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圓圓跟藍宇泰又聊了些什麼,除了她們兩

個人以外沒有人知道。在圓圓跑下樓後,沒過多久藍宇泰也默默的離

開天台,他的臉色不太好。在她們兩個人都離開後,天台的氣氛突然

變得很怪,所以沒有多久教授也走回他的房間,我跟祈惟收拾一下後

,也面面相覷的各自回到自已的房間。



  接下來的幾天,孤單小築一直都在一股低氣壓下度過。其實對於

那一晚發生的事情,我的心裡大概有個底,相信教授也跟我一樣。孤

單小築裡大概只有祈惟一個人被蒙在鼓裡,只是他也好像不在乎似的

,依然每天追求著他的真愛。



  原本我打算當個旁觀者,不跳進這淌渾水裡,心想著讓她們自已

去解決屬於她們的事情,不然也還有一個教授在。



  只是在中秋節後約一個禮拜的晚上,我在經過圓圓的房間前時,

卻很自然的停下我的腳步,遲遲無法前進,心裡總覺得有些疙瘩在。

就在我遲疑不前的時候,圓圓的房間裡突然傳來了陣陣的吵雜聲,好

像在整理什麼一樣。



  我於是敲了敲門,心想著或許圓圓又在整理房間的書,想看看她

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順便跟她聊聊。



  只是在我敲完門後,卻遲遲不見圓圓的回應,於是我再敲了幾下

,又停頓了好一下後,門的另一端才傳來圓圓的回應。



  開門時的圓圓臉上依然是掛著我所熟悉的那個微笑,只是她走出

房間後馬上帶上房門,好像怕我看到什麼似的。她就這樣微笑的站在

我的面前,似乎也沒打算請我進房。



  「妳在忙嗎?」我問。



  圓圓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簡單的點了點頭,臉上依然是掛著

微笑,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今天圓圓的微笑還多了點

憂愁。



  「我能跟妳聊聊嗎?」我試探性的問,接著又補充道:「進妳的

房間聊。」



  之所以要求進圓圓的房間,是因為剛才圓圓帶上房門的時候,我

瞥見了床邊似乎放了一個行李箱。不知為什麼,看到那個行李箱後,

我的心裡總覺得怪怪的,感覺圓圓似乎有什麼事瞞著我們。



  當我看到行李箱時閃過腦袋的第一個念頭,是圓圓似乎就快離開

孤單小築了。



  對於我的要求,圓圓十分遲疑,似乎不太想答應,卻又不知道該

怎麼拒絕我。她思索了一下後,放棄掙扎般的又掛上她的微笑,打開

房門走了進去,並微笑的對我說道:「進來吧。」



  果然,進到房間後,映入我眼簾的就是兩個大行李袋,還有攤放

在床上的一大堆衣服。看了看眼前的陣仗,對於剛才心裡的猜測,此

時的我又多添了幾分肯定。



  圓圓似乎看出我的想法,沒等我發問,她就搶先說道:「我明天

就要搬走了。」



  雖然早就猜到十之八九,不過親耳聽到圓圓說出來,還是有點被

嚇到,我連忙問道:「為什麼突然想搬走?」



  聽完我的問題後,圓圓沒有回答什麼,只是低著頭不發一語。雖

然她低著頭,但依然還是能看到她的表情,依然是一貫的微笑。



  氣氛突然有些凝結,圓圓一直都不說話,我只能呆坐著,等待

一個答覆。好一下子後,她才說:「那一天,我跟宇泰表明我的心意

,跟他說我很喜歡他。」



  我知道圓圓說的是中秋節那夜發生的事,於是沒有說什麼,只是

簡單的回應圓圓,讓她能繼續接著說下去。



  「他跟我說,他早就有喜歡的人了。」此時圓圓臉上的微笑已經

變淡,由於早就知道藍宇泰心有所屬,因此我並沒有非常的驚訝。圓

圓似乎看出我態度的淡然,對我問道:「你早就知道了?」



  面對圓圓的詢問,我只是簡單的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麼,我突

然感覺到一股罪惡感。雖然圓圓對於我的知而不報並沒有加以責備,

但是看到眼前這個受傷的圓圓,我就是感受到自已被一股極大的罪惡

包覆著。



  「對不起。」我脫口而出一句道歉。



  「呵,」對於我的道歉,圓圓輕輕的笑了一下,接著說:「你不

需要跟我道歉啊。」



  「那麼……你知道藍宇泰喜歡的人是誰嗎?」接著,圓圓問我,

我則是以搖頭答覆。



  「雖然我早就猜到宇泰有喜歡的人了,只是……」圓圓說到一半

停了下來,幾十秒的停歇後才又接著說道:「只是我想都沒想到,竟

然會是那個人。」



  聽到此,我的臉上掛上了驚訝,難不成圓圓知道藍宇泰喜歡的人

是誰嗎?圓圓是個聰明的女孩,看出我臉上的驚訝後,她接著說道:

「也因為我知道他喜歡的人是誰,我才決定選擇退出這場愛情……」



  「我的對手,太強了……」



  接下來,圓圓沒有再說任何話,房間也在此時陷入一陣沉默中。

我也沒有再繼續詢問下去,既然圓圓已經決定退出,那麼我想就此打

住,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好事。



  「妳明天什麼時候要搬走?」



  「可能趁大家都還在睡覺的時候吧,我想這樣比較好。」



  「明天要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我可以幫妳搬東西。而且……

」我想了一下,接著說道:「多一個人幫妳送行,才不會太孤單。」



  說完後,我微笑的看著圓圓,反而是圓圓在聽完我的話後,收起

了她臉上一直掛著的微笑。此時的她,眼眶已經微紅,還漾著淚光。



  我最不會處理女生的眼淚跟分離的場面,突然間這兩樣東西一起

找上了我,頓時間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對圓圓提醒般的要她

明早一定要來找我,接著便離開圓圓的房間。



  那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睜著眼睛度過了整個夜晚,直到窗外的

漆黑逐漸轉淡,我的房門傳來了輕微的敲門聲。



  我獨自一個人幫圓圓提著行李,陪著她度過她在孤單小築的最後

幾分鐘。在圓圓離開後,我將她所留下的一封信放在客廳的桌子上,

接著回到我的房間裡,裝作跟大家一樣,什麼都不知道。



  這是圓圓要求我做的,她說這樣我才不會被其他人責備,我也比

較不會有罪惡感。沒想到,一直到最後,圓圓依然是那麼善解人意的

一個女孩。



  祈惟最先發現我放在客廳桌上的那封信,我也是聽到他在樓下的

吼叫聲後,才跟在教授的後面下樓。對於圓圓的離開,大家都感到非

常的意外,尤其是祈惟,雖然平常跟圓圓吵的最兇的是他,但是誰都

知道,跟圓圓感情最好的,也是他。



  教授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從他微皺的眉頭可以發現,對於圓圓的

離開,他的心情並不是很好。反而是藍宇泰這個當事人,他表情的變

化竟然只在一瞬間,短暫的讓我覺得他是不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祈惟也看出了藍宇泰像是不在乎的樣子,他突然把那封我們都還

沒看的信揉成一團丟在地上,接著指著藍宇泰喊道:「你以為圓圓什

麼都沒說,我們就什麼都不知道嗎?她離開一定跟你有關係!」



  祈惟說完後,眼睛直瞪視著藍宇泰不放,反而是藍宇泰依然是一

副要理不理的樣子,轉身頭也不回就往樓上走去。看到藍宇泰的模樣

,祈惟又是一陣火,他衝上前似乎想扁藍宇泰,我把祈惟攔了下來,

一陣好說歹說後,好不容易才讓他暫時平息怒火,擺平了一場不必要

的紛爭。



  受影響的人還有長青,他為此難過了好一陣子。不過影響最大的

當然還是孤單小築的我們,原先籠罩在我們四周的低氣壓在圓圓離開

後,變得更加強烈。



  每一個都變得沉默,回到孤單小築後也不像以前,偶爾會聚在一

起聊天,大家都待在自已的房間裡,忙著自已的事。這讓我覺得,我

所熟悉的孤單小築似乎正慢慢的消失,就像是雪地的火光一般,失去

了支持住焰火的燃料,只能慢慢的消失。



  在這一股低調的氣氛下,日子終於走到那一天,欣怡的生日,也

就是我的愛情期限,10月8號。



  相簿裡的票根只剩下一張,也就是說我對欣怡的感情,理應過了

今晚12點,就要消失殆盡。但是真的作得到嗎?我自嘲似的苦笑一聲

,蓋上那本幾近空洞的相簿,拿起一旁的鑰匙走出房間。



  長青因為感冒不能去上班,所以剛才打電話來拜託我幫他到唱片

行代班,我心想在家裡也只是會胡思亂想,便答應長青的請求。也不

知道是不是老天爺故意跟我開玩笑,抑或是要幫我哀悼愛情,在這個

特別的日子裡,下起了整天的傾盆大雨。



  我無奈的看了看外面大雨裝飾出的朦朧街景,嘆了口氣後穿上我

的雨衣,發動機車往唱片行前進。只是就在我才剛騎出大馬路上沒多

久,一個景象隨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讓我放慢了車速。



  像這樣的大雨天,除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否則鮮少人會想走在

街上,所以這個時候街上的行人特別的少。也因此,一個沒有撐傘,

讓大雨直接往身上淋的女子也變得更加顯眼。



  我注視著那個行為奇特的女子,在車子騎近她時,我專注一看,

這才驚訝的發現,那個女子竟然是欣怡。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