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樂章 成長



           選擇逃避或遺忘過去的傷痛

             也許是最好的辦法

             但是只有選擇面對

               才能成長





  升上二年級後,終於擺脫了新生住宿的規定,隆乳跟大斌都搬回家裡,



而阿村也跟隔壁班的幾個同學在學校附近租了間電梯公寓的八樓,三房兩廳



加上一間爛廁所,也算舒適。





  少了宿舍的枷鎖,我們的生活顯得更加多采多姿,感覺同學之間也越來



越融洽了。





  我們平常中午都會包便當到阿村租的地方聊天,或是玩電動。





  不然就是跑到學校下坡的一些店家吃飯,最常去的是「阿婆鴨肉麵」、



「垃圾自助餐」跟「港式燒臘」幾個地方。





  阿婆鴨肉麵是一個人情味很濃,而且可以讓人滿足虛榮心的地方。老闆



娘阿婆是一個非常豪邁的歐巴桑,同時也擁有很多歐巴桑都擁有的特色,大



嗓門。





  「帥哥!麥甲殺咪!」





  每當我們一走到門口,總是能聽到阿婆用她的大嗓門對我們喊著,偶爾



她也會少算我們一些零錢的部分,是一個很棒的歐巴桑。





  至於垃圾自助餐,是一間很髒的自助餐,不過老闆娘炒的菜很好吃。老



闆跟老闆娘是一對很搞笑的夫妻,同時老闆娘算錢的時候也都會故意算我們



便宜一點。因此即使那間自助餐真的是很髒,我們還是常常去。





  至於港式燒臘對學生族群來說應該不陌生吧,一律五十元的便當,還有



免費的飲料。同時學校附近的這間燒臘店還有加飯不加錢的優惠,更是使得



生意絡繹不絕,像大斌就很喜歡到燒臘店吃飯。





  或許有人會好奇,為什麼我們不在學校餐廳吃飯就好了呢?





  這個就不得不解釋一下了,當我們還是二年級的時候,當時的學校餐廳



很爛,只有賣爛爛的自助餐跟榨菜肉絲麵。





  那種爛伙食其實就跟宿舍的BB飯一樣難吃,只是住宿的時候是「人在江



湖,身不由己」才不得不將跟可以用來代替BB彈使用的BB飯吞下肚。





  或許是因為自由了,可以自由選擇想吃的東西,搬離宿舍之後的大斌體



重更是直線的狂飆。





  過去的他雖然很會吃,不過卻還只能算微胖,是個有點壯的小胖子。如



今的他,體重可以說是直線飆漲,是個十足的死胖子。





  像誰呢?就像漫畫抓狂一族的那個肥仔服雄。





  至於我、櫻櫻姊跟老爹之間的關係,也有了很微妙的變化。





  櫻櫻姊在體會到家的感覺之後,不再像以前一樣,常常都喝個爛醉才回



家,老爹為此也開心了很多。





  也因此,我常常能夠跟櫻櫻姊還有老爹同桌吃飯。





  我跟櫻櫻姊之間的關係很微妙,看起來像是姊弟一般,不過有時櫻櫻姊



看我的眼神,總會讓我有種「她又將我當成威智哥」的錯覺。





  每每跟她那怪異的眼神對上,我總是會渾身不對勁,甚至臉紅的跟紅蕃



茄一樣。





  老爹看到我臉紅的樣子,總是會以為我這個台北人又耐不住熱了,真是



一個遲鈍的大人。





  後來一次機會,我乾脆直接把我的猜測說給老爹聽,他聽了之後只是大



笑,並對我說:「我看你是看到大姊姊害羞吧,成天胡思亂想的!」





  接著又是亂七八糟的損了我一頓。





  「真是個遲鈍的老粗」我心底暗自抱怨。





  或許是一種信任吧,櫻櫻姊跟我說了很多關於她跟威智哥的事情,也因



此我對於原先住在我房裡的那個大男孩,有了更深的認識,也知道他跟櫻櫻



姊曾經是多麼令人稱羨的一對情侶。





  「義大利國立米蘭威爾第音樂學院,你聽過嗎?」櫻櫻姊問。





  我搖頭,那麼一串又長又饒舌的名稱,聽都沒聽過。而且在我的認知中



,只知道「紐約茱麗亞音樂學院」跟「奧地利維也納音樂學院」。





  「義大利也有音樂學院啊?」我問,誠心的發問。





  「傻瓜,其實有很多國家都有音樂學院,你不會以為只有維也納才有吧



。」櫻櫻姊笑著對我說,很甜的一個笑容。





  我再次搖頭,因為她只說對一半,我還知道紐約有音樂學院。





  「我跟威智約好,要一起到義大利的威爾第音樂學院深造。」幸福的笑



容出現在櫻櫻姊的臉上。





  我看著她,不知該如何開口才好,臨時想到一個問題,我問:「為什麼



不去維也納?那裡不是音樂之都嗎?」





  是個笨問題。





  「呵~我就知道你會這樣問。」櫻櫻姊嬌笑,對著我說。





  果然是個笨問題,輕易的被猜到。





  「義大利的風光,是我跟威智最喜歡的。」櫻櫻姊說。





  隨著櫻櫻姊的描述,我彷彿親自見識到義大利的各地風光一般。古老的



羅馬、優雅的米蘭、拿坡里的港口風光、威尼斯的水都景色、充滿文藝氣息



的佛羅倫斯、大文豪莎士比亞筆下的悲劇人物羅密歐與茱麗葉所居住的威羅



納、扥斯卡尼的陽光、還有課堂上老師常提到的比薩斜塔…………





  一切一切義大利著名的景點、風光,都在櫻櫻姊的描述下鮮活了起來。





  「還有啊,威智他最喜歡的足球隊就是義大利國家隊跟義大利的祖文特



斯隊。」櫻櫻姊微笑說著關於威智哥所喜歡的足球。





  我一直都沒有說話,很安靜的聽著。因為這是屬於她們美好的回憶,我



想我能做的,就是聽她的回憶,聽她的快樂。





  在某種情況下,一個盡責的聆聽者會比一個善於聊天的人還要來得好。





  聽完櫻櫻姊的話後,我想到,曾經是兩個人相約要一起完成的夢想,如



果到後來只剩下一的人時,該怎麼辦呢?





  選擇遺忘那個夢想,遺忘兩個人過去的回憶;或是獨自一個人,去追尋



那個夢,面對那段逝去的回憶。





  逃避,或許是療傷的好方法,不過換個角度想卻也是個最爛的方法。





  因為傷痛後的痕跡依然還在,只是被自已視而不見罷了。





  目前的我,就是選擇消極的逃避,逃避我的過去,逃避許多人。





  我一直認為在我的逃避下,我的過去跟我的現在就像兩條平行的線,兩



條沒有交界的線。





  只是這條線,最後還是交會。





  因為一個BBS上的佈告。





  二下的時候,在我們學校BBS土木系板、我們的班板、隔壁班的班板、中



山的校板都出現了一個相同id相同標題的文章。





  全都是一個id為Selina的人貼的,標題非常的聳動,寫著「我要找土木



科的莊天擎」。





  這就是我說過,在bbs上能夠看到,溫馨的小樂趣。





  只是當這樂趣的主角變成自已時,那還真是一點都不溫馨,也不是什麼



樂趣。





  我只覺得一股涼意從腳底竄上腦門。





  而且那篇尋人啟示後面還有好幾篇回覆的文章,標題都是DAMN跟LONRU,



而且無論在校板、系板還是班板,回覆的內容、順序都一模一樣。





  那兩個id分別是阿村跟隆乳的,內容相信不用說,大家也大概能猜到七



、八成,畢竟那兩個人也打不出什麼正經的東西。





  「阿村跟隆乳兩個白痴。」我在心裡咒罵著。





  我看了看使用者名單,Selina這個id不在線上。於是我寫了封信,表明



了自已的身分,並且問她找我幹什麼?





  寄完信後,我在班板裡瀏覽著,看那些阿村跟隆乳聯手打出的白痴文章









  突然,螢幕的下方出現一道文字,相信了解bbs的人都知道,那個叫水球









  不過重點不是那道文字該怎麼稱呼,重點是那道文字的內容。





  水球是那個在找我的人,Selina傳來的,裡面寫著:





  「天擎!我是明君!」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