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夜的台北,一個男子正和一隻巨犬在大樓的頂樓進行著交談,而男



子竟是出現於神話,大家熟知的楊戩,而巨犬則是楊戩身旁的嘯天犬。如此



奇異的事情發生於科技發達的現今,莫非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異像?





  「你有感覺到嗎?」嘯天犬沒頭沒腦的對楊戩說。



  『嗯,但是我看不出是誰,人間的空氣太髒亂了。』楊戩聳聳肩,無奈



的說著。



  「你竟然還那麼的輕鬆,當初要不是你的疏忽,會讓九尾狐脫逃到人間



來大亂嗎?」嘯天犬對於楊戩的輕挑似乎十分的惱怒。



  『是是是,我現在再試看看能不能追蹤得到她的宿主吧。』楊戩伸了伸



懶腰說。





  語畢,楊戩定神朝向四周圍的遠方眺望,似乎在找尋什麼般的掃描著。



秋天的台北分外的寒冷,尤其是大樓頂樓更是有著陣陣的冷風襲來。一陣輕



風吹起了楊戩蓋住右眼的瀏海,沒有頭髮遮蓋的右眼,此時竟然閃著紅光,



認真一看,竟可發現楊戩的右眼是可以看穿人鬼神三界及看穿前世今生的「



雙瞳」。





  『呼,沒辦法,看來九尾狐只有在宿主慾望高漲的時候才會甦醒過來。



』楊戩無奈的說著。



  「那現在該怎麼辦?在這樣下去,等九尾狐吸夠能量就糟了,妳忘了商



紂王那個時候的九尾狐有多可怕嗎?」嘯天犬說著。



  『放心吧,我們又不是第一次逮到她,你忘了我們每次都是在她要成功



前破壞她的計劃的嗎。』楊戩似乎很得意自已的成績。



  「我也沒忘記我們不是第一次讓她從我們手中逃掉。」嘯天犬說。



  『嗯……對了!我想到了一個重要的線索!』楊戩似乎想到什麼。



  「想到什麼就快說吧。」



  『今天那個被割喉的女子,我們不妨去她那邊看看能不能有所收穫吧。



』原來楊戩是想到了今天慘遭割喉之狼下手的那名女子。





*********************************





  「真是太可憐了,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犧牲者了,偏偏警方對兇手一



點辦法都沒有。」一名護士在對受害女子做完檢查後,帶著傷心的口氣對另



一名護士說著。





  此時,楊戩和嘯天犬其實早就已經在病房裡面,但是病房裡的兩位護士



卻都沒有察覺,對她們來說,此時的楊戩就像另一個空間的人一樣,人神殊



途。就在兩位護士離開病房後,楊戩走到病床旁,看了看床上的女子一眼。



接著,在昏暗的病房裡,依稀可以看到楊戩瀏海蓋住的右眼,又閃著奇異的



紅光。在雙瞳的掃描下,女子的一生所發生的事就像跑馬燈一樣,一幕一幕



出現於楊戩的腦海中。





  『嗯……』楊戩突然沒頭沒腦的悶哼了一聲。



  「怎麼了嗎?」嘯天犬在旁邊說著。



  『我在想,九尾狐這次的宿主或許是個醫生。』楊戩若有所思的說著。



  「醫生?」嘯天犬似乎對楊戩的話有些不解。



  『嗯,我剛剛似乎從她的記憶裡看到兇手用的是一把手術刀,所以做這



樣的猜測。』楊戩回憶著剛剛從女子腦中讀到的記憶。





  此時,病房的門突然被打開,進來了一名女子。看到那名女子,楊戩竟



然楞了一下,因為那名女子就是在pub遇到的那個小妙。此時的小妙的性



感打扮,就跟病床上的女子相類似,而小妙從進門後就一直帶著悲傷的表情



看著病床上的女子,似乎跟她的關係非比尋常。





  「姐,妳現在是我唯一的親人了,妳千萬別再離開我了。」小妙眼框帶



淚的說著。



  『原來她們是姊妹啊。』楊戩在心裡這樣想著,但是就在楊戩想著她們



兩的關係時,突然有一股力量將他的眼神吸引至病房的門外。



  「怎麼了嗎!?」發現楊戩異樣的嘯天犬問。



  『我剛剛一瞬間好像感覺到九尾狐的氣,但是現在又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楊戩有點不解的說。



  「我們到附近四處看看吧,說不定九尾狐真的就在這附近。」嘯天犬說









  要離開病房前,楊戩又看了病床邊的女子小妙一眼,很普通的一眼。此



時的他殊不知,小妙將是他們抓到九尾狐的關鍵人物。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