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追朔到我高中的那個時期,高三的那一年我們學校來了幾個

國外的交換學生,其中一個就在我們班,他是個有著金色長髮,叫金

恩的高大男孩。從他一進到我們教室後,我便感覺到他的身上有股不

同的氣息,我試著看他的過去,卻無法成功的窺探到什麼,甚至連未

來也是如此,再他的身上我只看到一片空白,就如同是張白紙一般。



  就在我注視著他的同時,我能感覺到,他也正注視著我,似乎也

試圖從我的身上窺探些什麼的注視著。他後來被分配到我旁邊的座位

上,他一坐下便熱情的跟我打招呼,一開口的流利中文又是讓我驚訝

不已。



  「很意外我會說中文嗎?」他打趣的看著我,我則是點了點頭做

回應。



  「我媽是個華人,這樣的解釋你接受嗎?」他笑著說。



  我將頭轉回前方,沒有再回應什麼,只是卻能隱約的感覺到金恩

注視著我的目光,那種感覺雖然讓我有些緊繃,卻稱不上有多不舒服

。我跟他再次的對話,是在我們午餐的時候,他突然拍了拍我的桌子

對我說:「你是個很特別的人。」



  我愣了一下,不太了解金恩話中的意思,他看出了我的錯愕,於

是接著說:「我看不到你的過去,也看不到你的未來,你像張白紙。





  聽到金恩的話,我更加的錯愕,心想莫非他跟我有著同樣的奇異

能力,我試探性的說:「你也是,我也看不到你的過去和未來。」



  「是嗎?」金恩笑著回答我,好像這一切是那麼的理所當然,看

到他的反應我試探的從皮包裡拿出那張不動明王的唐卡,問道:「你

知道這是什麼嗎?」



  他看了一下唐卡,立刻回答我:「當然知道,那是不動明王,佛

教的忿神之一。」



  「你是佛教徒?」我問。



  「不,我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剛出生的時候就受洗了。只是因

為我對於宗教有著極為濃厚的興趣,所以全球的宗教我都研究過。」



  我跟金恩的對話就此打住,我沒有再說什麼,但是腦袋卻裡有著

許多的疑問,想問也不知該從何問起。他似乎有著強烈的直覺,總是

能夠看穿我的想法似的,過了一會兒,他又開口:「你一定對於自己

身上奇特的能力感到很疑惑吧?以前的我也跟你一樣,只是我後來得

到了解答。」



  「解答?」



  「我出生自梵蒂崗,那裡是教宗的所在地,天主教的聖地。所以

我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就受到了教廷的重視,他們似乎很清楚的我

存在的意義,對於我身上的那些能力也不意外,你知道他們是怎麼看

待我的嗎?」



  我搖了搖頭,想讓他繼續說下去。



  「他們說我是天使,至於我身上那種奇特的能力,他們則稱之為

神蹟。」



  「天使?神蹟?」



  「嗯哼!我就只知道那麼多,他們也只告訴我那麼多。至於其他

的事,我不知道他們是不知道,還是不能說亦或是不想說,總之既然

他們不說,我也不會刻意的想去知道些什麼。」他語氣平靜的說著:

「你們的宗教有句話是這麼說『天機不可洩漏』,我想大概就是這個

意思吧?」



  說完後,金恩又笑了笑的看著我,相對於他的平靜,在聽完他的

話後我卻感覺到一股莫名的無形壓力壓迫著我。金恩似乎也感覺到我

的異樣,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似的對我說:「現在想太多也沒用

,等時間到了你想不知道都不行。」



  那次的對話後,我跟金恩除了打招呼外並沒有再做其他的任何交

談或接觸,最後一次算是聊天似的談話,是在他要離開台灣的前一天

,在我們為他舉辦完送別會後,他跑來拍了拍我,對我說:「不知道

你有沒有相同的感覺,我總覺得我們所存在的這塊土地即將要出事情

了。」



  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心裡想的是偶爾會看到的荒蕪大地,那

種像是地獄般的荒蕪。我沒有說什麼,也沒表現些什麼,金恩見我沒

有反應,於是繼續接著說:「我一直都會看到這個世界變成一片平地

,什麼東西都沒了,一切一切都沒了,不管是生物還是非生物,當然

包括了人類。如果上天打算消滅世界上的萬物,主因一定是因為人類

,人類是罪惡的主要來源。」



  說完後,金恩給了我一個無奈的笑容,轉身打算離開。我想了想

他所說的那些話,對他問道:「你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有記憶了

吧?」



  聽到我的問題,金恩慢慢的轉過頭來看我,露出了一抹微笑回道

:「你也是吧!」



  那次對話之後,隔天金恩就回到了屬於他的那個國家,我跟他的

緣分就此了斷。離開前他給了我一個位於梵蒂崗的地址,要我有機會

去找他,雖然當時我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覆,但是沒想到這個世界並

沒有給我這個機會去實現我對金恩的承諾。



  金恩離開台灣以後,從小到大求學之路都很順遂的我很順利的考

上了大學,在經營建設公司的爸爸期許下,我選填了建築系。他們在

歡喜之餘,決定全家一起出國旅行,想慰勞我連日來準備考試的辛苦

,順便全家一起出國散心。



  在離開台灣之前,我去找了幫我皈依的仁波切,跟他談及了我跟

金恩見面後的一些疑慮。仁波切沒有跟我說什麼只是搖了搖頭,看得

出來金恩的那些疑慮他也都有,卻也只能默默的等待,等待著那天的

到來。



  但是對於我自身的能力,他對我說:「你跟佛法非常的有緣,是

個不凡的孩子,這是我第一眼看到你便能確定的一件事。你擁有看穿

一切的智慧眼,也能看到空間的重疊,只是你還無法完全掌握自身的

能力,所以現在的你還無法看透世間的一切。我也只能告訴你這麼多

了,我無法從你的身上看到更多的東西,你想知道的一切或許等時間

到了你就會知道了吧。」



  在仁波切說完那些話後,我心裡還是止不住傾巢而出的焦慮,內

心感覺到一股不安,他見我的模樣於是幫我卜了米卦,卜完卦後他再

度露出微笑,對我說道:「放心吧孩子,你即將前往的地方會解除你

心裡所有的疑惑。」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