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在哪裡找不到真愛。」



  祈惟的表情看起來就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只是他那理所

當然的答案,卻讓等待外加期待已久的我,露出了錯愕的神情。這還

是我頭一次聽到,有人辭職不幹的是因為「找不到真愛」。



  「什麼?」



  「找不到真愛啊!」



  「廢話,什麼意思啊?」



  「喔,」祈惟看了看我依然迷惑的表情,才恍然大悟的說道:「

我之前會去那邊打工,是為了隔壁飲料攤的小妹。」



  小妹?我想了一下,才發現唱片行的旁邊似乎真的有個飲料攤,

但是有沒有祈惟說的小妹,我就沒去注意了。反倒是目前的我,對於

祈惟剛才的一番談話感到非常的好奇。



  「結果呢?那又為什麼辭職?找不到真愛又是什麼意思?」



  「我的人生目標,就是找到真愛,她不是我的真愛。」祈惟說。



  我簡單的回了句「嗯」,想讓他繼續說下去。



  「記得我打平櫻木花道失戀紀錄當天,」祈惟臉上滿是懷念的神

情,微笑的說道:「我找到孤單小築,搬了進來。」



  聽到這裡,我的心裡突然湧起一個熟悉的感覺,見我沒有說話,

祈惟又接著說道:「那一天,我獨自一個人在街頭晃,也不是心情不

好,已經麻痺的我,只是沒什麼目標的走著,直到我到了這裡。」



  這種經驗我有,但是我不懂這跟我的問題有什麼關係。沒頭沒腦

的回答方式一直是祈惟的專利,於是我又問道:「那跟妳的人生目標

又有什麼關係?」



  「每一個來這裡的人,都是受過傷的人,你應該知道吧?」我以

一個過來人的身分點頭,祈惟接著又繼續說道:「但是你一定不知道

,孤單小築的每一個人,也都有一個目標跟方向。」



  「目標跟方向?」



  「人都是在失戀中學習,學習如何找到真愛。」祈惟咧開嘴,開

朗的笑著說:「這是教授跟我說的,於是,我決定找出屬於我的真愛

,不要再繼續迷失下去。」



  「你說,孤單小築的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目標跟方向?」



  「嗯,而且這個目標,都是教授給我們的。」



  「教授?」對於祈惟回答,我有些訝異。接著,我又提出一個問

題:「那你知道其他人的目標是什麼嗎?」



  「嗯……」祈惟想了一下,才回答:「我只知道圓圓的。」



  「喔?」我簡單的回應,想讓他繼續說下去。



  「我猜她的人生目標應該是減肥。」



  說完後,祈惟一個人站在原地樂不可支的笑著,我不用想也知道

他是唬爛的,於是我丟下已經笑彎了腰的祈惟,走回我的房間。



  關上房門後,我躺在床上獨自咀嚼著剛才的那些對話,雖然對於

祈惟口中所謂的人生目標還不是很懂,但是也大概有個底了。直到今

天我才發現,孤單小築的每個人除了都有一段故事外,也都有著一個

秘密,而串起每個秘密的人,就是教授。



  現在的我,對於教授感到更加的好奇。我也想到,他是否也在我

們的對談中給了我一個提示,一個關於屬於我的目標的提示,只是我

沒發現。又或者,他還在等待機會,給我提示。



  只是,關於教授的一切,似乎又沒有我所想的那麼簡單。一次放

學後,我回到孤單小築,才又見識到了屬於教授的另外一面。



  那一天,突然想蹺課的我中午就離開學校,也不知道該往哪去,

只好先回到孤單小築,等待晚上到唱片行打工。回到孤單小築,我發

現教授的那台RX-8停在車庫裡,於是我又開始為那些被晃點的學生默

哀。



  我走進客廳後,映入我眼簾的是我想都沒想過的景色。我看到,

一個穿著黑西裝,梳著油頭的老人坐在沙發上,而他的後面則站著兩

個人,也是穿西裝,還戴墨鏡,酷勁十足的樣子。至於教授,則是坐

在他們對面。



  看著眼前這三個表情嚴肅的大哥,我心裡盤算著教授是不是惹上

了什麼麻煩,只是我看了看教授,他依然是一個不屑的表情,一點都

沒有惹上麻煩的人,應該有的低調。



  「這個是?」那個坐著,像是老大的人看了我一眼。



  「這裡的房客。」教授面無表情的回道。



  「喔……」老大看著我,像是在打量著什麼似的,他的眼神讓我



    怪不自在的。



  「我,我先上去了。」我起步往樓上走去,打算遠離這個氣氛詭

異的客廳,在我走過客廳,跟他們擦身而過時,我彷彿還能感覺到兩

個墨鏡男緊盯著我不放的犀利目光。



  在我走上三樓前,我又聽到教授跟老大的對話。



  「你寧願跟那種毛頭小子混在一起,也不搬回來家裡陪我們倆老

?」

   

  「囉唆。」



  這段奇特的對話,讓我對於他們兩人的關係,有了初步的一個勾

勒,我想著,他們會不會是父子?我心裡的疑惑,在大約半個小時後

,得到答案。



  「他是我爸爸。」當時的我在天台吹風,教授突然走到我身旁。



  「喔?」雖然早在心裡有一個底,但是真的聽到教授親口說出,

我還是有些驚訝。我在心裡想著,難怪教授會那麼屌,原來有個當黑

道的爸爸。



  「他不是黑道,雖然長的很像,但他充其量只是一個唯利是圖的

生意人罷了。」教授像是看穿我的心思一般,對我說著。



  被猜中心事的我有些心虛,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隨便想出一個

問題問道;「你為什麼不跟他們一起住,要搬來這裡?」



  「理念不合。」



  「喔。」教授的回答很簡單,頓時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只能沉默以對。



  教授一直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一句話都沒說,看到他那嚴肅的

表情,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跟著沉默。我們之間的安靜,在大

約十分鐘後才被教授主動劃破。



  「我爸希望我接替他的公司,但是我不想,就這麼簡單。」教授

說,接著他轉身就往房間走去,沒有再給我發問的機會。



  我無奈的轉身也跟著離開天台。當時的我還不知道就在今天,我

還會發現孤單小築另一個驚人的秘密,一個屬於圓圓的大秘密。



  在晚上,打完工的我,拖著微累的身體回到孤單小築,準備回房

間換掉一身的風塵,好好洗個澡。在經過圓圓的房間時,我在她半開

的房門看到了一地堆放雜亂的書,還有一臉苦惱的圓圓。



  我走近她的房間,輕輕的敲了她的房門一下,詢問道:「需要幫

忙嗎?」



  圓圓似乎被我突然的舉動給嚇到,有些驚訝的她過了一會兒後才

回道:「可以嗎?」



  「反正我現在也沒什麼事。」我微笑的走進她的房間,這還是我

第一次進圓圓的房間,我今天才知道,她的房間裡擺放了三個書櫃,

還有滿滿的書。



  「因為我突然想整理一下書櫃,只是沒想到書一搬下來才發現,

竟然那麼麻煩。」圓圓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我也簡單的回給她一個

微笑,心想著難道她自已不知道她的書數量有多龐大嗎?



  接著,我就在她的指示下,跟她一起將一地的書慢慢歸放回原位

。就在我拿起一疊有點老舊的書時,一張紙片從書堆裡掉了出來。我

好奇的放下手上的那疊書,撿起地上的紙片,這才發現那是一張照片





  照片上是一個女孩,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女孩有著白皙的皮膚,

立體分明的五官,明亮的大眼睛,搭配著挺而大小適中的鼻子,厚度

恰到好處的嘴唇微微上揚,拼湊出一個甜甜的微笑。



  無庸置疑的,照片中的女孩絕對是個能吸引男生目光的女生,我

就這樣直盯著照片裡的女孩看,直到圓圓將照片抽走。



  「照片裡的女孩是誰啊?好可愛喔。」



  圓圓將照片收了起來,自顧自的忙著,打算敷衍我。



  我又使出了我的纏功,努力的想從圓圓口中套出情報,好不容易

,圓圓才停下手邊的工作,看著我。



  只是她就這樣一直盯著我看,依然是不發一語,表情有些嚴肅。

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跟她對看,並用渴望的眼神看著她。



  好一下子後,她又拿出那張照片,像是在回想著什麼似的看著照

片。接下來她所說的那句話,就像是回音一般,在房間裡繞著,在我

的耳中繞著,久久無法散去。我永遠都記得,當時的她看著照片,問

我。



  「如果,我說這個人是我,你相信嗎?」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