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個操場,在這個熟悉的操場上,我見到了這輩子第一次看到的大



場面械鬥。我想,應該也是最後一次了吧。





  看著操場上的草皮,看著操場上的跑道,看著操場旁的樹,彷彿回憶中



的畫面正發生於眼前一般,歷歷在目。





  當時的我,就是站在這個位置,旁邊站著蕃薯,眼前面對的是十幾個拿



著掃把的人。





  小詩,她就遠遠的站在操場外面,看著我們。





  小詩,現在的妳,是否也還站在那邊,看著我呢?





  「一年級的,聽說你很嗆喔?」一個皮膚黝黑,理著平頭的人對我說。





  我不知道他是誰,看他制服上繡的學號槓數,似乎是三年級的。





  「他是三年級的大哥,大家都叫他泥鰍。」蕃薯在我身邊,小聲的說著









  我看了看蕃薯口中這個三年級的大哥,雖然他的外號有點可笑,不過他



的身材十分壯碩,眼神也十分銳利。他的身上,我感覺到跟阿泰相同的味道









  「欸!你打了我的兄弟,你打算怎麼辦?」泥鰍用掃把敲打著地面,對



我說。





  「我跟他道歉,然後大家交個朋友,就這樣。」我故作鎮定的說著。





  記得阿泰跟我說過,他很欣賞在他面前,還能夠很鎮定的人,所以他很



欣賞我。同時,我記得阿泰他很喜歡交朋友。





  「你當我們大哥是傻子啊!」在泥鰍背後叫囂的,是早上被我打趴的學



長。





  「閉嘴!」泥鰍一個怒斥,很快的讓那個學長閉嘴,接著泥鰍看了看我



說,「這樣吧,你打了他是事實,我身為大哥,一定要幫他出面,你說是吧



?」





  「對。」我很簡單的回應,並等著眼前這位大哥的宣判。





  「你站著讓我揮三拳,我就當這件是沒發生。同時,我會叫我的小弟以



後都別到你們那邊騷擾你們。」泥鰍說。





  我看著泥鰍粗壯的手臂,暗自在心裡盤算著,我是否能挨這三拳。





  「好!」最後,我還是答應了。





  「爽快!」泥鰍丟下手中的掃把,慢慢的走向我。





  就在泥鰍站在我眼前,高舉起拳頭時,我閉緊雙眼,等著這猛烈的一擊









  此時,我才發現四周好吵雜,想必是看熱鬧的人群吧。在這吵雜的人聲



中,我還清楚的聽到了小詩的尖叫聲。還有,從校外傳來,一連串急促的喇



叭聲。





  當時的我,只是緊閉著眼睛,等著審判的到來。





  只是,怎麼泥鰍的拳頭一直沒轟過來咧?





  我疑惑的慢慢睜開眼睛,只見眼前的泥鰍,凝視著校外看著。





  我順著泥鰍的視線,看向校外,只見圍牆外停了一堆機車,車群中還偶



爾傳出喇叭的聲音。





  接著,有幾個人從圍牆翻進學校,看到進來的人,我忍不住的發出驚訝



的叫聲。





  竟然是阿泰跟政廷他們,是他們的及時出現,停住了泥鰍的拳頭。





  「他馬的!敢動我們兄弟,我就操翻你們!」政廷高舉著手上的鋼筋,



邊跑邊向我們的方向叫囂著。





  沒錯,他手上拿著鋼筋,阿泰跟政廷兩方人馬,加起來將近30人,全都



拿著鋼筋。





  這下可好了,場面越來越浩大了。





  「呼~泰哥他們終於趕來了。」一旁的蕃薯,如釋重負般的說著。





  原來,當蕃薯看到了學長送來的那張字條後,便緊張的跑到校外的早餐



店聯絡阿泰他們。





  「泥鰍,你不要太超過了。」阿泰看著泥鰍,冷冷的說著。





  看樣子,阿泰跟泥鰍好像以前就認識的樣子。





  「你們管太多了吧,這是我們的家務事,你們外校的管個屁啊。」被我



打趴的學長,此時又跳出來叫囂。





  「靠杯啊!阿擎是我們兄弟,誰要動他,我們就要管啦!」政廷大聲的



說。



  「泥鰍,事情我已經聽說了,明明是你的人不對,有必要這樣嗎?」阿



泰說。



  「這麼說,你們是要管到底囉?」泥鰍對阿泰說。





  「對。」阿泰簡單的回應著,但是語氣甚是堅定。





  雙方就這樣,僵持的看著,雖然很明顯的可以看出雙方人數的差異,不



過泥鰍感覺還是一點都不怕。





  反倒是那個被我打趴的學長,腳明顯的抖著。





  我想,這就是阿泰說過,一個真正的兄弟跟一個裝兄弟的俗辣,之間的



差別吧。





  我屬於哪一方,我並不知道,照理說我應該算是阿泰那一邊的。





  不過我並不希望事情演變成這樣,我想,阿泰他一定也不想要我跳進這



灘渾水吧。





  此時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眼看著雙方就要打起來時,遠方突然傳來了



哨聲,以及訓導主任跟一群男老師的叫喚聲。





  「閃啦!」





  也不知道是誰喊的,操場上的人群突然一擁而散,就在我還錯愕時,我



的手被用力的拉住,往圍牆的方向跑去。





  是阿泰,此時他正用力的拉著我的手。





  「快跑,如果被抓到,你一支大過跑不掉!」阿泰看著前方,大聲的對



著我說。





  就這樣,我被阿泰拉著跑離操場,翻過圍牆,坐上他的機車,離開了學



校。





  在離開操場前,我看了小詩一眼,當時的她用著悲傷的眼神看著我。





悲傷的眼神,似乎藏著失望。





小詩,當時的妳,是否對我感到失望呢?





  看著她的眼睛,我突然覺得,我們之間的距離好遠,真的好遠。





  「先生,請問你是?」突然,背後傳來了一個叫喚,將我從過去拉回到



現在。





  轉過身一看,竟然是我國中時候的導師,當時的她,是一個還很年輕的



女老師,對於我,總是包容跟規勸。





  「啊!老師?記得我嗎?我是莊天擎。」我試探性的問著老師。





  「你是莊天擎?」老師似乎很驚訝的看著我。





  我變了嗎?或許吧。小詩離開我們後,我就離開了台北,在爸爸的建議



下,到他的母校讀書。





  如今的我,過了那麼多年,又加上臉上的眼鏡,想必以經削弱了不少國



中時的暴戾了。





  這是好事嗎?我想是的。不過,這卻是以小詩的死換來的。





  「你這幾年過的都還好嗎?」在辦公室裡,老師將茶遞給我時,關心的



詢問我近幾年的情形。





  「嗯,國中畢業後,我就離開台北到高雄讀書了。」我回想著當時的種



種,輕描淡寫的說著,「我後來到我爸以前讀的專科就讀。」





  「唉~說真的,你是我教書以來最大的遺憾,你照理說,應該是個很有



前途的學生,要上第一志願沒問題的。」老師感嘆的說。





  第一志願?那對當時彷彿沒有靈魂的我來說,重要嗎?





  「路是人走出來的嘛。」我很簡單的回應老師的感概。





  「你能這樣想就好了。」老師微笑的看著我,「很高興你長大了。」





  「嗯。」我低著頭,簡單的回答。





  「你……還恨我們這些老師,當初那樣對你嗎?」老師有點遲疑的問。





  我想,她說的是械鬥隔天的事吧,當時的我的確是恨,我恨這群不明事



理的老師。





  現在呢?我還恨嗎?我還恨那些頭裡填了糞的老師嗎?





  我想,恨,已經消失了吧。或者可以說,那對於我,也已經不重要了。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