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另一頭的語音信箱,我沒有多想便往門外衝。坐上我的機車,目的



地只有一個,那就是佳佳她家。一到她家,我便死命的按門鈴,但是卻不見



有任何的回應。抬頭看了看她家,沒有開燈,難道不在家?於是我便在她家



大門前等,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只覺得我的腿痠了,於是我便坐在我的機車



上繼續等。接著有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只知道天亮了,於是我便先去吃個早



餐。吃完之後,我又按了按她家的門鈴,但是依舊是沒有回應,於是我又開



始我的等待。又不知道時間已經過了多久,只感覺到陽光變的好強,原來中



午了,所以我便去吃午餐。吃完了午餐,又按了一下門鈴,結果還是依舊的



失望。又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間的等待,天又黑了,正當我準備要去吃晚餐



時,她們家樓下的大門出來了一個大嬸。





  「肖年欸,啊你從早上一直在這邊幹什麼?」那個大嬸好奇的問我。



  『我在等人啦,不會怎樣。』我給了她一個微笑,我想她是以為我要來



偷東西之類的吧。



  「等人喔,阿速要等隨啊?我跟這棟的住戶都很熟喔。」



  『我在等佳佳,妳知道她們去哪了嗎?』這時的我真的是像一個溺水的



人抓到了浮木。



  「喔!是那個古錐古錐的佳佳嗎?」看來那個大嬸好像知道佳佳的事。



  『妳知道嗎?大嬸!』我這時簡直像山難的人發現直昇機一般。



  「她們全家都移民啦,好像企那個米國啦。」



  『妳是在開玩笑嗎??大嬸!!』



  「肖年欸,灣瓏古意郎,那欸嘎哩騙。」說完後,那個大嬸提著一包垃



圾便離開。





  接下來,我的思緒完全陷入一片混亂當中,根本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



麼事。只知道當我回神過來後,我已經在我房間的沙發上。但是我是不能相



信今天發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場夢一樣。“夢!對了!一定是夢!”我的



腦中這樣告訴我自已,於是我拿起沙發旁邊的電蚊拍,打開開關,把我的手



指往拍面一摸,接著我告訴自已,這不是夢。





  接下來的幾天,我開始過著墮落的生活。就像一個稻草人一樣,一個沒



有靈魂的軀體,只差稻草裡多了發條,因為我會動。也可以說像是個設定好



的機器人,因為我只會進行著日復一日的相同動作跟生活,每天都是喝酒,



沒有酒了就去買酒,偶爾酒醒肚子餓了便去買飯吃。但是這樣的生活,並不



能讓我忘了那一天的情景,我想,一輩子都忘不掉了吧。





  就在我渾渾噩噩不知道過了幾天後,我家的門鈴突然響了,原來是阿翔



來找我。





  「你在幹什麼啊!?那麼多天沒去學校,這樣很屌嗎??」他一進門劈



頭就是一頓罵。



  「靠!怎麼那麼多酒,你去搶超商喔!」



  『幹什麼啦?我是幾天沒去學校了?』說真的,我不知道已經過幾天了







  「嘿,你知道嗎??今天星期五了!!」他像在自已家一樣,很自動的



坐下並打開一瓶啤酒。



  『有沒有幫我拿假單?』我還是一個沒清醒的臉。



  「諾!這裡啦!夠朋友吧!」他把一疊的假單丟向我 。



  『謝了……』



  「喔,對了,這封信在你家的信箱找到了,應該是今天早上來的吧。」



他又把一封信丟到我的面前。





  我充滿疑問的打開那封沒有署名的信,沒想到,竟然是佳佳寫的。我頓



時整個人回過神來,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看完那封信。





  「誰寫的啊?你怎麼那個鳥表情?」阿翔看到我嚴肅的表情問我。



  『你自已看吧。』我面無表情的把信遞給阿翔。  



  「喔,原來是這樣,那你現在打算怎樣?」



  『我會等她!』我很堅定的說





                  ※一天的等待,卻只換來遺憾。※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