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太沒禮貌了。」



  「肥婆怎麼會喜歡上藍宇泰啊?好怪的搭配。」祈惟口無遮攔的

說。



  聽到這些話,我有點想將圓圓過去的樣子說出來嚇死祈惟,但是

礙於跟圓圓的約定,我又將快說出口的話吞了下去,同時想到以他的

個性,八成會當我在唬爛。



  「也不能這樣說啊,藍宇泰好歹也長得不錯,女生會喜歡上他很

正常吧,即使圓圓……」我想了一下,才昧著良心學祈惟的語氣說:

「即使她有點……胖。」



  「可是你不覺得藍宇泰這個人怪怪的嗎?」



  對於祈惟的問題,我思索了一下,其實要說藍宇泰怪,也說不出

怪在哪。真的說起來,應該是我們對他的了解不夠深,才會造成我們

跟他之間的距離感。



  「或許是因為我們不夠認識他,才會覺得他格格不入。」我說。



  原本還打算繼續聊下去的我們,因為祈惟他們店長突然出現,不

得不暫時停止,說好等他下班再詳談。祈惟離開後,我在一堆片子裡

找了一下,拿起《重裝任務》往櫃檯走去。



   櫃檯裡的女孩,是個聲音跟笑容都很甜美的女孩。她很適合在這

種地方打工,因為無論是接受客人的詢問,或是幫客人結帳,她都將

那甜美的笑容掛在臉上,很容易將愉快的氣氛傳染給客人。



  我開始想像,祈惟是不是原本想來租個片,卻在無意間碰到她,

馬上決定遞出他的履歷表。



  回到孤單小築,等待祈惟下班的這段時間,我坐在客廳看剛剛租

回來的片子。這是我之前就很想看,卻一直找不到時間看的電影,電

影所描述的未來題材,一直以來都很吸引我。



  電影描述在未來,人類被禁止擁有「感覺」,他們服用一種藥物

來讓自已失去「感覺」。所謂的感覺,包含觸覺、味覺、痛覺……等

,還有各式各樣的情感,包括愛情。雖然電影標榜的是帥氣的武打跟

獨特的槍擊術,但是那種獨特的情節設定卻更吸引我。



  原本身為思想委員的主角,他的工作是禁止任何人有感覺,並奉

命搜查所有的會引發人類感覺的產物,像是電影、音樂、文學、藝術

品……等。但是在主角一次忘了服藥,親自擁有了感覺後,就深深的

陷進去而無法自拔。



  在電影進行時,我想著因為自已被奪走感覺,而面無表情的親眼

目睹心愛的人被活活燒死,會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在電影播完,回到房間後,我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我突然想到,

藍宇泰不就跟《重裝任務》裡的人們一樣,像是失去了感覺一般。他

對於所有的事都是面無表情,好像對什麼事都沒有感覺一樣,是否對

於愛情,他也是失去了感覺?



  就在我發呆想事情的時候,掛在線上的MSN突然響了起來,刺耳

的叫喚聲有點嚇到我,頓了一下後我才看向電腦。只見螢幕下方的工

具列,有個MSN工作正在閃著,上面寫了一個我一時認不出的暱稱。



  我很自然的移動滑鼠游標,將那個正在等待回應的MSN對話框打

開,當對話框跳出螢幕的那一瞬間,我又是一楞。一張熟悉不過的照

片就在我的眼前,是我跟欣怡的合照,丟我訊息的人就是欣怡。



  我簡單的打了個「哈囉」,回應欣怡傳來的「Hi」。



  「在忙嗎?」欣怡傳來簡單的詢問。



  「沒有,在想一些事情。」



  在欣怡回給我一個「喔」之後,我們之間的互動就此打住。也不

知道為什麼,當我看到她傳來那簡單的「喔」,心情突然差了起來。



  對於那個冰冷的回應,原先想跟她像是個朋友般聊天的想法又被

我收回,簡單的傳了「有事要忙,下線。」後,我登出MSN,也在此

時門外傳來開房門的聲音。



  應該是祈惟回來了吧,我心想著,於是將電腦關機,並走出房間

。果然,祈惟就站在他的房間裡,赤裸著上半身在衣櫥裡翻找著。我

跟祈惟比了比樓下後,獨自走下樓,坐在客廳等待祈惟下樓。



  一段時間後,剛洗完澡的祈惟頂著一顆還沒乾的頭出現,他到冰

箱拿了兩罐啤酒,把一罐遞給我後,一口氣喝掉他手上那罐。



  「呼!剛洗完澡這樣喝啤酒真爽!」祈惟豪氣的說。



  我不像他那麼豪邁,我輕啜一口後,把啤酒放在桌上,對祈惟問

道:「你覺得圓圓跟藍宇泰兩個人如何?」



  祈惟聳了聳肩,沒說什麼。



  「以一個朋友的立場,你都沒什麼看法?」



  「圓圓很傻,」祈惟不像平常有著豐富的表情,現在的他非常的

平靜,「藍宇泰不可能喜歡他的。」



  對於祈惟果斷的說法,我感到十分意外,於是我又問道:「你怎

麼如此確定?難道你跟藍宇泰很熟?」



  「我跟他一點都不熟,」祈惟搖了搖頭,「你跟他也算是同學,

應該也知道藍宇泰平常很多女生倒追吧。」



  我點了點頭,祈惟接著說道:「文學院那麼多女生,藍宇泰都不



    喜歡,又怎麼可能會喜歡圓圓咧。」



  其實對於圓圓跟藍宇泰,我本身也不看好,畢竟藍宇泰不是這麼

簡單的一個人。如果換作是別人,只要讓他們看一看圓圓以前的照片

,八成的人都不會排斥圓圓。只是藍宇泰這個人,三年來在文學院三

振的美女不在少數,在文學院,甚至是學校裡有著「冷血K王」的稱

號。



  就在此時,樓下傳來機車的引擎聲,一段時間後只見藍宇泰走上

二樓,他的身上背著上次看到他時那個大包包,我的腦中浮現出他擦

拭相機鏡頭的畫面。



  等到藍宇泰又走上樓,我跟祈惟才又回到剛才的話題,我問道:

「你知道藍宇泰有在玩攝影嗎?」



  祈惟搖了搖頭,接著說:「不過他最近常常背著那個包包出門,

尤其是週末假日,一出去就是一天。」



  聽完祈惟的話,我突然想到明天就是星期六,心底升起了一股邪

惡的計劃,我跟祈惟提議道:「明天我們去跟蹤藍宇泰,看他都在幹

些什麼事!」



  「不要!」祈惟想都沒有想,馬上就回絕我的提議,「我明天要

上班,不要阻礙我追求我的幸福。」



  但是祈惟還是很有義氣的跟我說了一些情報,像是藍宇泰大多都

什麼時候出門,還有根據他以前追女生的經驗,教我要怎麼跟車才不

會被發現。



  後來我打了通電話給長青,找他跟我一起跟蹤藍宇泰,這整件事

長青也算一個當事人,當我跟他說圓圓喜歡的人其實是藍宇泰時,感

覺他受到很大的打擊。於是我決定邀長青一起參與這次的計劃,讓他

更加了解他的對手。



  第二天,我跟長青先在孤單小築附近的巷子裡觀望,等到藍宇泰

出門後,我們兩個人隨後跟上。隨著藍宇泰的機車,我們慢慢的遠離

市區,接著我們來到離市區不遠的一個郊區公園,這是最近剛開放,

為了讓民眾在假日有地方去而設的大型公園,聽說風景還不錯。



  下車後,我們兩個人依然小心的跟在藍宇泰的後面,看著他慢慢

的走到公園的中心區域。在前方不遠處,正站著幾個人,還有一些專

業攝影的打光設備,那些人看到藍宇泰時,熱情的招手跟他打招呼,

藍宇泰也舉起他的手回應。



  接下來的畫面讓我跟長青有些震驚,因為藍宇泰竟然是他們的首

席攝影師,似乎是要幫幾個模特兒拍照。當那些模特兒出現的時候,

我們兩人又是眼睛一亮,幾乎全都是身材勻稱,面容佼好的美女。



  更讓我們震驚的是,平常彷彿柳下惠再世的藍宇泰,現在不但跟

那些模特兒有說有笑,甚至在拍照的時候,還跟她們有著很密集的接

觸。



  這景色讓看在眼裡的我們都有些氣惱,長青是因為圓圓喜歡上那

種偽君子而生氣,至於我,則是因為拿著相機的人不是我而氣。



  他們在公園的每個角落走著,尋找好的取景地點,我跟長青也不

厭其煩的跟在他們後面。好不容易,他們終於肯停下休息,大票人馬

在公園的一個涼亭裡躲避著烈日,模特兒也忙著補妝。



  我原本想閃人,但是長青堅持要留下來,抓出更多藍宇泰的把柄

。於是我們只好找了一個有樹蔭的坡地坐了下來,喝著飲料,談論今

天的所見所聞。



  就在長青又開始怒罵著藍宇泰時,突然後方傳來了一個我感覺熟

悉,又有些陌生的聲音,那個聲音說道:「你們在這邊幹什麼。」



  我們兩人隨即驚訝的轉過頭去,只見藍宇泰靠在樹上,雙手環胸

看著我們,表情依然是他一貫的冷淡。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