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題,當我一邊看著窗外的冬景,一邊在心裡想著我對不起山哥的



時候,我們班的優等生“第一名同學”慢慢走到我的身邊。





  「今天考的蠻easy的說,都是老師說過的題型。」它果然開口還是



考試的事。



  『嗯....』



  「那個第一題呀!寫錯的真應該自殺了!」



  『安捏喔....』還好我寫對了。



  「第二跟第三題錯的好像不少的樣子。」



  『可能吧....』



  「今天我也考的不太好說....」語畢,第一名同學還嘆了一口長氣。



  『真的嗎??』我心裡在想,終於找到同伴了



  「可能只有80幾吧,早知道昨天就別玩那麼久的game了....」他



一臉的懊惱。





  “啪”我似乎聽到神經斷裂的聲音





  『唉~~~』我先緩緩的嘆口氣,然後緩緩的將手插入口袋,並緩緩的



將頭抬起並看著他 。



  『第一名同學,如果你再跟我說任何關於RC的事,我就拖你去淨湖』



我最後緩緩的說完這段話,並緩緩的離開案發現場。





  最後我也不記得怎麼過完下面的課程了,我只記得最後工程地質老師他



說“你們班的人都說要打球,今天就放你們一節吧,下課!”的最後兩個字



,就是下課。





  但是也因為老師提早下課,所以離我女朋友下課還有一段時間,我於是



想到書店逛一下,用書香之氣淡化我現在身上的殺慄之氣。但是就在我快到



開卷田文化店的時候,在文化中心附近的一個轉角,忽然遇到一台迎面而來



的機車,雖然我還是閃開了,但是我的機車“神雕”還是倒了。我人並沒有



事,但是我卻眼睜睜看著“雕兄”遇難的我,早上積壓的氣又有爆發的徵兆









                    ※車禍也是美麗邂逅的開始※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