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逃避嗎?」在我說完屬於我的故事,我們都無語一陣子後,櫻櫻



姊問。





  『逃避』照字面上來解釋,是『閃躲一旁而不敢面對事實』的意思。





  我應該是在逃避吧,如果我的國文能力沒問題的話。





  「嗯。」我回應。





  得到我的回答後,櫻櫻姊若有所思的看著我,彷彿有話要說,卻一直沒



有開口。





  我躲避著她的眼神,側著頭看著窗外。





  「說起來,我不就跟你一樣嗎?」突然,櫻櫻姊開口:「呵,那我還有



資格對你說什麼嗎?」





  像是在對自已說話一樣,櫻櫻姊始終看著地板,口中喃喃唸著。





  我想她應該是想到威智哥吧,對於她們之間的那一段過去,櫻櫻姊也是



一直逃避著,甚至還一度用墮落的生活來逃避痛苦。





  我跟她的差別,只是差在我逃避了整個過去的回憶跟生活,至於她,則



是繼續生活在過去的回憶裡啜飲著痛苦的滋味。





  「你早點睡吧。」櫻櫻姊起身,離開我的房間。





  櫻櫻姊離開後,我打開一旁的電腦,熟練的連上網路及BBS,熟悉的使用



者名單裡依然有著許多熟悉的ID。





  唯獨少了明君。





  「她應該累了吧。」我心想。





  我在心裡猜想著,想著她來高雄前的心情,想著她在高雄時的心情起伏



,想著她離開時又是怎樣的心情。想著想著,我突然覺得好累。





  我無力的攤倒在椅子上,後腦輕輕靠著椅背。





  明君的出現,勾起了我好多深藏的回憶,跟小詩的童言童語、跟阿泰及



政廷桃園三結義般的見面、跟蕃薯的學校生活、跟明君的邂逅及分別,以及



,小詩的死。





  回憶像跑馬燈一般在腦中盤旋著,應該就是這種感覺吧。





  好累,回憶的負擔真的好重,沉重的程度讓我的意識漸漸模糊。





  我走向床邊,一股腦的撲上去,不管明亮的日光燈及放射著輻射線的電



腦螢幕還是開著,我沉沉的睡去。





  隔天醒來已經是中午,一點也不柔和的炎熱陽光曝曬著房間的地板,我



被熱醒。





  日光燈依然開著,比起窗外強烈的陽光,沒什麼用處的開著。





  電腦也依然開著,不過由於掛網時間過久,我已經被踢下站。





  重新上站,信箱沒有新郵件,看板沒有新文章,一切依然跟昨晚一樣。





  「她應該去上課了吧。」我想。





  這個時間應該是上課時間,只是我很自然的睡過頭,很自然的翹課。





  我到廁所盥洗一番後下樓,店門還沒開,老爹坐在店裡一張桌子旁,看



著電視新聞。他看到我一點也不意外,很自然的問:「吃飽了沒?」





  「廢話!」我說,並走到吧檯內找尋著能夠填肚子的東西。





  我在冰箱裡翻到一個微波的小披薩,決定了午餐。





  一段時間後,我端著剛微波好的披薩,隨手從冰箱拿了瓶可樂,走到老



爹身邊坐下。





  盤中熱騰騰的披薩才剛放下,老爹就順手取了一片,大口咬著。





  「海鮮的?我比較喜歡牛肉。」老爹咬著披薩,含糊不清的說。





  「只剩海鮮的。」我說,也拿起一片放進嘴裡,接著看著老爹:「你不



覺得我現在坐在這裡很怪嗎?」





  「為什麼很怪?」老爹一臉的疑惑。





  「現在是上課時間啊,要是在以前,我這個時間沒在學校,我媽可能會



追著我打吧。」我說。





  「喔!」老爹恍然大悟,接著大笑的說:「翹個課有什麼大不了的。」





  話題一開,老爹又聒噪了起來,開始跟我說他以前那段不羇的學校生活









  我今天才知道,原來看起來守秩序的爸爸,過去也是個讓老師教官頭痛



的問題學生,不過應該是因為跟老爹在一起的緣故吧,我想。





  因為跟老爹這樣一個脫序的人在一起,就像跟阿村、隆乳在一起一樣,



很難像個正常的乖學生。





  「這才是年輕人應該過的生活。」





  這是老爹說的,他說成年人的日子太苦了,有太多的事要煩惱,汽車貸



款、房屋貸款、公司上級的壓力,有家庭的人還要煩惱家庭生計、小孩的養



育基金、就學基金。





  「既然未來就要面對一堆的煩惱,那麼年輕的時候,幹什麼還要攬一堆



不必要的煩惱跟壓力在身上呢?」老爹說。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已經說不出話,只能死命的點頭。





  「我希望我也能變成一個開朗樂天的中年人。」我想到了平常為了家裡



忙碌的爸爸,在心中默默期許著。





  晚上,櫻櫻姊回來已是晚餐過後,她一進門就往樓上走去,不像平常會



在吧檯坐下跟我們聊天。





  她似乎有心事,老爹說的。





  「那個孩子每次只要有什麼心事總是會這樣,很容易發現的。」老爹經



驗老道的說。





  「心事?跟昨晚我們的對談有關係嗎?」我在心裡想著,不過由於怕老



爹亂想,不敢說出來。





  老爹走後,我帶著疑惑走上樓。走過櫻櫻姊的房門前時,我停下腳步,



遲疑著該不該敲她的房門。





  最後,我起步離開,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似乎這一切也不關我的事。





  於是我起步走回房間,習慣性的打開電腦,連上網路,並在心裡盤算著



該跟明君說些什麼。





  不過似乎我盤算什麼都是多餘的,因為使用者名單上,依然沒有她。





  她就這樣消失在我的生活中,就像之前突然出現一般,突然的消失。





  沒有電話,沒有mail,沒有任何的消息,就像是蒸發了一般,消失在我



的生活裡。





  我寄了幾封信到她bbs的帳號上,沒有回應。手機、簡訊,也沒有回應。



我憑著記憶撥了她家裡的電話,是空號。





  看來寫信請郵差幫我送去,應該也是「肉包子打狗」吧。





  明君就這樣失去聯絡,時間也一直流逝著。





  直到我專三下學期期末,又一個人從我的生活中離開。





  一個晴朗的星期六,我跟老爹盛裝前往高雄師範大學參加櫻櫻姊的畢業



典禮,沒想到老爹穿起西裝還蠻帥的。





  畢業典禮很無聊,似乎許多類似的典禮都是如此。





  不過畢業典禮真正的涵義在於,這是一個屬於一生當中的一個終點,也



是一個起點。





  在畢業典禮中最常看到的就是獻花跟拍照,我也不免俗了捧了一束花送



給櫻櫻姊,以及跟櫻櫻姊還有一些店裡的常客拍照,感染一些畢業的喜氣。





  當晚,老爹請櫻櫻姊到高雄知名的一間高價位牛排館吃飯,我也沾了櫻



櫻姊的光,享受了一頓大餐。





  晚餐的氣氛很怪,沒有應有的愉悅,當時的我也沒多想,只是享用著眼



前的餐點。





  吃完晚餐後,老爹戴我們到小港機場附近一個空地看飛機起降,對於沒



出過國的我,還是第一次在那麼近的距離看飛機。





  「這是個適合帶女孩子來的好地方。」老爹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





  最後,老爹送我們回咖啡屋,在離開前對櫻櫻姊說了一句:「好好照顧



自已的生活,知道嗎?」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句話的涵義,我只覺得奔波了一天,好累。





  老爹在跟櫻櫻姊擁抱之後,驅車離開。





  櫻櫻姊走向我,微笑著說:「你可以再拉一次小提琴給我聽嗎?」





  我先是疑惑,接著微微點了點頭。





  洗完澡後,我在房間裡擦拭著久未使用的提琴,並試拉了幾下。





  「好險還沒生疏太多。」就我在心裡默默為自已的技術鬆一口氣時,房



門傳來敲擊聲,我自然的應了一句:「請進。」





  櫻櫻姊穿著一件白色的睡衣,帶著微笑走進房間,依然是坐在她常坐的



那個床邊。





  我沒有多餘的話語,起身將琴架於肩上,彷彿是一種默契,我拉著《一



零一次求婚》的主題曲「Say Yes」,那是櫻櫻姊最喜歡的一首曲子,也是威



智哥最常拉給她聽的曲子。





  完畢後,我依然閉著雙眼,沉溺於剛才的旋律裡,直到一個擁抱,我才



驚訝的打開我的眼睛。





  櫻櫻姊不知在何時走到我的身邊,抱著我。





  我有點不知所措的站著,沒有說話,靜靜的站著。





  幾分鐘後,櫻櫻姊才鬆開緊抱住我的雙手,接著在我的臉頰留下一個吻



,並走向門邊,轉身對我說了一句「再見」。





  當時的她臉上帶著微笑,也帶著兩行淚水。





  我頓在原地沒有動作,對於那個吻,那句再見,以及櫻櫻姊臉上複雜的



表情,我都充滿了疑惑。





  跟往常一樣,沒有得到解答,我帶著疑惑走向我的床,鑽進被窩。





  也跟往常一樣,在隔天中午起床,下樓時,老爹在吧檯裡看著雜誌。





  「幫我泡一杯咖啡跟烤幾片吐司吧。」我揉了揉剛睡醒微腫的雙眼,對



老爹說。





  老爹沒有回應,只是將一堆東西放在我的眼前說:「櫻櫻給你的。」





  我看了看眼前的那堆東西,是兩個盒子,一個正方體,一個長方體,底



下壓了一封信。





  我打開那兩個盒子,裡面分別裝了戒指跟項鍊,戒指跟項鍊的墜飾都是



海豚的造型。





  我看了看眼前的戒指跟項鍊,接著又疑惑的看了看老爹。





  老爹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雜誌,不過卻像是知道我的疑問一般,緩緩的



說:「櫻櫻離開台灣了,早上的飛機。」





  「啊!?」相對於老爹的態度若然,我則是驚訝的張大嘴巴。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