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我的努力終於有了收穫,在一次校慶的徵文中,我跟小仙同時入



選。





  當我看到我們兩個人的名字,一起出現於入選名單上,我的眼淚都快控



制不住的狂飆出來。





  那些想衝出眼眶的淚水,是快樂的眼淚,我相信一定是如此,因為當時



我的內心是無比的雀躍。





  「靠杯,人家才女拿了第一名,你才拿個佳作就爽成那樣。」蚵男看著



名單,大聲的說著。





  「對啊,真是丟了兄弟們的臉。」阿酷也在一旁附和的。





  「嗯,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阿。」半仙右手拇指在各手指間掐啊掐的,



還真像有兩把刷子似的。





  面對他們一旁的閒言閒語,我雖然覺得很幹,但是我沒有作出任何的反



應。





  反正他們只是見不得別人好嘛,一定是這樣!





  「妳們不要這樣啦,他這樣已經算很厲害了欸。」小小突然出現幫我辯



護,並甜甜的看著我微笑。





  雖然此時我極度懷疑她對我有意思了,不過這一切都已經太慢了。





  感激中帶了點辜負她的愧疚,我看著小小,只見小小表情一轉,馬上鬼



靈精怪的對著我說:「拿到獎金記得請客喔。」





  哇咧…………………





  那一天晚上,我還沒領到獎金就被他們拖去吃火車涮涮鍋。





  靠!我的獎金不過才1000大洋,他們一群人竟花了我將近2000元,我真



是開始覺得我交友不慎。





  說話這群人,真是一群過河拆橋的畜生,將我壓榨完了就丟到一旁。





  隔天想找個人一起陪我去領獎金的支票,沒一個人願意,在此奉勸各位



,朋友很重要,請慎選。至少要找人類當朋友,不要找畜生。





  當我三步一靠,五步一幹的走到總務處門口時,我竟然看到了她。





  我的神仙學妹,小仙。





  故意製造跟她在門口巧遇的機會,我算準時間,前進。





  果然,忽有一名女子擋住了我的去路,正是小仙。





  「啊!抱……抱歉。」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其聲音真是可媲美



黃鶯出谷,彷彿天籟之音般的動人。





  「請問,妳是中文系的才女,許仙仙學妹嗎?」我說。





  「啊?我……我是許仙仙啊,不過我不是什麼才女啦,請問你是?」我



這突然的舉動似乎嚇到了她,只見她怯生生的說著。





  我向她解釋我也是來拿徵文比賽的獎金,趁機跟她拉近關係。





  我們就這樣站在總務處的門口聊著,雖然這地點不是很浪漫,不過我的



心裡卻是滿滿的甜蜜。





  直到上課的鐘聲響起,小仙才露出一個緊張的表情,對著我說:「抱歉



,我該走了。」





  聽到小仙要走,我頓時像是掉到大海的人一般,不知該如何是好,腦中



不斷出現許多挽留的話以及詢問聯絡方式的方法。





  同時也像是溺水的想抓住東西一樣,在每個問題及方法間,想著該說哪



個才好。





  「妳能給我妳的e-mail嗎?我寫信給妳。」我心想著要e-mail應該大多



的大學生有,同時跟女生要e-mail又不會顯得唐突。





  只見小仙微微一笑後,在包包內拿出紙筆,隨後交給我一串英文及數字



的排列。





  「這是我的e-mail,同時也是我的msn。」說完後,小仙對著我招了招手



,離開。





  此時我的心中的雀躍,實在是目前的我用文字無法形容的,所以就不多



加描寫了。





  從那天起,我跟小仙之間又邁入了另一個里程碑。





  我們每天晚上都在msn上聊天,天南地北的聊,聊著文學,聊著學校,聊



著朋友,偶爾也會聊聊附近的公狗害母狗懷孕,母貓強姦了公貓這類日常生



活的話題。





  這樣每晚的線上對談,讓我對小仙的認識越來越深,對她的喜歡也越來



越濃烈。





  「衝吧!不要讓自已後悔。」黃老邪對著我說,而我則是感激的看著他。





  「不過我幫他算了算命盤,還是………」半仙還沒說完,我的腳就直接



往他臉上踹去。





  於是,我鼓起勇氣,寫了封信給小仙,裡面只有短短的幾句話。





  「小仙,我們認識已經好幾個月了,我很喜歡在線上等妳的感覺,每次



只要想到馬上能能看妳打出的文字好幾個小時,我就會莫名的興奮。妳能當



我的女朋友,跟我交往嗎?」





  「我以我爺爺的名字發誓,你這封信根本就是模仿北銀那個大凱的!」



蚵男知道我信裡的內容後對我說。





  那封信,很快就得到了回應。





  當晚,我打開outlook,在一堆色情郵件跟廣告信之中,看到了一個熟悉



的寄件人「仙仙」。





  我以期待又略帶少男嬌羞的心情,用我的右手食指按下滑鼠的左鍵,打



開那封信。





  小仙不愧是才女,信裡短短的幾句話,竟能讓我的心情七上八下,如同



洗三溫暖一般。





  「你是一個很好的學長,我很喜歡你,不過我們還是當朋友比較好。」





  隨著她的信,我的心情上揚,又上揚,到了頂端卻又因為她的一句話,



一瞬間掉到了谷底。





  這種感覺,好熟悉,啊,不就是大怒神嗎?





  「我就說你命犯天煞孤星吧。」半仙知道結果後,對著我說。





  「看開點吧,至少她這次沒說要當你的乾妹了,不是嗎?」小小拍著我



的背,安慰著我。





  是啊,經小小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小仙真不愧是才女,跟一般的女孩子



就是不一樣。





  那麼,我想我們之間,應該也會不一樣吧。





  我嘆了口氣,對著小小微微一笑,習慣性的從包包裡拿出一本書。不顧



身旁一群畜生在靠夭,我微笑的翻開書,靜靜的一個人看著。





  因為,這是我為小仙養成的習慣,所以我微笑的面對它。





  當初為了追小仙才開始看書的我,竟不知不覺間,養成了一個禮拜看一



本書的習慣。





  我想,如果習慣真的很難戒掉,那麼今晚,或許我還會在線上,等待那



個女孩吧。





  晚上,我也會微笑的等待,等待著小仙。





                             End?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