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這樣站著,一直到她們發現我。是機車助教先發現我的,當

時她們轉了個身,欣怡背對著我,而那個機車助教則跟我四目相交。



  當他看到我時,不但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反而從他的眼睛裡還

能看到一絲笑意,一種勝利的嘲諷。



  他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畜生。



  好一段時間,她們才老大捨不得的鬆開抱著對方的手,也在這個

時候,欣怡才看到站在門邊的我。欣怡不愧是個溫柔的女孩,她看到

我的時候還楞了一下,很吃驚的樣子。



  在欣怡“請”走那個機車助教後,我跟她才終於有獨處的機會。



  我們坐在一起到B&Q買的那張小板凳前,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我沒

開口,欣怡也一直都安靜著,她兩手放在桌上直玩弄著手指頭,那是

她緊張的時候會有的小動作。



  「妳們……」我決定打破僵局。



  「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樣……」欣怡低著頭,沒有看我。



  「不是我想的那樣,不然是怎樣?」我心想,沒有說出來。我只

是看著欣怡,輕聲的說:「我知道。」



  知道個屁!綠帽都戴在頭上了,我還裝什麼紳士,真是窩囊的我





  「那……」聽到我的回答,欣怡終於抬起頭看著我。



  「我會搬出去。」



  說完後,我就起身往門外走去,沒有再說什麼,也沒有聽欣怡再

說什麼。這個時候,已經不需要什麼解釋,任何的解釋都是多餘。



  走到門外我才發現,要送給欣怡的項鍊還在我身上,於是我將項

鍊小心翼翼的鎖在信箱後,騎上機車離開這個傷心地。



  沒想到,那條項鍊竟成了我送給欣怡的分手禮物。



  騎著車閒晃在街頭,沒有目的地的馳著,我這時才想到我什麼行

李都沒有帶就跑了出來,也不知道該到哪裡去才好,真是蠢死的我。



  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此時天上竟飄下了綠豆般大的雨滴,才剛

遭逢失戀陰霾的我,竟然又遇到了太陽雨。



  原先晴朗的天空,突然沒有預警的就下起雨來,真是適合我目前

的心情。



  我連忙將車騎到一間尚未開張的咖啡廳的騎樓下,下車後我一邊

拍打身上的雨滴,一邊想著今晚該在哪裡過夜才好。



  正當我拿出我的手機,想撥電話給朋友,問他我方不方便過去那

邊過夜時,我看到了一張貼在柱子上的租屋廣告。



  「傷心人的好去處,傷心小築。

   價錢可議,意者請洽王太太,電話0932XXXXXX。」



  那是張再陽春不過的廣告,也沒寫房間坪數,也沒寫地點,更沒

寫有寫是否附什麼日常生活會用到的家具設備。照理說,這樣的廣告

是很難讓我提起撥電話的興趣,不過原先要撥電話給朋友的我,卻盯

著廣告單,一下下的按著廣告單上的電話。



  因為我就是傷心人。



  電話很快就撥通,話筒的另一頭傳來的聲音,感覺起來是一個慈

祥的婦人,她跟我說了一個地址,要我到那邊看房子。



  那個地址雖然離我們學校不遠,但是卻很難找,一下左彎,一下

右拐。我在又撥了幾通電話給那個王太太之後,好不容易找到了傷心

小築。



  為什麼我會確定找到了傷心小築呢?因為門聯。



  門聯是自已寫的,因為市面上買不到那個吊詭的門聯,那是用很

漂亮的字體寫成,我不知道是什麼字體,看起來很草,應該是草書吧

。那是一副很黯然消魂的門聯,上下聯跟橫批分別寫著。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若有情人常愁』



  『黯然消魂』



  果然非常的黯然消魂,就在我的目光停留於那黯然銷魂的橫批上

時,後方傳來一個慈祥的聲音喊道:「年輕人,你是來看房子的嗎?





  我順著聲音轉過身去,只見一個矮矮小小,戴了副眼鏡的大嬸,

果然非常的慈祥。



  我禮貌性的對她點了點頭,她打開大門讓我進去,進門前她又慈

祥的對我笑了笑,說:「你叫我王媽就好了。」



  那是一棟五層樓的透天別墅,一樓是停車間,裡面停了一台似曾

相識的紅色RX-8,二樓是客廳跟飯廳,三樓跟四樓則各有兩間房間,

五樓則是一間有著空中花園陽台的房間。



  空房間在四樓的前面,採光很明亮,應該有的家具設備也都有,

實在是一間非常棒的房間,唯一剩下的問題就只剩價錢了。



  「這個……我想問一下價錢方面,大概多少?」



  「你出個價吧。」王媽說,接著又對我解釋道:「這不是我的房

子,是別人委託我幫他出租的,我的委託人說價錢隨意,所以你出個

價,合理的話就租給你。」



  聽完王媽的話,我煩惱著該出什麼價錢才好,這就有點像工程在

招標,出的價錢太多跟太少對自已都不利,我思索著,眉頭不禁皺了

起來。



  「不用太煩惱,就隨意出個價吧。」王媽似乎看出了我的煩惱,

笑著對我說。



  「兩千可以嗎?」我心虛的說,這樣的房子照理說應該至少要三

、四千吧。



  「嗯……」王媽低著頭,好像在思考一般,看到她的模樣我不禁

擔心起來,只見她抬起頭來,又是一個微笑的對我說:「沒問題,那

就兩千吧!」



  我大大的震驚了一下,沒想到那麼隨便就談好了價錢,就在我還

在懷疑是不是王媽在跟我開玩笑時,她突然遞了一串鑰匙到我面前,

接著又跟我解釋每支鑰匙分別的用處。



  當我將鑰匙放進我的口袋後,我才慢慢相信這一切不是幻覺,接

著我又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水電費要怎麼算呢?」



  「喔,水電費啊,算在那兩千塊裡面啦。」王媽很自然的說。



  「啊?」我因為驚嚇而有點痴呆的回應。



  「應該說水電費不用算啦,房子的主人,也就是委託我把房子租

出去的人會負責。」王媽微笑的跟我解釋。



  聽完王媽的解釋後,我陷入了自身的思考當中,我想像著那個幕

後的善心人士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有什麼動機讓他如此的資助我們

這些窮學生。



  「王媽………」就在我還陷在思考當中時,樓上突然傳來一陣叫

喚聲,「妳在樓下嗎?我有事找妳!」



  「喔!我要上去了。」王媽在上樓前,慈祥的微笑道:「你隨時

都可以搬進來,房租我會來收。」



  我對王媽點頭微笑後,她便往樓上走去,就在我還在想著,剛才

喊王媽的聲音似乎很熟悉的時候,又聽到王媽喊道:「教授,你今天

沒有課啊?」



  教授?沒想到這房子裡還住了一個教授,不知道是不是我們學校

的教授。我一邊在心裡想著,一邊往樓上走去。



  當我往五樓靠近時,我慢慢的看到在跟王媽對談的那個男子的多

毛小腿、四角褲、汗衫還有他的……臉。



  「教授!」我驚訝的大叫。



  「喔,是你啊。」男子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說。



  他,我們系史上最年輕的副教授,魯道夫。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