個無法適應失敗的人必須承認失敗。眼前的教授便是如此,總是位居

於高處,目空一切的他,面對著眼前的失敗,依然像匹不願意認輸的

獅子一般,傲視著眼前的敵人。



  對外的教授是如此,只有回到孤單小築後,他才會脫下一身的防

備,放洩心中的不悅。當晚,教授買了一大堆琳瑯滿目的酒,酒精濃

度由低至高皆有,他聚集孤單小築僅剩的我們三人,準備大醉一場。



  酒這種東西,說來也奇怪。當人們愉悅,想慶祝的時候總是會拿

酒來暢飲一番。而在人們傷心失意的時候,也總是會以酒當慰藉,以

醉來麻痺自已。



  我看了看眼前坐在天台上的人,除了我跟教授外,就是酒量不好

的欣怡跟藍宇泰。我又在心裡想著,如果祈惟還在的話,就多一個人

能陪教授一起買醉消愁了。



  整個晚上,教授沒說什麼話,只是把酒一股腦的往自已胃裡灌,

似乎打算把腹中幾年的憂愁都給醉倒一般。不會喝酒的欣怡,只是喝

了幾杯啤酒,至於藍宇泰則也不比欣怡好到哪。酒量還不算差的我只

好陪著教授,一杯接著一杯的喝,直到自已支撐不下,往桌上一倒才

結束這一個消愁夜。



  隔天,當我醒來時只覺得頭痛不已,雖然早料到在昨晚那樣的狂

飲後,宿醉是必然的,只是沒想到後勁會那麼的強。看了看床頭的鬧

鐘,才早上九點,處於校慶補假日的我撐著痛不停的腦袋,到廁所簡

單的盥洗一番,接著往樓下走去。



  老早就坐在餐桌上吃著吐司的欣怡在看到我後,立即拿起杯子倒

了杯鮮奶遞給我。我微笑的接過欣怡手上的鮮奶,,欣怡則是直盯著

我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好一下子後,她才說:「我昨天晚到上

天台想幫你拿換洗衣物的時候,看到……」



  看欣怡說到一半又停了下來,我的心裡升起了一股好奇,便一直

看著欣怡,等著她接下去說。欣怡在停頓思索了一下後,接著說道:

「我看到藍宇泰把醉倒的教授抱進房裡,然後還親了教授一下。」



  欣怡說的很慢,也有些遲疑,深怕說錯什麼話一般。我則是在聽

完後,爆出了一陣大笑,並對欣怡說:「怎麼可能啊!我看妳是喝醉

酒昏頭了吧。」



  對於我的取笑,欣怡有些生氣,看著她嘟著嘴巴不說話的樣子,

我心想著是否該跟她道歉。就在此時,樓梯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接著

只見藍宇泰走了過來,教授跟在後面,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在他們兩人坐定後,欣怡又分別幫他們倒了杯鮮奶,教授拿起鮮

奶喝了一大口後,就一直沉默的坐著,不時閉著眼仰頭,看似在休息

一般。只是就在我們都自顧自的享用早餐時,教授突然開口說道:「

你昨天晚上為什麼親我的嘴?」



  教授的一番話差點害我將正要喝進口的鮮奶吐出來,我跟欣怡都

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教授,而他卻一直盯著藍宇泰看,藍宇泰似乎了解

教授說什麼,也停下來手邊的動作,一語不發的低著頭。



  「你是啞巴嗎?」教授冷然的說,語氣有些駭人。



   藍宇泰當然也感受到教授的語氣中的壓迫,他抬起頭來,眼睛盯

著教授看,在一段時間的沉默後,他一臉堅定的說:「因為我喜歡你

!」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