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看到欣怡一個人在街頭,讓大雨毫不保留的拍打時,我的腦袋

頓時間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的我馬上下車衝向她。當我來到欣怡

的身邊時,只見她紅著雙眼,臉上溼成一片已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





  欣怡先是眼神沒有焦距的看著我,在我輕輕的叫了她幾聲後,她

才像是恢復知覺般的瞪大雙眼,然後緊緊的抱著我。就像是溺水的人

發現浮木一般,擁抱的力道大的讓我掙脫不開,正放聲大哭的欣怡,

口中喃喃說著我聽不懂的話。



  好一會兒後,欣怡擁抱著我的力道才稍微減少,讓我能夠掙脫開

來,也在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周圍的行人正駐足不前的看著我們。旁人

的目光跟竊竊私語讓我感到莫名的尷尬,於是我拉著欣怡來到機車旁

,看著她全身上下都被淋溼的模樣,我沒有多想就脫下身上的雨衣,

套在她的身上。也因此,當我們回到孤單小築的時候,兩個人全身都

溼遍了。



  我拿了T-Shirt跟牛仔褲給欣怡,讓她到浴室盥洗,換下身上那

件溼透的衣服。在欣怡洗澡的這段時間,我一人坐在房間裡思索著,

欣怡為什麼會一個人在街上淋雨?今天不是她的生日嗎?機車助教人

又在哪裡?



  問題一個又一個襲上我的大腦,速度之快讓我完全無法消化,就

在我還理不出一個頭緒時,門外的浴室傳來了開門聲,接著是我房門

的敲門聲。我打開門,只見欣怡就站在門前,剛洗完澡的她身上散發

著一股香味,使得我一時間只能呆然的站著。



  「換你洗了。」欣怡微笑的看著我。



  「喔,喔!好的。」我回過神來,連忙到房間裡拿了換洗衣物。



  在洗澡的時候,我依然想著剛才竄進我腦中的那些問題,只是無

論我怎麼想都無法解釋,在欣怡生日這麼特別的一個日子裡,她為什

麼會一個人在街上淋雨。



  洗完澡後,全身清爽的我突然忘了欣怡正在我的房間裡,就像平

常一樣門也沒敲就跑了進去。也因為這一時的疏忽,讓我撞見了尷尬

的一幕。



  我看到欣怡坐在我的書桌前,桌面上擺放的相簿是攤開的,她也

有一本相同的相簿,所以她自然知道桌上的那本有什麼改變。另外,

她也在還沒清理的垃圾桶中,找到了很多被我丟棄的票根。



  開門的聲音宣告了我的出現,欣怡因此楞了一下,連忙將桌面上

的相簿蓋起,我則是假裝什麼都沒有看到,用浴巾擦拭著頭髮。



  等到所有能做的事情都做完後,我往床邊一坐,欣怡依然是坐在

書桌前。我們之間的氣氛有些尷尬,我看得出來她有問題想問我,我

自然也有問題想問她,只是我們兩個都不知道怎麼開口,只好維持這

微妙的平衡。



  我率先打破我們之間的沉默,斬釘截鐵的問:「機車……我是說

『他』呢?怎麼沒陪著妳?」



  欣怡知道我指的是機車助教,只見她楞了一下,低著頭遲遲無法

回答我的問題。一小段時間的沉默後,欣怡才抬起她的頭,輕輕的吸

了一口氣,微笑的對我說:「我跟他今天分手了。」



  我完全無法抵擋襲來的訝異,張大嘴巴遲遲說不出話的看著欣怡

,她一個簡單的答案,完全解釋了我剛才大多的疑惑。唯一剩下的一

個問題,就是他們為什麼會突然分手。



  「為什麼突然……」



  「呵,」欣怡輕輕的笑了一聲,她的笑容給人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她說道:「其實我跟他常常吵架,吵架的原因大多都是因為……」



  欣怡說到此突然停頓了一下,才又接著說:「尤其是在我答應教

授的要求,跟你排戲以後,我們可以說是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

就連今天是我的生日,他也不放過我,我再也忍受不了,才跟他提出

分手。」



  聽到這裡,我有些意外,沒有想到我的成全退出不但沒有帶給欣

怡幸福,反而讓她過著這種生活。欣怡接下來沒有再說什麼,她像是

在沉澱自已的情緒般沉默著,於是我接著問:「那妳又為什麼一個人

在街上淋雨。」



  聽完我的問題,欣怡的臉上突然掛上一陣苦笑,然後舉起手摸著

自已的臉頰說:「當他一聽到我要分手,突然就打了我一巴掌,我一

時間也顧不得外面在下大雨,就跑了出去,一個人也不知道該去哪裡

,只能漫無目的的走著,直到遇到你。」



  沒想到平常看似斯文的機車助教,原來是個不折不扣的敗類,想

到他打了欣怡一個耳光,我的心底升起一股憤怒,也為欣怡感到不捨





  「妳今天晚上先在這裡過夜吧,我明天在送妳回去。」我說,天

知道欣怡現在回到那裡又會被打得多慘。



  「那你呢?」



  「我啊?我地上隨便窩一窩也行啊。」我咧嘴笑著說。



  聽完我的話後,欣怡也綻開微笑,只是她的神情看起來有些難過

。我這才發現,欣怡的呼吸似乎有些急促,這時也顧不得我跟欣怡目

前的關係為何,我起身走向她,用手輕撫在她的額頭。



  或許是因為剛才的大雨造成的,現在欣怡的額頭很燙,全身也直

冒汗。雖然欣怡臉上的表情一副難過的樣子,她依然還是笑著對我說

:「沒事啦,不用擔心我。」



  我沒有多想,連忙把欣怡扶到床上,也許是因為自我的防護已被

攻破,現在的欣怡完全放軟了全身,靠在我的身上。一時間我也不知

道該做什麼,只能先讓欣怡躺在我的床上,接著到樓下拿了我的感冒

藥跟退燒藥讓欣怡服下。



  吃完藥的欣怡看起來依然有些難過,蓋著被子的她正渾身發抖,

看著她顫抖的身體,我才發現我的被子對一個病人來說有些薄。於是

我往教授的房間走去,想跟他借看看有沒有比較厚的被子。



  今天的教授看起來狀況非常的差,臉色很難看,此時他正整個人

靠在門邊,緊皺眉頭的看著我。我簡單的把我的來意解釋一遍,並沒

有提到關於欣怡的事情,教授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要我自已進房間挑





  拿完被子後,我回到房間將被子蓋在欣怡身上,並拿了條乾淨的

毛巾擦拭她額頭上的汗水,就像一個父母照顧自已的小孩一樣。或許

是剛剛服下的藥起了作用,現在的欣怡看起來舒服很多,看著眼前不

再那麼難過的欣怡,我放鬆的讓自已攤坐在床邊。



  我看著欣怡熟睡的臉龐,一個感覺在心底發酵著,那是很陌生卻

又似曾相識的感覺,一個讓人覺得舒服的感覺。就在我靜靜的看著欣

怡的睡臉時,忘了關上的房門傳來了一個嘆息聲。



  我向房門看去,只見教授靠在門邊站著,臉上依然是那個難過的

神情,他眉頭緊皺看著我們,接著說了一句有些深奧的話。我一直都

記得,當時教授用有別於平常的深邃眼神看著我,溫柔的說道。



  「你跟我一樣,都只是個深陷在過去裡,無法脫身的可憐蟲罷了

。」



  留下那句話後,教授拖著沉重腳步離開,只留下我一個人思索著

他剛才所說的話。



  我跟教授一樣?對於這句話我質疑著,教授是個女朋友被親哥哥

搶走,都能處之泰然的人,至於我卻只是個還深陷在過去,無法脫身

的蠢蛋。我跟他,真的一樣嗎?



  當晚,照顧欣怡的我,一直思考著教授留下的那句話,就這樣度

過了夜晚,迎接黎明的到來。



  睡了一覺的欣怡感覺起來舒服很多,燒也退了,只剩一些感冒的

小症狀,反而是照顧了她一夜的我有些精神不濟。



  在前往學校之前,她拜託我先載她回去拿一些東西。在前往欣怡

的租處路上,坐在機車椅墊上的我跟她之間刻意保持著一小段距離,

也沒有多作交談,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們到達租處樓下時,我的心裡突然升起了一

股莫名的不安,於是不顧欣怡的反對,我陪著她往樓上走去。



  或許是回到我們都熟悉的環境,在進了電梯後,我跟欣怡竟然很

自然的聊起天來。雖然內容大多是話劇的排練,不過卻讓那尷尬的氣

氛舒緩了不少,之前心中的那股擔憂也慢慢的消失,直到欣怡打開她

租處的大門,那股不安才又像是海浪般突然湧上我的心頭。



  我跟欣怡想都沒有想到,在打開門的那一瞬間,映入眼簾的會是

如此令人震驚的一幕。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