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來不及詢問添財為什麼會知道我阿嬤叫招弟,他又開始對著

洗頭小妹碎碎唸了起來。



  「妳怎麼在這裡,自從妳搬走之後我就好久都沒有妳的消息了!

妳過得好不好?阿伯跟阿姨他們還好嗎?妳變好多喔!我差點就快認

不出妳來了!妳變得好漂亮喔!早知道以前就追妳了,哈哈哈!啊妳

怎麼都不說話,妳忘記我了嗎?我是添財啊!」



  添財一直自顧自的碎碎唸,拚命的胡言亂語,而那個被他叫做招

弟,疑似跟我阿嬤同名的女孩,只有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一

句話都說不出來,表情好像看到鬼一樣。看了看疑似招弟的女孩的反

應,我在想添財是不是認錯人了,就在我想出面打個圓場的時候,洗

頭小妹開口了。



  「你真的是添財嗎?」



  幹!我還真是傻了,那個洗頭小妹竟然真的叫招弟,添財那個二

愣子叫添財我還能接受,這樣一個可愛的小女生叫招弟還真是天底下

最嚴厲的懲罰。之後的狀況是這樣的,添財跟那個女孩開始天南地北

的聊了起來,從那個女孩有著古老的名字來推斷,她跟添財的關係應

該是同鄉,又從他們感覺認識一段時間來判斷,是同學的機率也頗高





  就在我推理著兩個人可能的交往情形的同時,添財已經被帶去沖

頭了,留下還在驚愕中的我獨留在原地。我繼續翻閱手上的雜誌,然

後添財被帶回來,滿頭滿臉都是水,眉毛上還有一些泡沫,看來這位

招弟小姐的洗頭技術實在不怎麼好。



  在結束她的負責工作後,原本還想留下來跟添財聊一下天的招弟

又被叫去幫另一個客人洗頭,看來這邊的工作並不輕鬆。離去前她用

尷尬的笑容看了看我們,示意她必須離開了,添財似乎不打算讓她走

的樣子,就在添財想開口留下她的時候,我搶在他之前幫招弟打了個

圓場。



  「好了啦,」我一個不耐煩的模樣:「該讓……欸……招弟去忙

了,她在這邊也是要工作的好嗎?」



  我說完後,欲言又止的添財露出一個不甘願的表情,自顧自的坐

在椅子上賭氣一句話都沒有說。招弟則是回給我一個感激的笑容就離

開去忙她應該做的工作,她離去前還跟我握了一下手,我們簡單的介

紹了一下彼此。



  招弟離開後,我看著還在賭氣的添財,一股怒氣又從中而來,從

小就舒服慣的他應該不知道人為了溫飽必須工作的艱辛吧。在剛剛跟

招弟握手的時候,我能夠很清楚的感覺到她的手掌佈滿了因為長時間

泡水以及洗髮精等清潔劑,而造成的破皮跟傷口,就我所知這似乎是

很多髮型設計師在成功前都必經的一條路。看跟我們同年齡的招弟,

在這個時間裡沒有在學校,而必須做這樣辛苦的工作,想必她家裡的

環境不像添財家那麼的寬裕,而且還有著明顯的差距。



  「你臉那麼臭,是怎麼樣?」看添財一直板著一張臉,我忍不住

對他質問。



  「我剛剛還想跟招弟聊天,你幹嘛要讓她走?」原本不想開口的

添財,想了一下後也對我提出指控。



  「你沒聽到有人叫她去工作嗎?她又不是專屬於你一個人的!」



  「但是我就是想跟他聊天啊!」添財無理取鬧:「我也是有付錢

的啊!」



  「付錢就是大爺是不是?」聽到添財的說詞,我突然火了起來:

「不要仗著你家多了點錢就耍資八!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茶來

伸手飯來張口嗎?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不用勞碌就隨時都有一疊鈔票

放在口袋裡!你想跟她聊天,她就不能走嗎?你有沒有考慮到她的處

境?不要把這邊當成你家,不是每個人都必須把你當大爺來伺候!」



  我一股腦的把我的不滿全都說了出來,添財面對我的一連串指責

,起先是一陣錯愕,等我說完後他面無表情的看著鏡子,眼神似乎是

在藉鏡面看著我的倒影,接下來他竟又回到先前那個資八的表情,一

臉的不悅。



  「幹!」



  氣到無以復加的我,不顧四周圍的客人跟沙龍裡的員工,大聲的

對添財罵了髒話,接著我索性繼續看雜誌,不理會添財那種混蛋的無

理行為。之後的狀況大概就是設計師來幫添財剪頭髮,然後我們離開

去買單,在離開前添財跟招弟還有交談了一下。



  這段時間裡,我跟添財都沒有再做任何的交談,看來不只我在不

爽,他似乎也對於我有相當程度的不滿。走出沙龍店的添財,依然是

一臉的不悅,就在我把安全帽遞給他的時候,我們之間才出現了第一

次的對話。



  「你先回去吧,我想逛逛再回去。」他說。



  「喔。」我回應。



  就這樣結束了簡單又冷調的對話後,我騎上我的機車離開,添財

則是招了一台計程車後往學校的反方向離開。



  回到宿舍後,還是一肚子火的我索性往床上倒去補眠,等我一覺

醒來後,窗外早是一片黯淡,不知不覺天都已經黑了,肚子的空洞感

讓我起身往宿舍外的便利商店走去,拎了一個微波便當跟飲料又回到

寢室。



  等到我打開便當正打算要吃的時候,才隱約的感覺到異樣,當時

的寢室非常的安靜,總覺得少了些什麼似的。想了一下才發現添財竟

然還沒回宿舍,在跟他分開後少說也過了約三個小時,他還不見人影

,這還是他頭一次獨自一個人離開宿舍那麼久。



  莫非是迷路?還是身懷鉅款被綁架?因為被罵跳河自殺?被援交

妹勾走?被變態怪叔叔拐到暗巷?我思索著許多可能是添財遲遲沒有

回宿舍的理由,就在我用刪去法去除掉幾個較不可能的選項,打算進

行第二次篩選的時候,寢室的門被打開,只見添財手裡提著大包小包

的袋子。



  他把手上的那些行頭往床上一放後,一袋袋的倒了出來,全都是

衣服跟褲子。接著他一臉喜悅的看著我:「你知道嗎?剛剛招弟誇獎

我穿這樣很好看,所以我剛剛去買了很多的新衣服。」



  我無言的看著添財,真沒想到我一直處心積慮想進行的一件事,

竟然就這樣被一個名字跟我阿嬤一樣的女孩的一句話給完成了。在我

懊惱的同時,添財高興的拿著他的新衣服跟我展示著,好像我們剛剛

的爭吵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這樣也好。」



  我心想著,至少這樣的結果也算是皆大歡喜了。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