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姐一看到我,匆忙的對電話另一頭的人說了一句「我再打給妳」,便



急忙掛掉那通疑似跟小容聯絡的電話。





  『妳在跟誰通電話?』我問。



  「某個地球人。」老姐說。



  『廢話,火星早就離地球很遠了,別跟我裝蒜!』



  「我跟誰講電話還需要向你報備嗎?你搞清楚,你只是我弟弟!」



  『我剛剛聽到妳叫小容妹妹,妳這個老太婆今天一定要給我一個交代!



不然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話才剛說完,老姐就真的從抽屜裡拿出一捲膠帶往我的額頭丟來,接



著大聲的說:「什麼老太婆!你注意一下你的態度啊!我就是在跟小容通電



話,那又怎樣。」





  老姐完全招架不住我的激將法,很快的透露出電話另一頭那個神秘人的



身分,我帶著勝利的笑容說:『不怎麼樣,我要見小容!』





  「她不會見你的。」老姐很直接的說。



  『她為什麼不見我?』我心想,難道小容從沒有愛過我嗎?



  「小容有她的苦衷。」



  『我不知道她有什麼苦衷,我只知道,我真的很想她。』此時,對於小



容的思念,又慢慢的從心裡蔓延開來,充滿了思念的身體變得好重,重的讓



我因為站不住而跪了下來。



  『求求妳……姐……帶我去見小容。』接著,思念又化成一滴滴的淚,



流了出來。





  老姐慢慢的走到我身邊,皺著眉頭對我說:「已經快兩年了,為什麼你



就是不能忘了小容呢?」





  『因為我愛她!』我堅決的說著。





  看到我的堅決,老姐似乎有所動搖,只見她在低頭不語一段時間後,將



我扶了起來,對我說:「我能帶你去找小容,不過你要跟我保證,不管小容



做了什麼,你都要原諒她。」





  『我發誓,我絕對不會怪小容,不管她做了什麼。』我說,『但是她人



在哪?』接著我問。



  「她在京都,你趕走她之後。她就回京都了。」老姐說。



  『ㄐㄧㄥ ㄉㄨ?在台灣的北部還中部啊?』我心想在台灣怎麼沒聽過



這地方,是鄉下嗎?



  「在日本啦!」老姐有點惱怒的說著。





  日本!沒想到小容竟然跑到日本躲了起來!也難怪我找了她兩年都找不



到了。





  我跟老姐帶了簡單的行李,便起身前往日本,因為我並不打算久留日本



,我心中的計劃是只要見到小容,我就要馬上抱緊她,向她表明我的心意,



接著帶她回台灣,雖然簡單,卻很偉大,我個人如此的認為。





  我跟老姐再度搭國內線到桃園中正機場,接著在日本成田機場下飛機,



然後搭電車前往京都。感覺老姐對於到小容家的路非常的清楚,我不禁開始



懷疑她是不是曾經偷跑到日本看過小容。





  『這個死三八,真是太可惡了!』我心想。





  京都是一個古味很濃的城市,尤其是到了小容她們家附近,走在那古都



的街道,我彷彿感覺下一個街角可能會冒出穿著新撰組制服的人,無預警的



捅我一刀。在下計程車走一小段路後,我們終於到了小容她們家,我很確定



,老姐一定來看過小容。





  『這個死三八,真是可惡到了極點!』我心想。





  小容她們家是一棟木造的老式建築,從房屋的規模可以看出,她爺爺的



事業應該很成功。看著眼前這棟老式的建築,我興奮的想著等下來開門的說



不定會是個忍者。只是後來開門的人是小容的奶奶,虧我相機都準備好了。



只見小容的奶奶跟老姐熟識的聊著,接著客氣的請我們進門。這個時候我以



爺爺的名字發誓,老姐一定來看過小容。





  『這個死三八,真是該下地獄!』我心想。





  在小容她奶奶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一間有紙門的房間前,小容的奶奶對



老姐說了幾句話後,便留下我們先行離開。





  「小容妹妹,我來看你囉。」老姐在門外說,接著拉開紙門。





  此時的我,整個人楞在門外一動也不動,因為房間裡,有個女孩正帶著



可愛的微笑看著我們。





  沒錯,房裡的女孩就是小容,我朝思暮想的小容,此時的她,正帶著我



熟悉的甜美微笑,對老姐說:「小敏姊姊,好久不見了。」





  不知道在原地發呆了多久,回過神的我,慢慢的走進房間,走近我等待



了兩年多的小容。





  「嗯?小敏姊姊還有跟別人一起來嗎?是Amy姊姊嗎?」小容說。





  Amy姐?小容怎麼會把我當成Amy姐呢?我疑惑的看著小容,只見



她的眼睛沒有焦距的往我的方向看著。





  此時的我,心中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不安,我慢慢的用右手在她的眼前



擺動,只是,她好像看不到我的手一樣,依然看著前方微笑。





  「其實……你的角膜……是小容活體捐贈給你的。」老姐看著我,緩緩



的說著。



  『我的角膜……是小容的……』此時我的腦中,一直盤旋著老姐所說的



話,彷彿就像山谷中的回音一般,那些話一直在腦中重覆的迴繞著。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