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被不認識的學妹認出,我驚訝的直盯著身上瞧。





  直到確認了身上沒有任何的學號姓名等線索後,我疑惑的看著學妹。





  「妳怎麼會認識我。」我問。





  或許是在兄弟圈待久了,問話的態度有些駭人,只見她的臉上透漏著些



許的驚恐。





  「因……因為我們班一個男生常常在班上講你的事情,所以我們班的人



都知道你。」學妹帶著些許的怯意,看著我說:「學長,對……對不起。」





  「呵,有什麼好道歉的。」看到她害怕的臉,我收起臉上的嚴肅,微笑



的說。





  看到我的微笑,學妹感覺輕鬆了不少,也綻開了笑容。她的笑容,很可



愛,讓我想到了小時候的小詩。





  「對了,妳一個人那麼晚在這邊幹什麼?妳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我



再度以嚴肅的口氣對她說著。





  「因為我剛補完習,從這邊回家比較快,不然要繞很遠。」學妹說。





  「這邊是兄弟街,妳一個女孩子走在這裡不安全,還好妳今天遇到我們



。」我帶著警告的意味,對學妹說。





  我說完後,只見學妹疑惑的看了我一會兒,接著側著頭,好像想著什麼



事一般。





  我就這樣跟她呆站著,直到我自覺這樣很愚蠢後,轉身準備離開。





  就在我轉身的同時,手被緊緊的拉住,是學妹,她突然靠近我,並圈住



我的手。





  「既然這裡很危險,那以後都讓你來護送我回家吧。」學妹抬頭看著我



,甜甜的笑著。





  不等我回答,學妹就拉著我跑,而我竟也就這樣被她拉著跑。





  阿泰他們在撞球間裡見到此景,全都跑到外面來起鬨。而我則是在轉過



頭跟他們比了個中指後,被學妹拉著繼續跑。





  堂堂的「天擎哥」被一個女孩子擁著手走在兄弟街,自然引起了不小的



轟動,不少小混混都出來起鬨看熱鬧。





  今晚的兄弟街,真的好吵。不,應該說,真是吵翻了。





  我想現在的我應該是滿臉通紅吧,因為我的臉感覺好熱。





  學妹呢?我不知道她有沒有臉紅,因為我不敢看她的臉。





  平常在學校能夠呼風喚雨的我,沒想到竟會遇到那麼窘的情況。我想這



就是古人所說的「英雄難過美人關」吧。





  對!一定是的,因為我是個英雄。





  我們就在一堆小混混的關照下,走出了兄弟街。





  只是學妹還是一直挽著我的手,我也就這樣一直被她拖著跑,直到一棟



大樓的樓下。





  「我家到了。」學妹放開我的手,低著頭說。





  「嗯。」我甩了甩因為被挽住而有點麻木的手。





  「那……明天再拜託你了,同樣時間,我在街口等你。」學妹小聲的說



,語畢後轉身往我眼前的大樓跑去。





  「啊?」就在我還摸不著頭緒時,學妹已經走近大門。





  「對了,天擎學長,我的名字叫汪明君!」進門前,她又轉過身來對我



大聲說著。





  就這樣,她丟下了一頭霧水的我,進了眼前的大樓。





  明君?還真是個菜市場名。





  我在微微一笑後,慢慢的走回兄弟街裡的撞球間。





  隔天晚上,我在同一時間到兄弟街口,果然,明君早已在那邊等我。





  其實,我大可不必前來。一方面,我昨天並沒有答應她。另一方面,我



想看到我跟她走在一起後,還敢動她的人想必也不多了吧。





  我之所以還走來見她,是因為她在我看來,是一個很奇特的女孩。





  她一點都不怕我,是在我成了天擎哥之後,第一個看到我還敢貼近我的



學妹。





  或許是因為那份純真,我才會讓明君輕易的打破我的防衛,輕易的靠近



我,貼近我的內心。





  每當跟明君在一起,我總是感覺到,我能夠脫下了身上的那一身裝甲,



表現出最真實的自我。





  這種感覺,就像跟小詩在一起時一樣。





  所以對於明君,我依然有所保留。





  這一切還是因為我特殊的身分,現在的我,就如同是修羅跟羅剎一般,



跟我在一起的人,一不小心都會碰得渾身是傷。





  我就像躲著小詩一般的閃避著明君,頂多就是晚上充當一下她的護花使



者,平時在學校,我不會主動去接近她。





  那些自稱為我的手下的人,也因為我的指示,不會隨意的騷擾明君,即



使他們之中不少人對她有著好感。





  只是,我不得不說,明君真的是一個很奇特的女孩。





  她雖然有著跟小詩相同的純真,卻偏偏又多了一點叛逆的個性。





  對於我,她有著非常大的好奇心。





  根據許多人傳來的消息,她四處詢問有關我的事情,我的興趣,我的星



座,我的習慣……等等小女生常問的情報。





  只是礙於我的命令,所以沒有任何人敢對她說關於我的一絲一毫。





  最後,到處碰壁的她,竟然直接找上我。





  一天中午,我跟蕃薯一行人照舊在學校頂樓天臺上吃飯,閒聊。





  只是就在我們聊到一半時,頂樓的鐵門突然被用力推開。





  這一切的突然,讓正在抽菸的蕃薯他們很明顯嚇了一大跳,只是他們也



立刻熟練的將香菸熄滅,藏了起來。





  同一時間,我也站起身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貴賓,當時我心想應該是訓



導處的那隻老狐狸吧。





  只是,老狐狸沒出現,倒是來了一隻小狐狸。





  鐵門的那一頭,只見明君一個人喘著氣,看著我們。





  「靠背啊!林北還以為老狐狸來了,白白浪費了半根七星!」蕃薯看到



打開鐵門的是明君後,毫不掩飾的罵著。





  其他的人也紛紛提出抗議,為自已平白犧牲的香菸哀悼。





  看到平常也算風光的他們,被一個小女孩搞得灰頭土臉,我忍不住放聲



大笑。





  「你在笑什麼啊?」不知何時,明君已經走到我的身邊。





  「笑一群小兔崽子被妳擺了一道啊。」我由於止不住笑,依然還是開心



的笑著跟明君說話。





  「你……笑起來很好看喔。」明君看著我,微笑著說。





  「胡扯些什麼。」我輕輕的敲了下她的頭,然後走向一旁,靠著頂樓的



女兒牆,往地上一坐。





  接著,明君像是個小孩般半跳半跑的向我跑來,蹲在我的身旁,興奮的



說著:「欸欸欸!我問你喔。」





  「嗯?」我簡單的給她一個回應。





  「你的星座是什麼啊?你的興趣咧?還有你喜歡吃什麼?………」明君



突然丟了一堆問題給我,接著用她水亮的大眼直盯著我看。





  面對著這堆小女生的問題,我還真是被難倒了,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慢



慢回答。





  這次變成蕃薯他們在一旁,大聲的笑我的窘樣。





  明君則好像沒看到蕃薯他們快笑死的模樣,還有我臉上的無奈一般,繼



續問著她那些愚蠢小女孩的身家調查。





  只是沒想到,我後來竟親眼看到了這個天真小女孩,潑辣大膽的一面。





  當時硬生生被嚇到的我只能在心裡喊著:「這一定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