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是楞了一下,接著爆出一陣大笑,我今天才發現圓圓也是個

如此幽默的人,我止不住笑的說:「妳,妳在開,開玩笑吧?」



  有別於我輕浮的訕笑,圓圓一直都是一貫的嚴肅表情,也一直看

著那張照片不發一語,然後,她的眼睛紅了起來。看到她的模樣,我

才發覺事態不對,這才收起我的笑容,看著她。



  「妳說的是真的嗎?」我很認真的又確認一次,圓圓沒有說話,

只是點了點頭,接著一滴眼淚在照片上散了開來。



  我沉默的看著圓圓,心想著那滴淚水的背後究竟隱藏著怎樣的一

段故事。我一點頭緒都沒有,也不知道該從何問起,只能一語不發的

站在原地,並懊惱著剛才自已那無禮的行為。



  一段時間後,圓圓稍微平復了自已的心情,她坐在床上,並指著

書桌前的椅子示意我坐下。接著,她慢慢的說出一段關於她的故事。



  曾經,她就像照片裡的女孩一樣,那麼的吸引人。曾經,她也有

個很要好的男朋友,她非常的喜歡他。圓圓跟他認識在國中,國一她

們就交往了,兩個人偷偷的開始一段單純的戀愛。



  國中畢業後,兩個人由於升學而分開,圓圓考上台北第一志願的

女中,至於男孩只是考上了外縣市的五專。圓圓很想跟男孩讀同樣的

一間學校,但是她不知道怎麼跟家人開口,因為在眾人面前從未談過

戀愛的她,怎麼說出一個讓父母信服的理由呢?



  於是,她開始了高中的繁重課業,也開始一段不能常常見面、聯

絡的愛情。即使辛苦,但是當時的圓圓還是覺得很幸福,因為她認為

男孩一定跟她一樣,等待著她高中三年過去。



  長相可人的圓圓,在高中當然也不乏追求者,補習班裡男生情書

總是不斷,只是她都拒絕了他們。因為她等待著男孩,她也認為男孩

在等待她。



  只是,就在高三的時候,圓圓假裝要去參加畢業旅行,卻偷偷跑

到男孩就讀的學校,想給他一個驚喜。不料,男孩給了她一個更大的

驚喜。圓圓在一番詢問後,找到了男孩的教室,卻看到男孩跟一個穿

著時髦的女孩,在教室裡面親熱的擁抱,交談。



  那個女孩被男孩抱在懷裡,臉上有著甜蜜的笑容,男孩溫柔的抱

著女孩的模樣,讓圓圓想起了男孩也曾經這樣抱著她,對著她說:「

上帝用男人的一根肋骨創造了女人,所以只有當男人抱著女人時,才

是一個完整的個體。」



  那一天,圓圓才認清了一切,才知道為什麼男孩總是不打電話給

她,才知道男孩為何總是敷衍的想結束每一通電話。原來,她只是當

男孩回到台北,跟女孩分開時的一個填充物。



  圓圓回家後,她的父母自然是一陣錯愕,只是對於他們的詢問,

圓圓全都無法回答,只是一股腦的哭。最後,圓圓選擇了另一個方式

來宣洩她的悲傷,她開始沒頭沒腦的吃,每天都讓自已吃的飽飽的,

以忘掉所有的悲傷。



  「所以,妳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小心的問,深怕碰觸到她

的傷口。



  「嗯。」宣洩完畢的圓圓點了點頭,此時她的臉上已經掛著微微

的笑容,但是笑容裡依然參雜了些憂鬱的味道。



  「妳既然是因為這樣才變胖的,那為什麼不減肥呢?妳又不是因

為體質或內分泌才變胖的。」



  「可能是習慣了吧,」圓圓微笑的說:「變胖之後,我的胃好像

也被撐大了,每天只能一直吃,一直吃,才能填滿像是永遠不滿足的

肚子。」



  接著,圓圓看著她手上沾滿淚水的照片,苦笑著。此時的我,回

想著剛才圓圓所說的,屬於她的回憶,心裡滿是複雜的感覺,理不出

一個頭緒,只能沉默的看著她。接著我起身準備回我的房間,決定讓

圓圓好好的沉澱一下心情。



  「可樂,」突然,圓圓抬起頭來看著我說:「你能答應我,不要

把今晚的事跟其他人說嗎?」



  我點了點頭,此時的圓圓微笑著,就跟平常那個開朗的她一樣。

在我離開前,她又對著我說:「謝謝你聽我說那麼多。」



  我給了她一個欣慰的笑容,接著離開她的房間。



  那一天晚上,我失眠了。即使已經忙碌了一晚,肉體可以說是趨

近於疲勞破壞,但是裝滿了回憶的大腦卻一點睡意都沒有。我的腦子

運轉了一晚,我想著圓圓的那一段回憶,也想著我的回憶。說起來,

我跟圓圓可以說是同一條船上的苦命人。



  今晚的我,一點睡意都沒有。欣怡呢?是否在他的懷裡,沉沉的

睡去?



  一直到大約早上五點,我才進入夢鄉,今天的課也在睡夢中被我

蹺掉。等到我再度睜開眼睛,窗外已經又再度掛上一片的昏黃,看了

看床頭的鬧鐘,我起身走到浴室,準備沖了澡先到唱片行報到。



  在進唱片行前,我看了看旁邊的飲料攤,突然想到那天跟祈惟的

對話。我走向飲料攤,眼前一個可愛的女孩正咧嘴笑著對我說「歡迎

光臨」。



  我點了一杯檸檬綠,在等待飲料的同時,我也注視著眼前的女孩

,心想著她會不會就是之前祈惟來這裡打工的主因。約莫三分鐘後,

女孩將飲料遞到我的面前,微笑的問了我一句:「你是唱片行的新員

工嗎?」



  「嗯?」起先的我一陣錯愕,女孩指了指我身上這件有一個超大

中指的制服,我才微笑的點了點頭。



  「那你們之前那個店員呢?好久沒看到他了。」



  「他辭職了欸,」我簡單的說,接著又問:「妳記得他?」



  「當然啊!」女孩甜甜的笑著說:「他每天都會來,而且都會問

我一些奇怪的問題。」



  「奇怪的問題?」對於女孩的話,我滿是疑惑,「什麼問題?」



  「好多喔,我只記得他最後問了我一個問題後,就沒再出現過了

。」女孩想了一下後,接著說:「我記得,他最後問我,我覺得什麼

是愛情?」



  「喔?」我想了一下,接著微笑的問她:「那妳怎麼回答?」



  「我回答,能夠有男生每天陪在我的身邊,疼我、保護我,那就

是愛情。」



  我原本想繼續聊下去,但是發現老闆正站在唱片行的門口,雙手

環胸的看著我們,只好吐了吐舌頭,往唱片行走去。



  「你覺得什麼是愛情?」在整理唱片的時候,我問老闆。



  對於我的問題,老闆似乎很不屑,只是用鼻子輕輕的哼一聲,沒

有說話。正當我想放棄時,老闆才開口說道:「DVD區,第一櫃,從

上數第三排,右邊數來第五片。」



  我順著老闆的指示,走到店裡放DVD的地方,並按照他所說的方

向找到《梁山伯與祝英台》。



  我把片子舉高,看著老闆,他看了看我手上的《梁山伯與祝英台

》,點了點頭後說:「我看好幾次,每次都哭。」



  我無言的把DVD放回架子上,接著繼續在店裡清點唱片。天知道

我有多麼希望,他接著跟我說,這只是個玩笑。



  回到孤單小築後,祈惟正在客廳看電視,電影台正在播《紅磨坊

》。我原本打算回房間,想了一下後又回頭,坐在沙發上看著祈惟。



  他非常專注的看著電視,好像一點都沒發現我似的,眼睛緊盯著

螢幕不放。於是我開口,問了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問題。



  「你覺得什麼是愛情?」



  就跟我想像的一樣,此時祈惟的眼睛終於從螢幕上脫離,他瞪大

了雙眼看著我,似乎感到十分的驚訝。只是他的驚訝沒有持續很久,

不一會兒他又繼續盯著電視,並給了我一個答案。



  「付出真愛,對方也回報真愛。」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