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到了下課的時間,我也不管我那些同學,便跟她先跑了,誰叫



他們剛剛一個個都那麼的無情。當我跟她來到她停車的地方時,卻只見地上



留著幾個字,而不見她的機車。





  『唔....好像被吊走了厚........』我看著那些躺在地上的字。



  「對啊....怎麼辦啊....」她也一樣看著地上的字,但臉上比我多了一



份無奈。



  『那....我先載妳吧,等要回家的時候我再跟妳去領車。』我說完之後



才發現,才見幾次面便要載人家,會不會有點失禮。



  「這......不會太麻煩你了嗎??」她看來有點為難的樣子,這是我料



中的事。



  『唔............』遇到這種被拒絕的情形,裝傻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那就只好麻煩你囉......」她有點不好意思加有點勉強的接納我的意



見。



  『嗯!快別...別那麼客氣了!』我想,當時的我樣子一定很呆吧。





  於是我便跟她來到我的車邊,很慶幸的警察並沒有看上我的鵰兄,雖然



我也是停在違規的地方,誰叫這的車位那麼難找。





  就在前往西子灣的途中,我在久大文具行前停了下來。





  『等我一下,我買個重要的東西!』語畢,也不等她回應便留下她跟鵰



兄一個人往久大裡面跑去。





  過不了多久,我的手上拿著一罐立可白走出久大的大門。





  『抱歉喔,讓妳久等了,我竟然忘記立可白,這可是很重要的呢!』我



將立可白放進車廂中。



  「嗯??立可白??」她的表情明白的帶出她的疑問。



  『呃......妳等下就會知道了』我隨便敷衍之後便發動機車並叫她上車









  沒有多久的時間,便到了熟悉的西子灣。但是我並沒有馬上停車。





  「嗯??到啦....不是這裡嗎??」她在我後面輕輕的問。



  『我們的集會地比這裡的海跟十八王公的斜坡還棒多了。』我帶著神秘



的回答她。





  我騎著車慢慢的進入中山,今天的警衛倒是沒有來叫我換什麼証件的。



記得我第一次來中山的時候是一個人,才剛進中山的校園便被它給迷住了。



背山靠海,而且視野更是大的不得了,學校內的資源又充足,我想起一年級



剛到我的學校報到就讀時候,還覺得我們學校怎麼那麼大,走到腳都痠了,



現在想起來,覺得當時的我真是無比的天真。在我又再度忘神於中山的雄偉



時,我已經到了中山游泳池旁的防波堤。





  『就是這裡啦,下車吧。』我將車停於熟悉的地方。



  「嗯?這裡就是你說的地方嗎?又沒有什麼特別的。」她得表情充滿了



懷疑。



  『當然不是這啦,又不是帶妳來游泳的,跟我走吧。』我帶著她繼續往



防波堤走去。





  我跟平常一樣,跳上防波堤,然後又跳到防波塊上。之後,停了一下又



回頭,爬上防波堤之後又跳下防波堤。





  「嗯....你都是這樣浪費體力來讓心情變好的嗎??」她一副不能相信



的樣子看著我。



  『唔....我把立可白忘在車廂裡了,在這等我一下喔。』我想,我當時



爬上爬下的樣子一定很好笑吧。





  在我跟鵰兄領了立可白,又回到剛剛那的時候,她已經站在防波塊上等



我了。





  『呃....姑娘真是好身手......』我還想她可能需要我拉她一大把。



  「沒有啦,我從小就喜歡這樣爬上爬下的,一點都不像厚。」我發現她



害羞的樣子也很可愛。



  『一點點看不出來呢,走吧,跟我來,我想....不需要我扶妳了吧。』



我慢慢的跳著那一塊塊的海上肉粽。



  「如果你快跌倒的話,我倒是可以扶你一把喔,嘻嘻。」她跟在我後面



俏皮的說著。



  『真是夠了!到啦,就是這裡囉。』我指著前方那些有著許多白字的防



波塊。





  那些防波塊上寫了許多用立可白所刻上的宣言,有的是表白、有的是詛



咒、而有的是心痛的發洩,而那些全都是我還有我那些哥兒們的傑作。





  「這就是你們發洩的方式啊??」她摸著那些防波塊上的字。



  『對啊,妳看,這裡還有我之前寫的“為我的材力哀悼”。』我指這那



曾經讓我痛心的痕跡。



  「這樣有用嗎??」她還是不太相信我說的。



  『這就跟大叫是一樣的道理,而且一寫上去就不能弄掉了,還會留很久



,發洩期可久了,妳試試就知道囉。』我把剛買的立可白遞給她。





  只見她拿著我們所謂的“西子灣專用筆”慢慢的,一筆一劃寫下她的不



悅。





            不要對我那樣的冷漠!!





                        曉菁





  曉菁....原來她的名字叫曉菁啊,筆劃那麼多,真是辛苦她了,像我都



只有簽一個傑就好了。





  「你常常帶女生來這裡啊??」她寫完後微笑了問我,看來心情是好多



了。



  『我才不敢哩........』我一邊回答她,一邊看著棒球場上一個被風箏



拖著跑的小孩子。



  「為什麼啊?怕女朋友知道喔?那麼乖!」



  『才不是咧,因為我們班常常有人來這裡,像顧門的一樣,要是帶女生



來被看到啊,第二天會被拷問的。』我想起過去帶佳佳來之後第二天的慘狀







  「嘻嘻,那你還....啊!」她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整個人貼到我身上,



並把頭埋進我的懷裡。





           ※最好的方洩方式,並不一定要讓痛從眼框流出※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