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段時間後,老爹跟櫻櫻姊才從醫院回來,此時的櫻櫻姊已經可以自



已走路,看來是好多了。





  我將在浴室撿到的鑰匙交還給櫻櫻姊,她疑惑的看著我,我說:「浴室



門口撿到的,應該是妳昨晚掉的。」





  她拿起鑰匙,對我微微的點了點頭,便拖著虛弱的腳步慢慢上樓。





  櫻櫻姊上樓後,老爹就進到吧檯裡開始忙進忙出,不知道在煮些什麼。



我默默的坐在吧檯旁看著,一段時間後,老爹端了一個餐盤到我的面前。





  「端上去給櫻櫻吃。」老爹指了指餐盤中的佳餚,對著我說:「我特製



的蛋酒跟超營養青菜粥。」





  「為什麼是我?」對於老爹的命令,我有些遲疑,因為昨晚的吻,使得



目前的我對櫻櫻姊有些許的尷尬。





  「我如果上去,你顧得好這間店嗎?」老爹說。





  「當然可以!」沒有猶豫,我很直接的給了個答覆。





  「那你會泡『特製卡布奇諾』、『招牌黃金比例拿鐵』、『焦糖瑪奇朵



』、『愛爾蘭咖啡』、『皇家白蘭地咖啡』、『義大利杏仁咖啡』囉?」老



爹一口氣唸出店裡受歡迎,最多人點的咖啡名稱,詢問著我。





  我面對那一堆花式咖啡的名稱,除了搖頭,還是搖頭,前後共搖了十次



,最後四次還是因為搖的太順停不下來而多搖的。





  不得已,我只好端起面前的餐盤,硬著頭皮的往樓上走去。





  我看了看餐盤裡的青菜粥,突然發現一個很神奇的現象,那就是,我今



天第一次看到食物而沒有反胃。





  看著看著,我的肚子又不爭氣的叫了起來,於是我轉頭看著老爹,對他



說:「老爹,幫我煮點這個青菜粥吧,我今天腸胃怪怪的,想吃點清粥。」





  「喔!超營養青菜粥吧,沒問題,你等下再下來吃吧。」老爹說,他似



乎非常執著於『超營養』這個頭銜。





  我端著眼前這盤豐盛的病人套餐走上樓,輕輕的敲了敲櫻櫻姊的房門,



在門外說:「櫻櫻姊,老爹要我幫妳拿青菜粥上來。」





  「請進。」房裡傳來一個輕柔的聲音。





  這是我第一次進到櫻櫻姊的房間,給我的感覺,是很典型的女生房。房



間的色調大多都是白色與粉色系的搭配。





  跟我房間相同的白色水漆牆壁,加上一系列白色的櫃子,粉紅色的窗簾



,粉藍色的床單及被子,給人一股很舒服的味道。





  同時房間裡也充斥著我第一次來到咖啡屋所聞到的那股淡淡的香味,今



天認真的一聞發現,那是股會讓人覺得很舒服的香氣。





  我端著餐盤,走向床邊,將手上的餐盤放於床邊的一個矮櫃子上。完成



這一連串動作的我,眼睛始終不敢直視櫻櫻姊。





  「這個……老爹幫妳準備的,我等下再下來收。」我說,眼睛直盯著蛋



酒看。





  語畢,我轉身準備離開時,身後的櫻櫻姊輕聲的說:「等我一下好嗎?



我很快就吃完了,免得麻煩你再跑一趟。」





  我轉過頭,有點愣住的看著櫻櫻姊,此時的她正微笑的看著我,我傻傻



的回了一聲「好」,接著靜靜的站在原地看她拿起蛋酒,喝了一口。





  「你怎麼一直站在那裡?」櫻櫻姊見我一直站著,又微笑的對我說:「



麻煩你自已拿椅子坐一下好嗎?」





  「嗯。」我簡單的回應,走到書桌前搬了張椅子到床邊坐下。





  「那請你等一下喔。」在我坐下後,櫻櫻姊端起那碗老爹特製的蔬菜粥



,對著我說。





  「如果……會燙的話,妳慢慢吃……沒關係。」我有點彆扭的對她說出



我自認為算是關心的話。





  櫻櫻姊只是微笑的看著我,接著對我說:「不會,這個溫度剛好,而且



我也餓了。」





  說完後,櫻櫻姊還對我吐了吐舌頭。見到櫻櫻姊如此俏皮的表情,我先



是一陣錯愕,接著也回給她一個微笑。





  現在的櫻櫻姊給我的感覺,很溫暖,不像之前那樣的冰冷。我在心裡默



默的想著,這個真的是我之前所認識的櫻櫻姊嗎?





  當時的我還不知道,這些變化是因為什麼原因,我的心中只是充滿了疑



問。





  接下來,櫻櫻姊安靜的吃著特製蔬菜粥,而我也是靜靜的看著房間每一



個角落,我們之間又是沉默,彷彿這是最適合我們的溝通方式。





  「我……」櫻櫻姊突然開口,似乎想說什麼似的,卻又遲遲無法說出口



,我疑惑的看著她。





  停頓了一會兒櫻櫻姊才又繼續說:「我昨天……沒給你惹什麼麻煩吧?









  面對這個問題,我想了一下,簡單的回答說:「沒有。」





  雖然我的態度很從容,不過我的臉上卻感到一股熱潮,因為我想到昨天



櫻櫻姊抱著我,還有我倆躺在床上的情景,以及她給我那深深的吻。





  「真的沒什麼嗎?」櫻櫻姊似乎想著什麼,疑惑的說:「我總覺得我做



了什麼很抱歉的事情。」





  「沒有……真的沒有!」面對櫻櫻姊的問題,我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於是起身準備離開,「我等一下再上來收空杯碗跟餐盤。」





  離開房間後,我到廁所用水潑臉,想冷卻臉上的熱潮。





  我想著,如果剛才我將昨晚發生的事情都告訴櫻櫻姊,不知道會怎樣?



兩個人尷尬的笑著?兩個人尷尬的無言?兩個人尷尬的跟過去一樣,見面只



有打招呼,接著又是尷尬。





  我設想了許許多多的可能,而那些可能卻都有著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尷



尬。如果說出來了,我跟櫻櫻姊之間將會有著尷尬。





  如果說原先不是很熟的兩的人,之間又多了一份尷尬,那會是什麼樣的



情形呢?我到樓下後,將這個問題拿出來問老爹,老爹喝了一口咖啡之後,



思索著,接著對我說:





  「應該是兩個尷尬的陌生人吧。」





  對於老爹的答案,我雖然覺得有理,卻有一股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怪,不



過無論我怎麼想還是想不到怪在哪。





  無奈,我只好接受老爹的說法,低頭繼續吃著眼前的特製蔬菜粥。





  想不到,老爹身為一個大男人,作菜的手藝還真不錯,也不知道是不是



我太餓了,眼前的特製蔬菜粥竟有著意想不到的美味。





  「你問那個問題幹什麼?」老爹問。





  「嗯?沒什麼啦,突然想到的。」我敷衍的說。





  「你說櫻櫻她昨天喝醉啦?」





  「對啊。」





  「那她沒給你惹什麼麻煩吧?她喝醉之後蠻難應付的。」老爹說,似乎



櫻櫻姊不是第一次喝醉。





  「沒……沒什麼啦。」面對相同的一個問題,我鴕鳥心態的回答,臉上



又感覺到一股熱潮。





  「你的臉怎麼那麼紅啊?很熱嗎?難怪那麼早就在吹冷氣了。」不知內



情的老爹,訕笑的調侃著我。





  面對老爹一貫的諷刺話語,我選擇無言,繼續低頭吃著蔬菜粥。





  我們就一直維持著安靜的氣氛,只有老爹偶爾看到一些報紙裡有趣的新



聞,會突然開口,自言自語般的說。





  我跟老爹的沉默終結於一個腳步聲,從二樓傳來的腳步聲。





  是櫻櫻姊,她端著餐盤走下來。





  「嗯?妳怎麼下來了?餐盤我等下會去收。」看到她,我驚訝的說。





  「沒關係啦,吃完東西我舒服多了,一直待在床上也不好。」櫻櫻姊說



,感覺起來,現在的她比較沒有像過去那麼有距離感。





  莫非大病一場真的會改變一個人?我還以為那都是民間故事跟小說在唬



爛的。





  下樓後,櫻櫻姊坐在吧檯旁,老爹又煮了一杯蛋酒給她。





  多了一個櫻櫻姊,我們之間並沒有熱絡多少,反而更加的冷場。





  我還是吃著青菜粥,櫻櫻姊則靜靜的坐著,老爹還是翻著報紙,偶爾跟



我們說著台灣又發生了什麼事故,死了多少人。





  「你們顧一下,我去上廁所。」老爹說,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我對他點了點頭後,起身拿起面前的空碗及空杯子,走進吧檯準備清洗



。突然,吧檯上幾聲敲打,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是櫻櫻姊,她用指甲輕輕的敲著吧檯。





  「嗯?」我疑惑的看著她,簡單的回應。





  「我……昨天是不是把你當成威智了?」櫻櫻姊低聲說著。





  「啊?」面對櫻櫻姊突然的問題,我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我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呢?短短的幾秒裡,我的腦袋又閃過了許多的答



案,以及許多回答後會發生的可能。





  結果,腦袋裡還是一連串的尷尬,除了尷尬,還是尷尬。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