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受不了擁擠的觀光人潮,我們找了間地點好又氣氛佳的茶坊

,打算悠閒的喝茶看風景。



  原本以為可以稍微安靜片刻,哪知道進了茶坊後,依然是逃不開

祈惟跟圓圓兩個鬥嘴的迴圈。原因是圓圓不小心吃光了整盤的花生,

祈惟又不小心的取笑了她,然後兩個人就吵起來了。



  剛開始聽到他們鬥嘴,或許會讓人發出會心一笑,但是一而再,

再而三聽那些差不了多少的吵架內容,八成的人都會厭煩。我開始能

體會教授在他們兩人鬥嘴時的不屑一顧,還有藍宇泰的視若無睹。



  我將目光移到窗外看去,打算拉開注意力,窗外是一片的海,我

就這樣盯著有點污染不是很藍的海平面看。聽說海有清靜人心的能力

,再不好的心情,再大的煩惱,大海都能夠全部吞的一乾二淨。



  記得班上有個活寶對此提過一番獨到的見解,記得當時他說:「

人出生前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就是浮在羊水上面,所以看到大海的

時候心裡才會產生一種平靜的感覺。」



  現在我看著微微搖動起波浪的海面,心裡竟慢慢的感覺到輕鬆,

好像什麼煩惱都沒有似的,此時的我思考著,心裡的平靜跟母愛有沒

有關係。



  「你在看什麼啊?」一旁的圓圓突然搖晃我的肩膀問。



  「我在看我的媽媽啦。」



  「什麼?」一旁的祈惟聽到我的回答,驚訝的問道。



  這時我才發現自已話中的怪異,只能尷尬的笑著說:「沒什麼啦

。」



  「喔,走吧。」祈惟也沒多追究,起身準備離開。



  「走?」



  「晚餐時間快到啦,等下晚回去教授會不爽喔。」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窗外已經掛上一片的昏黃,沒想到自溺

的時間也過的那麼快。我帶著一顆被大海洗淨的心,臉上掛著輕鬆的

微笑起身,跟著祈惟他們離開茶坊。



  走回民宿的路上,我們經過那個讓我傷心的瞭望台,我又停下了

腳步,眼睛盯著那個角落看。只是這次,我慢慢的舉起我的手,用雙

手的食指跟拇指圍成一個方塊,方塊圈住我跟欣怡一起合照的那個角

落。



  接著,我輕輕的在心裡按下快門,「喀擦」一聲。



  「你在幹什麼啊?」走在前面的祈惟跟圓圓都停下腳步,一臉疑

惑的看著我。



  我沒有解釋,只是微笑的走近他們,並簡單的說:「走吧。」



  剛才的動作,是為了拍下一張照片存放在我的心裡,一張沒有任

何人的照片。不再有我,也不再有欣怡,照片裡面有的只是一個場景

,九份裡的一個角落。那是一個曾經給過我甜蜜的角落,也是一個曾

經讓我感傷的角落,現在,那裡什麼都不存在,一切都回到最初。



  就像我跟欣怡之間,回到最初。



  又是一番折騰,我們回到民宿。才剛到民宿的樓下,一股環繞著

民宿的香味隨即撲鼻而來。



  「是烤肉欸!」圓圓說。



  的確,那是一股煤炭伴隨著熟肉的香味,現在時間已經是黃昏近

傍晚,剛才只喝了些茶,吃了點茶點的我聞到這個香味,肚子不禁叫

了起來。



  只是我還來不及作出任何的反應,身旁的祈惟跟圓圓早以往樓上

跑去,我隨後也三步作兩步的跟著跑上樓,越接近三樓,烤肉的香味

越是濃烈,我的口水都快忍不住的流出來了。



  一到三樓,順著香味我來到客廳外的大陽台,白天還沒什麼人的

陽台,現在則是多了許多人,似乎都是民宿的投宿者。



  陽台的木桌上都擺滿了食物,木桌旁則是一個個烤肉架,由於不

是長假,所以投宿的人並不是很多,我很快就找到了教授他們的身影





  有別於其他烤肉架上焰火的旺盛,我們的烤肉架像是死火山似的

毫無動靜,只見教授坐在木桌旁喝著可樂,祈惟他們則在烤肉架旁努

力的生火。



  「呃,我們還沒生火啊?」我問。



  教授沒有回答,其他人則是一直在烤肉架旁忙碌著,得不到回應

的我只好也跟著站到烤肉架旁。



  我看著祈惟跟藍宇泰他們彆腳的堆煤炭,然後死命的用厚紙板對

堆起的煤炭搧風,只是他們的努力就像用肉包子丟狗一般,不但狗沒

有受什麼傷,肉包子還被狗吃掉。



  後來我實在看不過去了,大聲喊道:「你們讓開!」



  接著我捲起我的袖子,十足威風的往烤肉架旁一蹲,將煤炭全部

打散重堆,接著點燃所剩不多的火種,並拿起一旁的厚紙板,使出約

百分之五十的力量對煤炭堆搧風。



  只是過了好一下子,依然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我不得不將力量提

高到百分之八十,甚至到百分之百。直到我使盡了吃奶的力量,雙手

無力的攤下,烤肉架上的煤炭依然是沒有燃燒,只有一點小火像是在

鼓勵我,又像嘲笑我似的搖晃著。



  「這堆煤炭是不是壞了啊?」我抬頭看向一旁的教授,問道。



  教授刁著一根菸,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冷冷的瞄了我一眼。接

著他起身,往我的身旁一蹲,並拿起一旁的夾子將架上的煤炭又重新

排列了一番,排成了一個很奇怪的形狀。



  我起身站在一旁,看著烤肉架裡那堆排列怪異的煤炭,心裡懷疑

著,卻又不敢質疑教授的行為,只能安靜的看著。



  只是沒想到過沒多久,我們的烤肉架,竟然像是靈異節目採訪廟

宇時的香爐一樣,產生了民間俗稱的「發爐」。



  就在我們還讚嘆著教授的厲害時,教授慢慢的起身,一臉不屑的

看了我們一眼,接著冷冷的說:「你們不餓啊,還不快去烤肉。」



  接到命令後,我們馬上必恭必敬的蹲到烤肉架旁,開始努力的將

食物擺上架,並將一盤盤烤好的東西擺上桌,等待教授享用。我們也

沒閒著,送上食物的同時,自已也將一些剩餘沒擺上盤的東西送進自

已手上的盤子,才不會帶著遺憾進入夢鄉。



  這時我發現,圓圓似乎一直將烤好的東西夾到藍宇泰的盤中,提

到吃一向衝第一的圓圓,有此舉動讓我不禁感到意外,並一直盯著她

看。圓圓似乎也感覺到我懷疑的眼神,她在看了我一眼後,隨即夾了

幾片肉片到我的盤中,並笑著對我說:「多吃點啊!哈哈!」



  只是我依然盯著她看,只見她又夾了幾根雞翅膀到祈惟的盤中,

祈惟也沒多想就抓著往嘴裡放。接著圓圓對我說:「你幹什麼一直盯

著我看啊?」



  被她這麼一問,我也窘了,只好傻笑的說了聲「沒什麼」,接著

低頭將架上的羊小排翻面。並在心裡取笑著自已方才浮出來的怪念頭

,剛才那一瞬間我竟然覺得,圓圓喜歡藍宇泰。



  好一段時間後,我們掃掉了桌面上大半的食物,此時的我已經挺

著一個幾近撐破的肚子,再也吃不下任何的東西。看了看大家,似乎

也都跟我一樣,只有圓圓手上的筷子依然沒停的上上下下,她果然是

個潛力股。



  我摸了摸飽滿的肚子,突然想到剛剛在老街買的仙女棒,我起身

問道:「我們到頂樓玩仙女棒好不好?」



  「我不要。」藍宇泰的回答依然是簡單又不拖泥帶水。



  我又將目光移向另一個有可能持反對票的教授身上,才剛剔完牙

的他嘴裡咬著一根牙籤看著我,過了一下之後才說:「走啊。」



  說真的,聽到教授的回答時,我還真是有點嚇到,沒想到他竟然

會答應的如此乾脆,原本以為他會很不屑的恥笑仙女棒這種小孩子的

玩意兒。



  民宿的頂樓是只有低矮女兒牆的平台,沒有什麼燈光,此時的我

們只能靠著被些微遮蔽,不是很明亮的月光當光線,不過周圍的風景

依然能微微看到。也是上了頂樓後我才發現,民宿的後面竟是一大片

的山林。



  此時圓圓興奮的從我手上拿走仙女棒,並從中抽出一根,催促著

我幫她點燃。我摸了摸口袋後才發現我忘了跟老闆買火柴,不過這時

教授到是很自動的走了過來,拿出他口袋裡那個看起來很貴的打火機

,點燃了圓圓手上的仙女棒。



  圓圓拿著頂端燃著火花的仙女棒,開心的在我們四周跑著,點燃

後的仙女棒,成了我們周圍最明亮的光點,而這個光點此時正照耀著

圓圓的臉龐。



  我發現,圓圓此時的臉上,掛著如同孩子般純真的笑容,開心的

笑著。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