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個夢,我真的是嚇了一跳。驚嚇的原因,不是因為無法接

受圓圓,看過她以前的照片後,我確定圓圓絕對是一個一百分的情人

。之所以會滿身冷汗的嚇醒,應該是因為我對於圓圓,一直都只存在

著朋友的感覺,即便是看到那張驚為天人的照片後。



  另一方面,目前的我沒有資格愛人,對於欣怡的愛還沒有清乾淨

,這樣的一個我是無法接受任何的感情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長青影

響,我又開始現在無謂的鑽牛角尖裡,睡也睡不著。



  說來也好笑,圓圓喜歡的人到底是不是我,我本就不知道,我就

自顧自的煩惱起來。不過照長青這麼說來,圓圓是真的有喜歡的人囉

?又或者圓圓只是在敷衍長青罷了?



  對於這個問題,我其實很想知道答案,但是卻不知道怎麼開口問

,同時也怕得到的答案就像長青說的,那個人就是我。



  隔天一早,只有小憩一下的我起了個大早,剛好跟第一節就有課

的圓圓在客廳碰了個正著。圓圓看到我,隨即綻開笑容跟我打招呼,

反倒是我不知怎麼來著,一看到她就覺得尷尬,表情跟笑容都有些尷

尬,打招呼的手也顫抖著。



  「你不舒服嗎?」發覺異樣的圓圓,關心的詢問著我。



  「沒,沒啊。」



  「要不要喝杯鮮奶。」圓圓倒了一杯鮮奶,遞給我。



  我沒有多說什麼,拿起來就猛灌,不小心喝的太急還嗆了一下,

反而把自已搞得更尷尬。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的我,痴傻的笑著,想

讓氣氛融洽一點,但是感覺我奇怪的舉動反而讓圓圓發覺異樣。



  好在,我消化優良的腸胃救了我一命,剛才一時慌張的我忘了自

已不能在一大早就喝鮮奶,剛剛進入胃裡的鮮奶正在胃裡翻騰著。即

將爆發的衝動讓我再也不用在乎那股尷尬的感覺,簡單的丟下一句「

肚子痛」之後,便往樓上跑去。



  等到我「方便」完畢,又回到客廳時,圓圓已經到學校去了。我

這才為剛剛自已的反常感到懊惱,心想著到學校時,要找長青好好的

算個帳。



  只是沒想到我不但帳沒算到,還反而被長青將了一軍,搞得自已

就快精神分裂。一到學校,依然把我當成情敵的長青,一看到我就開

始對我進行精神攻擊,坐在旁邊的他,前一刻還一臉無奈的嘆氣,下

一秒就開始「一邊是友情,一邊是愛情」的唱著〈左右為難〉。



  「不是我!」忍受不住的我,跟長青直接的撇清。



  「是為你想吧,該為她想吧,愛雖然已不可自拔……」長青依然

還是自顧自的唱著。



  「靠唄啊!」



  就連我已經忍受不住的怒罵出口,他依然還是沉溺在自已的世界

裡,好像他的耳朵裡塞了「國王的耳機」一樣,最後他用悲痛的嗓音

唱出「給你,讓你,愛你,去吧!」後,又沉重了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的,你不用解釋。」長青哀怨的看著我。



  正當我以為長青終於相信我,微笑的想跟他說些什麼時,他又哀

怨的說道:「時間會證明我說的沒有錯!」



  「拎老師咧!」



  於是,我決定自已去挖掘出真相,用自已的力量來洗清罪名。



  我在心裡盤算著能夠從哪些人身上知道這個真相,但是我左思右

想的結果,只有一個人能夠問出個結果,就是圓圓。



  我發現這是個艱難的任務,心想著要不要放棄,但是在我轉過頭

到長青那方向時,只見他趴在桌上,臉面向我這邊,眼神散發出極度

哀怨的光波,射的我身體又是一顫。



  於是,當晚下班後,我硬著頭皮跑到圓圓的房門前,猶豫了好一

下後才敲了敲她的房門。我原本以擬好了一份完美的台詞,還私底下

演練了好幾次,一直到確認自已能無誤又自然的說出後,才決定敲門

。但是當那個門一打開,圓圓將她正在敷臉的慘白臉孔擺在我眼前時

,我嚇得連我自已叫什麼名字都快忘記了。



  腦袋一片空白的我站在門前,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就這樣傻傻的

站著。



  「有速嗎?」正在敷臉的圓圓含糊不清的說。



  「我,我……」我努力的回想著那份完美講稿,但是卻一點籽都

想不起來,一時心急,我直接將想法脫口而出,「妳喜歡的人,是不

是我們孤單小築裡的其中一個人!」



  圓圓被我的問題嚇的當場楞在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也沒

好到哪,整個臉只覺得火熱,我想應該可以煎蛋了吧。圓圓很快就恢

復冷靜,把我拉進房裡,然後開始自顧自的忙著。我不知道要幹什麼

,只好跟之前一樣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等待著圓圓打理門面。



  一段時間後,拿下面膜的圓圓坐在床邊沉默的看著我,氣氛有些

尷尬,但是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怕一開口只是雪上加霜,所

以只能放任氣氛繼續冷下去。



  就在我認為我們之間的氣氛已達到冰河時期,想離開圓圓的房間

時,圓圓突然開口:「你怎麼會覺得我喜歡孤單小築的某個人?」



  「其實是長青想到的。」我故意避開長青大膽的推測,保留的說





  「嗯……」圓圓低著頭,像是在思考一般,「他很聰明,竟然會

被他猜到。」



  「這麼說?」



  「我喜歡的那個人,的確就住在這裡。」



  圓圓的態度感覺十分的從容,反而是我感覺到無比的驚訝。我一

方面驚訝於,沒想到圓圓會如此輕易的承認,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目前

自已有四分之一的機會,成為圓圓的最佳男主角。



  如果是我該怎麼辦?我問著自已,如果那個人真是我,天知道我

還要聽長青唱多久的〈左右為難〉。



  「那妳喜歡的是?」我有點擔心的詢問。



  「想知道?」圓圓一臉狡猾,我則是直點著頭。



  「我喜歡宇泰。」



  圓圓依然是說的很乾脆,反而是我在聽到答案的時候狠狠的倒抽

了一口氣。看到我的反應,圓圓有點自嘲的笑著說:「呵,我很自不

量力吧,喜歡上你們文學院的大帥哥。」



  「不,」對於圓圓的誤會,我連忙解釋:「我只是有驚訝,妳對

於藍宇泰的認識並不深吧,怎麼會去喜歡他呢?」



  「或許就是因為那一股神秘感,才會讓我迷上他。」圓圓的臉上

有著微笑。



  我沒有再說什麼,起身打算離開圓圓的房間,巧的是就跟上次一

樣,在我踏出房門的那一刻,圓圓叫住我,面有難色的對我說:「請

你不要讓宇泰知道,好嗎?」



  我苦笑的點了點頭,到頭來圓圓還是決定隱藏自已的心意,是因

為對自已沒有自信的緣故嗎?還是,她也跟以前的我一樣在觀望,等

待著機會再表明自已的心意。



  我想這只有她自已知道吧,就像對於欣怡的思念還有多少,也只

有我自已才知道。



  在打開我的房門時,我看了祈惟的房間一眼,發現門縫依然是一

片黑暗。最近祈惟不知道在忙什麼,感覺已經有好幾天沒看到他的人

,我也沒再多想,回到房裡拿出相簿,複習了一段回憶後,我抽出票

根,再次將思念丟棄。



  在那一晚之後,過了幾天我才碰到一小段時間沒碰面的祈惟,是

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一個我想都沒想到的地方遇到他。那一天晚上

不用上班的我,吃飽飯後突然想租個片子看,於是我到孤單小築附近

的出租店。



  我才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出租店裡晃來晃去,

我有點懷疑的走進去,才發現那個人竟然是祈惟,沒想到他現在的身

分是出租店工讀生。我好奇的看了看四周,很快就在櫃檯發現一個頗

為可愛的女孩,這才明白祈惟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嘿!」我從背後拍了下祈惟的肩膀。



  對於我突然的舉動,祈惟明顯的嚇了一跳,他楞了一下後問道:

「你怎麼在這裡?」



  「租片啊!」我指了指櫃檯,故意的問:「是因為她吧?」



  祈惟沒有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這讓原本想損他的我有些意興

闌珊。我自顧自的看了看四周的DVD,在看到《情人眼裡出西施》時

,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連忙叫住準備離開的祈惟。



  「我跟你說!」



  「聽你說。」祈惟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櫃檯,有些敷衍的回答。



  「你知道嗎?圓圓喜歡藍宇泰!」我興奮的說,心想著圓圓不想

讓藍宇泰知道,那跟祈惟說總可以吧。



  聽到我的話,祈惟的身體很明顯的抖了一下,他也終於將注意力

移回我們之間。他睜大雙眼看著我,表情很複雜,好一下子,他才開

口。



  「靠!你嚇到我了。」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