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Toby後來自已回來了。





      在那次錯愕的夜晚後,過了幾天,早上我如同往常一般的打點好



    一切,準備出門上班的時候,在門口看到了一個讓我驚訝萬分的小東



    西。





      Toby全身髒兮兮的臥坐在門前,當我打開門時,牠站了起來,抬



    頭用牠的藍眼睛盯著我看。就跟之前的他一樣,眼睛裡有著驕傲,也



    因為那股驕傲,讓我能夠確定眼前這隻髒兮兮的小狗,就是Toby。





      牠突然對我叫了一聲,讓呆然站在原地的我頓時回過神來,我抱



    起牠進到家裡。在跟公司請了病假後,我抱著Toby到浴室洗掉牠一身



    的髒亂。這還是Toby被我們抱回來後,第一次搞得那麼髒,我頓時感



    到許多疑問。





      牠怎麼會回來?又怎麼會搞成這樣?難道是被那個Simon趕出門



    嗎?現在的Toby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乖巧的讓我清洗著他髒亂



    的身體。



 

      打點好髒亂的Toby後,恢復原先潔白毛色的牠,在這個熟悉的環



    境裡走來走去。我到廚房,從置物櫃裡拿出原先打算丟掉的狗食,倒



    在寫了牠名字的盤子裡。才剛將狗食拿出廚房,嗅覺靈敏的Toby立刻



    跑了過來,狼吞虎嚥的吃著盤中的狗食,這讓我更加的疑惑,牠到底



    餓了多久?



  

      吃飽後的Toby躺臥在屬於牠的那個小籃子裡,籃子裡依然是牠喜



    歡的那條被子,從沒有在白天睡覺的牠,現在正沉沉的睡著。



 

      看著熟睡的Toby,我突然感覺到身體暖暖的,一股熱流直達心裡



    ,好像有什麼東西又回來了一樣,很舒服的感覺。就在此時,一旁的



    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看螢幕上的顯示名稱,是我的前女友。





      「Toby有在你那邊嗎?我找了好幾天了,突然想到問你看看。」



    在我詢問她關於Toby的事情前,她搶先一步的問我Toby的行蹤。



  

      「在我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妳知道牠回來的時候模樣有多可憐



    嗎?」我有些動怒的問她,我這時才知道我有多麼在意Toby。



 

      「牠,牠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偷跑了出去。」她的語氣有些顫



    抖,我才發現,這是我第一次對她發火。



 

      我們之間沉默了好一會兒,話筒裡只有互相的呼吸聲,大約五分



    鐘的靜默後,她說:「我什麼時候能去接牠?」





      不知為何,聽到她的要求時,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無名火,



    我冷淡的對話筒另一頭的她說:「我想,妳應該沒有多餘的心力照顧



    牠吧。」





      語畢,我結束這通電話。我能夠想像,當她被我掛斷電話時,表



    情會是多麼的錯愕。因為,這也是我們認識以來的頭一次。





      晚上我帶著剛睡飽,精神抖擻的Toby到大鬍子咖啡廳,才剛進到



    咖啡廳,懷裡的牠一看到老闆就興奮的叫了兩聲,我還真懷疑牠跑回



    來找我是不是為了老闆。





      我將Toby輕輕的放在地上,牠就像是在家裡似的開心的在店裡跑



    著。我起身時,老闆將一杯東西端放在我面前。





      「這是什麼?」我看了面前一整杯的白一眼,不像咖啡的飲料上



    淋著像是焦糖。





      「焦糖鮮奶。」



 

      「有這種東西啊?」我楞了一下,看了看一邊立起的menu,像是



    發現新大陸般的說:「還真的有欸!」





      「嗯啊,端到後面第一桌。」老闆說,還對我眨了眨眼。



 

      雖然我覺得老闆對我眨眼的舉動很噁心,但也沒多想,便端起那



    杯只是加了焦糖便感覺高貴很多的鮮奶,走向後頭。





      「這是妳的焦糖鮮奶。」我將飲料小心的擺放於桌上,並看了位



    置上的人一眼說。





      當我看到座位上的人時,我的腦中瞬間閃過許多畫面,我閃過幾



    天前那個難堪的夜晚。還有我再熟悉不過的一張塔羅牌,高塔。





      高塔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著我,反而我的樣子有點窘,我就這樣站



    著,不該如何是好,直到她說:「聊聊好嗎?」





      我點了點頭,拉出她對面的那張椅子坐下,我才剛就座,老闆馬



    上端來一杯冰卡布,我突然覺得這一切像是一種預謀性的活動。





      「你的塔羅牌很準。」她喝口飲料後說。



 

      我沒有什麼多餘的回答,只是一股勁的傻笑。





      「你相信命運嗎?」她問。





      「如果我說,我不相信命運,妳信嗎?」我思索了一下,決定回



    丟一個問題。





      對於我的回答方式,她似乎頗為玩味,微笑著說:「不相信。」



 

      「呵,妳會這樣想很正常。」我笑著說,大多數的人都會認為我



    是個命運論的人。





      「不過,我並不相信命運。」我想了一下,又補充似的說:「應



    該說,我不相信人應該受命運主宰。」





      聽完我的回答後,她靜默沒有再說話,臉上也不再有多餘的表情



    ,好像在沉思什麼一般。





      「哪妳呢?相信命運嗎?」我問。





      「我相信。」她的回答簡單卻篤定,想了一下後,她又說:「小



    時候我給人排過命盤,他說我是『小老婆命』。」





      她說完後,停了一下又微笑的對我說:「所以那天,你其實算的



    很準。」





      她的話題有些深入,一直在表面淺談,刻意忽略當晚的我們突然



    變得有些尷尬,好一段時間都沒有交談,只是自顧自的喝著面前的飲



    料。突然間,我想到什麼似的打開包包,拿出我的塔羅牌放在桌面上



    。





      她疑惑的看著桌面上的牌組,接著抬起頭看了看我。我微笑的看



    了她一眼說:「妳知道我為什麼研究塔羅牌嗎?」





      她搖頭,眼神裡的疑惑示意著我繼續說下去。於是,我喝了口咖



    啡後,準備開始我的長篇大論。





      「我相信,每一件事情在開始的時候就決定好了結果,這就是人



    們俗稱的命運。每個人都會想知道結果,都想知道,如果我今天做了



    什麼,結果是如何?如果我改進行其他的事,結果又會是如何?



      對於未來的一切未知數,永遠是人類最大的恐懼所在,所以那些



    關於時空穿梭的電影,才會那麼的受歡迎。因為人們都想控制,所謂



    的公式就是為了控制,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永遠都沒放棄利用自已的



    力量控制一切,一直都想知道代入A能得到什麼?代入B又能得到什麼



    ?



      但是可惜的是,人類還沒有能力能穿越時空。於是,當科學無法



    滿足人類時,最原始的慰藉,宗教便發揮了它的力量。」



   

      當我說到一個段落時,只見高塔直盯著我看,一副不可置信的樣



    子。她那訝異的眼神搞得我莫名的尷尬,只好搔了搔頭說:「這些都



    是看電影學來的,我愛看電影。」



  

      她甜甜的笑著,讓氣氛又融洽了不少,於是我又接著說:「這就



    是我想研究塔羅牌的原因,因為我想知道結果。知道結果後,我可以



    選擇接受命運,或是選擇接受另一條命運的道路。」



    

      「但是,」一直當個聆聽者的她,提出了她的疑問:「那個結果



    你怎麼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你就那麼相信你手上的那疊紙牌?」



 

      「呵,」我微笑說道:「當妳進入一個深不見底的洞窟時,我相



    信,即便是只有打火機的火光,也比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來得好多了



    ,是吧?」





      她微笑表示贊同。接著,我從塔羅牌裡挑出一張我再熟悉不過的



    牌,吊人,我將牌擺正於她的面前,她疑惑的看了牌一眼,接著將疑



    惑的目光投向我。





      「這是吊人,是我在跟前女友交往時為自已占卜的。」我撫摸著



    牌面,慢慢的說:「吊人代表的就是犧牲,塔羅牌告訴我,這是一場



    犧牲奉獻的戀愛,也是一場試鍊的愛情。」



  

      「那你……」



 

      她的語氣有點猶豫,但是我知道她想問什麼,我語氣輕鬆的說:



    「我還是選擇接受這段犧牲的愛情,因為………」



  

      我停頓了一下,指著吊人的牌面,對她說:「這個男人選擇肉體



    的痛苦,就是為了精神方面的修鍊。這張牌還有另一層的涵義,就是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她似乎有些了解,用她明亮的眼看著我說:「那修鍊後的你,有



    什麼特別的收穫嗎?」



  

      「我的收穫啊,」我笑了一笑,看著她說:「我的收穫就是,終



    於了解了自已想要的是什麼,還有一個收穫就是…………」





      我看著她,將後面的話硬生生的吞下。只見她睜著大眼睛盯著我



    看,詢問著我:「是什麼?」





      我搖了搖頭,微笑沒有回答。交談告一段落的我們,又陷入了沉



    默之中,兩人慢慢被週遭的交談聲給包圍,低著頭不發一語。



 

      「真的能夠選擇不接受命運嗎?」突然,一直低著頭的她說。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懂她指的是什麼。她是指當初算命師幫她排



    的命盤,還有我為她占卜出來的『高塔』。



 

      「我真的能夠拋開命運的玩笑嗎?」她的語氣慢慢的流出一絲的



    悲傷。



 

      突然間,一股衝動湧進我的心裡,我從包包裡拿出那張已經放很



    久的鉛筆畫,放在她的面前,我聽到自已的聲音慢慢的說:「可以,



    只要妳相自已,還有相信……我!」





      聽完我的話後,她非常驚訝的看著我,接著,她低頭注視著桌面



    上那張圖,圖面上的主角是她。那是我在第一次遇到她的時候畫的,



    畫裡的她,有著小女生沉浸於戀愛時的微笑。





      激情過後的我,又開始後悔著自已魯莽的衝動。因為此時的我們



    又陷入了一股尷尬的沉默裡,氣氛的冰冷讓我恨不得挖個洞埋了自已



    ,我不敢看她,只好一直低著頭。



  

      「對不起……」



 

      不知過了多久,我聽到她說了句「對不起」,在我抬起頭後,只



    見到她已離開座位,往吧檯跑去。接著她的身影便消失在這間咖啡廳



    裡,那張圖,還有圖裡的微笑依然留在桌面上。



  

      我看了看圖上的她,苦笑著起身,將桌面上的杯子收拾到吧檯交



    給老闆。



 

      「聊完啦?」



  

      「嗯。」對於老闆的詢問,我無力的回答。



 

      「有些事,別太執著,知道嗎?」



 

      老闆的鼓勵傳進了我的耳中,我沒有回應,我在想,想那句被我



    硬生生吞下的話。





      「還有一個收穫就是…………認識妳。」



 

      之後,高塔沒有再出現,我直到現在才發現,我一直都不知道她



    的名字,依然只能稱她為高塔。



 

      時間並沒有因此而停住,我依然是個大五延畢生,氣溫隨著時間



    慢慢的變低,袖子的長度也漸漸的變長,咖啡廳裡點冰飲料的客人也



    越來越少。





      下學期我辭去工作,開始在重修跟準備研究所中度過。唯一沒變



    的是,大鬍子咖啡廳的夜晚,還有駐店占卜師的服務。





      這一夜,Toby不畏寒冷,依然在咖啡廳裡跑過來又跑過去。我喝



    著熱卡布,面前擺著不知道演練幾次的考題。原本應該是一個跟平常



    沒什麼兩樣的夜晚,直到她的出現。





     我傻傻的看著面前的她,遲遲無法反應。



  

      「請問,能幫我占卜一下塔羅牌嗎?」



 

      「可以啊,」這次我不再結巴,微笑的問:「請問妳要算什麼?



    」





      「愛情。」她也不再猶豫,直接的回答。





      跟過去數不清的占卜一樣,向她問了想占卜的問題後,開始熟練



    的洗牌,接著讓她從22張大阿爾克那中抽選出一張牌,並輕輕的翻開



    覆蓋的塔羅牌。



  

      THE MAGICIAN





      我微笑的看著那張編號1的魔術師,慢慢的唸著。





      「魔術師,代表著向無限創造的挑戰及精神上永無止盡的追求。



    表示出發,也包含了從現在開始的意思。」





      我看著面前正對著我微笑的女孩,故作專業的對著她說:「這就



    是妳所要的答案,『吊人』與『高塔』兩人的愛情。」







                              -END-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
  • COMMENT:
    呵呵

    好快的po文速度

    有看有推~
  • ryuichiru
  • COMMENT:
    其實這是舊文了,所以會貼得比較快。:)
  • l
  • COMMENT:
    忘了說

    推你那句:當科學無法解釋時,宗教出來解開人的疑惑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