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小路學長!」小容的聲音從我的右方傳來。



  「哇咧!你怎麼會用臉接球啊!」阿怪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發生什麼事了!」老師的聲音從左方傳來。





  很快的,我身邊的人越來越多,同時慢慢的以我為中心圍成了一個圈。





  現在的我竟然覺得大家都一直在轉圈,哇!連天上的雲也在旋轉。





  「你們帶他到旁邊休息吧。還有你!誰說你可以對別人的臉上攻擊的!



」我彷彿聽到老師在指示兩位同學扶我到旁邊後,轉身對阿怪一陣痛罵。





  就這樣,我以半昏迷的意識,躺在網球場旁的椅子上,受到兩次重擊的



鼻子就好像火在燒一般的又熱又痛。





  這個時候我感覺旁邊有一個人,用一雙好輕好柔的手幫我擦著鼻血,擦



拭額頭上的汗,並撥弄著我的頭髮。





  好溫柔的一雙手,好像姑姑就在我的身邊一樣,同時有一股香味蔓延在



我的周圍,好香,真的好香。





  我慢慢的睜開眼睛,竟然看到姑姑就坐在我的旁邊,他溫柔的拿著衛生



紙擦著我臉上的汗,撥弄著我的頭髮,姑姑的身上好香,但是我卻不記得以



前在她身上有過這樣的香味。





  「姑姑……」看到姑姑的臉,我安心的閉上我的眼睛,叫著只有我專屬



的名字。





  這個時候,我竟然感覺到姑姑竟然對我呼起巴掌,我心想難道我說錯了



什麼話嗎!





  「起來啊!你這個廢物。」我睜開眼睛一看,站在椅子旁的阿怪正一下



下的對我呼巴掌。



  『我怎麼在這裡?』我看著周圍,姑姑呢?姑姑怎麼不見了?



  「你在作夢嗎?體育課當然在球場啊,你剛剛昏倒了,都是小容在照顧



你欸。」阿怪說。



  『嗯!?剛剛都是小容在照顧我?那麼那雙溫柔的手!』我在心裡想著



剛才的情形並看向小容,只見小容滿臉通紅的微笑著。



  『謝謝妳喔。』我微笑著對小容說,我剛剛竟然把小容誤認成姑姑了,



看來我最近精神狀況真的很差。





  由於早上只有兩節體育課,所以我們叫醒趴在牆壁上睡著的阿文後,走



向籃球場去跟阿森及駭客會合。果然跟我想的一樣,阿森他們看到我紅腫的



鼻子,兩個人又笑成了一團。





  「哈哈!你的鼻子怎麼腫成這樣,你是被阿文這隻大蚊子叮到了嗎?」



阿森話才剛說完,馬上發現他說了不該說的話,急忙用手遮住自已的嘴。





  而阿怪跟駭客也連忙抓住因為被踩到地雷而正在火的阿文,免得阿森有



什麼三長兩短。





  是的,相信大家都知道阿文不喜歡別人叫他蚊子,因為他曾經因為這個



外號被歧視,被取笑,所以他很討厭別人叫他蚊子。





  依稀記得那是個炎熱的夏天,在學校廢墟教室上課的我們必須承受蚊子



大軍的攻擊。





  而很巧的,當時阿文的外號也叫蚊子,因為他的名字叫楊子文,倒過來



唸就叫蚊子楊,因而得名。





  在一天既炎熱,蚊子又多的上課時間,我們四個依舊圍著阿文坐在一起









  「吼!蚊子實在有夠多的,馬的。」阿森在抱怨完後還轉向右邊瞪了阿



文一眼。



  「對啊,蚊子,叫你的家人不要來學校看你啦。」駭客也轉過頭來附和



阿森的話。



  「啪!」這個時候阿怪出手,打死了一隻飛到他面前的蚊子,「啊!對



不起!我不小心殺了你的家人了,你要認一下是你叔叔還是阿姨嗎?」阿怪



很假的跟阿文道歉,還將被打死的蚊子放在阿文的桌上。





  當時的阿文顯然在忍耐,因為我看他的背影,明顯的在抖動著。





  『喂~~你們不要這樣欺負蚊子啦!』聽到我的仗勢直言,阿文轉過頭



來給了我一個微笑。



  『嘿!蚊子,我夠朋友吧,麻煩你叫你堂弟他們離我遠一點,別來吸我



的血喔。』我話剛說完,身邊馬上傳來阿怪他們的笑聲。





  之後阿文跟我們冷戰了好一段時間,直到我們跟他訂了「血的誓約」他



才肯原諒我們。我們跟他說好,如果我們再拿蚊子來取笑他,就隨便他要怎



樣都行。





  阿怪曾經在那之後又白爛的犯了一次,結果之慘,按新聞局的標準可以



編列為限制級,因此不便在此公開。





  就在一陣拉扯之後,阿文終於肯原諒阿森,也因此,阿森逃過了一次地



獄般的酷刑。





  這個時候,我們的旁邊突然傳來了一陣鈴鐺般悅耳的笑聲,我很自然的



轉過頭一看,竟然是小容站在我的旁邊。





  『妳怎麼還在這啊?』我疑惑的問她。



  「我沒課啦,但是我的室友都還有課,我一個人回宿舍好無聊喔。」小



容說。



  『那妳的同學咧?』我又問。



  「我還沒認識什麼朋友欸,我能跟你們一起走嗎?」小容微笑著問我。



  『可以是可以啦,但是妳不介意我們一堆男生嗎?』像她這樣的女生會



想跟一堆臭男生在一起玩嗎?



  「不會啊。」小容很大方的說。



  『妳如果不介意就好囉,我可能會先回家洗個澡,妳要不要先跟他們走



啊?』我指著阿森他們對小容說。



  「這樣喔…我能夠先跟你回去嗎?聽阿怪學長說你家是開精品店的,我



想去 看看欸。」小容微笑著說。



  『嗯,可以啊,但是我姐很三八,妳別被她嚇到囉。』我說。





  不知道為什麼,小容一直很自然的跟在我後面,很自然的跟著我到機車



旁,而我竟然也很自然的將安全帽遞給她,一切都發生的如此自然。





  當她坐上我的後座時,整台機車不但沒有沉重的感覺,反而好像輕飄飄



的。小容雙手輕輕的抓著我的衣角,身上的香味又蔓延在我的四周。





  當我騎在路上時,旁邊的人都在看著我們,好像我的機車在發光一樣。



沒想到車上只是多了一個美女就跟平時有那麼大的差別,只是我也發現有個



死小孩指著我紅腫的鼻子在大笑。





  回到家後,老姐看到我紅腫的鼻子自然又不顧形象的捧腹大笑著,但是



看到我身後出現小容時,她則是張大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我讓小容跟老姐她們在一起,便往樓上走去。我在上樓前彷彿又聽到,



老姐對小容說:「妳那麼可愛的女生,怎麼想跟長的像鬼一樣的人走在一起



呢?」





  我先到冰箱拿了些冰塊冰敷我的鼻子,冰敷後的鼻子終於沒有紅腫的那



麼厲害了。在洗完澡後,看了看手機,發現有一通未接來電,是龍兒打的。



我想可能是要談聯誼的事吧,於是便撥了通電話給她。





  『喂,龍兒嗎?我是小路。』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小路啊,我有問班上聯誼的事了,我們班還蠻踴躍的喔。」龍兒在電



話那一頭小聲的說著,同時話筒中還傳來一些撞擊的聲音跟「吼吼~~」的



吵鬧叫聲,我心想她們應該是在圖書館看電影嗎?



  『真的嗎?妳們班大約有多少人要參加啊?』我問了一個很專業的問題







  「我們班啊,大約15個,那地點跟時間讓你們訂囉,晚上再聊吧。」



龍兒說完後隨即掛上電話。





  就這樣,我敲定了第一個聯誼業務,心想當初班上選我當公關的時候那



麼踴躍,要找到15個人參加應該是沒問題吧。





  只是當時的我哪會知道,這次的聯誼將是我公關事業的第一個危機及改



變我人生的一個轉機。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