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住的民宿離瞭望台還有一段距離,還要走過一段的蜿蜒小路

跟建造的不怎麼完美的階梯。教授一個人熟練的走著,完全不看路旁

民宿設置的標示,好像已經來過好幾次似的。祈惟跟圓圓兩個人走在

隊伍的最後面,一邊走一邊抱怨。



  我緊跟在教授背後,一句話也沒說,我的思緒還停留在瞭望台,

或者可以說,還在我跟欣怡一起拍照的那個瞭望台。至於藍宇泰則走

在我後面,還是一貫的沉默,我搬進孤單小築之後,似乎也很少看到

他說話。真不知道他是真的沉默,還是其實只是個悶騷的人。



  好不容易,我們終於駐足於一間建築物前,這裡應該就是我們今

天落腳的地方了吧,我心想。



  教授按了按門鈴,好一下子後,一個中年男子穿著輕鬆的無袖汗

衫跟短褲來幫我們開門,他看到教授立刻跟他熟稔的問候,似乎已經

認識很久。



  接著民宿老闆帶領我們來到三樓,一間說大不大,但是跟其他幾

間比起來算豪華的房間。



   在教授跟老闆算住宿費用的時候,我們則是在房間裡整理著,這

間房間好在附有一個跟房間差不多大的浴室,不像其他的房間要用共

用浴室洗澡。整理好一切後,我一個人走出房間,準備到外面的大陽

台吹風,經過教授他們身邊時,碰巧聽到了他們的對談。



  「那個你都準備好了吧?」



  「當然,魯先生你可以放心。」



  接著教授拿了幾張千元鈔票給民宿老闆,老闆點收完之後離開。

我雖然對他們的談話感到好奇,但是也沒多問,心想反正問了也不可

能得到答案。



  我來到陽台往四周看去,這裡算是九份最高的一間民宿了,所以

風景非常的好,唯一美中不足應該是今天的九份天氣微陰,天空不是

很晴朗。我搬了張塑膠椅放置在欄杆前坐著,讓風吹打我的臉。



  我發現這樣一個人在山林裡,悠閒的吹風,即便是有再壞的心情

,再大的生活壓力,似乎都會被清涼的山風給吹散一般。也或許是因

為這樣,才會有人寧願捨棄都市繁華便利的生活,甚至是捨棄高薪的

職務,一個人或是帶著家人,來到山林裡或鄉下過著恬靜的生活吧。



  正當我獨自沉澱著內心的煩憂時,身後的腳步聲吸引了我的注意

力,我轉頭過去一看,只見到藍宇泰慢慢的走過來,在一旁的木桌旁

坐下。他看著陽台外的景色,臉上依舊是沒有什麼表情。



  他就這樣坐著,一句話都沒有說的坐著,也沒有什麼大動作,臉

一直面向著前方。由於木桌的椅子沒有椅背,所以目前的他可以說是

直挺挺的坐著,眼睛直視著前方。



  雖然還是一樣的安靜,不過突然多了一個人坐在身邊,又是同住

一個屋簷的室友,這樣安靜似乎有點怪怪的,所以我開始試著找一些

話題來跟他聊天。



  「你好。」



  我用一個很普通的問候當起頭,只是他似乎不領情,只是側過頭

來看我一眼,沒有回應。



  「今天天氣不錯。」我說。



  只見藍宇泰聽到這句話後,似乎起了反應,他看著我好一會兒,

不像剛剛看一眼就轉過頭去。只見他看了我一下子後,說:「現在是

陰天。」



  他的回話讓我楞了一下,好一會兒才說:「哈哈,不是那麼直接

吧。」



  「現在的確是陰天啊。」他回道。



  「嗯。」



  接著是一連串的尷尬默,空盪盪的陽台很安靜,只有屋內客廳裡

傳來電視的聲音。我感覺到臉上一陣熱潮,尷尬無比的我只好拿出手

機,利用手機裡的遊戲來分散尷尬的氣氛。藍宇泰看起來很正常,依

然面無表情的看著陽台外,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我開始想像,

到底有多少仰慕他的女生曾經遭受如此的羞辱。



  「欸!我們去老街逛一逛吧。」祈惟突然出現在我們背後說。



  「好啊好啊!我們去吃芋圓好不好?」聽到我們的對話,圓圓突

然從房間裡跑出來,興奮的提議。



  「六師弟,還吃啊?」祈惟說。



  「你很煩欸!什麼六師弟啦!」



  「輕功水上飄的六師弟啊,沒看過少林足球啊。」



  「沒有啦!」



  看著眼前的祈惟跟圓圓鬥嘴的樣子,我微微的笑了。我記得祈惟

好像是我們學校附近,一間科技大學的專科部四年級生,而圓圓則是

我們學校的大二生,照理說祈惟還要叫圓圓一聲姊姊,但是他對圓圓

說話總是那麼的沒大沒小。



  這似乎是孤單小築一個奇特的地方,雖然搬進去還沒多久,但是

卻能發現大家就像是朋友一樣,沒有年齡跟階級的分別。即便是教授

,給我的感覺也跟在學校時不同,像他現在就把腳放在桌子上,慵懶

的看著電視,不像在學校裡,總是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感覺。



  只有藍宇泰,截至目前為止他給我的感覺,還是跟新生訓練時所

看的那個他一樣,給人一種視覺距離十倍以上的距離感。像現在的他

依然還是坐在陽台的木桌前,一個人單獨的看著遠方的大海,好像有

著重重心事一般。



  「不是說要去老街逛逛嗎?大家一起去吧。」我附和著祈惟的建

議。



  「我不想去。」這次藍宇泰倒是回話的既快又果決。



  「我也不去。」在客廳裡的教授,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電視銀幕,

他接著說:「晚餐時間記得回來。」



  「呃。」連續受挫兩次的我,不氣餒的繼續說:「走嘛!大家一

起去逛逛,然後再一起去吃晚餐啊!」



  藍宇泰這次連理都不想理我,依然故我的看海。至於教授就比較

合作一點,他的眼睛終於離開電視銀幕,他看著我說:「你是在囉唆

什麼。」



  「我晚餐時間會準時回來。」我沒有猶豫的回道。



  於是,這個老街之行就由我、祈惟跟圓圓三人組成,我們走在前

往老街的路上,走在這個樸素的九份街道。



  「現在我們要去哪裡?」祈惟問。



  「圓圓不是說要去吃芋圓嗎?」我回道。



  「別人都叫她豬肥標,只有你叫她朱圓圓。」



  「曾祈惟你真的很煩欸!」圓圓回道,接著又說:「沒關係啦,

我剛剛吃了很多東西,現在有點飽。」



  「我的天啊!六師弟,妳竟然說妳飽了!」祈惟故意露出一個很

驚訝的表情。



  「曾祈惟!」



  就這樣,我們的老街之行跟我預測的差不多,幾乎都在祈惟跟圓

圓兩個人的鬥嘴中度過。我在他們兩人一來一往的言語攻勢中,逛過

一間又一間的商店,這一逛下來,我才發現我的心裡,對欣怡依然還

是有著滿滿的思念。



  我總是想,這個鑰匙圈的顏色欣怡是否會喜歡,又或者是那條手

鍊是不是適合她。對欣怡的思念就像是一條條的鎖鏈,緊緊的綑綁著

我的心,越是掙扎的想鬆開綑綁,鎖鏈就越緊,甚至是深陷進心裡,

直到滲出血。



  這一路上,圓圓還真的沒買任何的東西吃,就連我跟祈惟吃芋圓

的時候,她也是以吃飽了當藉口回絕。雖然她平常對於體重總是開朗

的一笑置之,但是其實還會是多少會在意吧。



  下次祈惟再拿她的體重開玩笑時,還是制止一下的好。就在我在

心中如此盤算的時候,突然發現走在我身邊的圓圓不見了,我轉過頭

去,很快就找到她的身影。



  圓圓站在一個店家前面,看著擺在門口的煙火,眼睛裡有著我之

前沒有發現的純真,她轉過頭來笑著對我們說:「我們買仙女棒回去

玩,好不好?」



  「妳很幼稚欸,玩什麼……」



  不等祈惟說完,我已經走向前拿起一包仙女棒,付了錢。



  「我們買仙女棒好不好。」



  記得,欣怡也這樣對我說過,只是當時的我就跟祈惟一樣,認為

那是幼稚的遊戲,而拒絕了她。



  我也記得,當時欣怡的臉上,有著滿滿的失望。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