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詩,我記得當時,我們應該有好一段時間沒有聯絡了吧。





  那一段時間,我們就像知道對方存在的陌生人一般,偶爾在社區裡碰到



面,也總是微笑的點點頭,招招手。





  偶爾的一句「妳好」,以及後面接連的幾句寒喧,感覺都是奢侈的。





  只是在那一天,我們說了好多的話,不過是在休息時間跟下課的時候。





  因為啊,上課時候的妳,真的好認真。





  一段時間不見,聽一個跟妳同班的男孩說,妳是學校的風雲人物,總是



代表學校參加大大小小的書法比賽,也為學校贏回了不少的獎項。





  同時,妳也是學校男孩們的夢中情人。





  當那個跟妳同班的男孩說到這時,他的臉上竟掛著少男懷春的羞澀。





  看到他臉上泛起的紅暈,我竟然想一拳往他臉上打去。那是吃醋嗎?小



詩。





  下課後,我牽著我的腳踏車,跟著妳慢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段時間不見,妳顯得更加的落落大方,臉上多了副眼鏡,反而更襯托



出妳的氣質。





  當時的妳,覺得我有沒有變呢?





  我想,應該是沒有吧。





  我依然是個野孩子,在學校還會跟朋友玩角色扮演的遊戲,模仿著漫畫



或卡通的人物。





  吃飽飯就往操場跑,玩著當時風靡於班上的足球。





  差別在於,練習小提琴時的我,多了幾分藝術家的氣息。我想,我媽的



計謀算是成功了一半吧。





  當妳聽到我學過幾年的小提琴時,竟然露出一個不可置信的樣子,直說



原來每天聽到的小提琴是我拉的,還吵著有機會一起合奏。





  呵,當時的我,竟然害羞到說話都會結巴。現在想起來,那時我真像個



呆子呢。





  在補習班的那一段時光,應該是我小學以來最快樂的一段日子吧。





  我漸漸找回了跟妳在一起的那一份快樂。





  那一份我原本以為已經遺忘,甚至消失於生活中的快樂。





  原來,一切的感覺、記憶並不會消失,只是被自已深深埋藏於心底的某



一個角落、某一個箱子裡。





  只要遇到了某一個擁有鑰匙的人,某個能成為鑰匙的事。





  箱子就會被打開,裡面的東西也會跑出來。而我們也將會找到遺忘已久



的記憶,遺忘已久的感覺。





  那一段日子,我總是騎著腳踏車到補習班。下課的時候,則是牽著腳踏



車跟妳一起回家。





  妳總是笑著問我,有騎腳踏車幹什麼還要用走的回家。





  而我,卻也總是以傻傻的笑容回應妳的問題。





  妳或許不知道吧,小詩,我每天最期待的,就是牽著腳踏車跟妳一起回



家的那一段時間。





  我喜歡聽妳說妳的興趣,我喜歡聽妳說妳在學校發生的趣事,我喜歡聽



妳說任何的事。





  我喜歡看妳踢著腳走路的樣子,我喜歡看著妳數自已的腳步的樣子,我



喜歡看妳做任何事的樣子。





  小詩,妳知道嗎?正因為喜歡著你所說的一切,所做的一切,所以我甘



願當一個騎車上課卻牽車回家的呆子。





  記得嗎?妳曾經對我說過的,要一起合奏的約定啊。





  妳彈鋼琴,我拉小提琴的約定,還記得嗎?我可是一直都記的清清楚楚



的喔。





  可是?真的還有機會嗎?呵呵,看來我又問了一個笨問題了,是吧。





  妳離開我們已經好幾年了,正確的時間我並不記得。或許,是我不願意



去記住吧。





  在妳離開後,我總是在晚上,一個人帶著小提琴到我家的頂樓。





  想像著妳正在天上,對著我微笑,彈著琴。





  而我,也會微笑的看著天,拉著琴。





  就好像我們正在合奏一般,小詩,妳是否真的每天都會微笑的看著我,



跟我一起合奏呢?





  或者,那一切一切,又只是我這個癡人在作夢呢?





  很快的,我們即將上國中。這一次,我們終於能夠上同一所國中了,因



為很幸運,我們學區內的國中就是我媽眼中的明星國中。





  即將上國中的我們免不了的,在開學前的那個暑假,得在原來的那間補



習班上所謂的國中先修班。





  說也奇怪,總是有各種不同的補習班,以各種不同的名目來招生。





  而卻也有各種不同的家長,抓著各種不同的學生去報名。





  或許,這就是台灣教育制度的悲哀吧,學生永遠是補習班跟家長手上的



棋子。而他們也總是會對棋子說:「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我們就好像是西洋棋中的士兵,只能一昧的前進、前進,等到突破了重



重關卡,到達底線時,就能夠升等。





  而在這過程中,也總是會有一些獨特的棋子因為一些意外,無法順利的



照著下棋者的意思走。





  我們,應該就是那些出錯無法順利升等的棋子吧。





  或許是老天為了彌補我們失去聯絡的那幾年吧,很幸運的,我們國中被



編在同一班,這表示,我們未來三年都將是同學了。





  至於陪伴了我三年的補習班呢?因為那是一間小學的補習班,只有國中



先修班,所以不得已的,我們又被抓到一間屬於國中的補習班。





  也在那邊,我遇到改變我們生活的兩個人,阿泰跟政廷。





  呵,小詩,看來我該走了。





  這個時間,也該是他們出現的時候了。或許善良的妳,早就原諒阿泰了









  不過,也請妳原諒我無法面對他們。因為,他們擁有一把鑰匙,一把能



打開箱子的鑰匙。





  至於箱子裡裝的,則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





  那麼,我就不陪妳了。





  「阿擎。」





  喔喔,小詩,從我背後傳來的聲音,妳應該還記得吧。





  呵呵,看來我這個多話的習慣,真是該改一改了。只顧著跟妳聊天的我



,竟不自覺的忘了時間。





  那不堪的回憶,已經偷偷溜了出來。





  因為鎖著回憶的箱子已經被打開了,擁有鑰匙的人,就在我的背後。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