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熊熊。」阿怪說。





  不顧在場的我們(除了小容),扭曲的臉上所呈現出的驚恐,阿怪帶著



初戀般羞澀的表情,緩緩的對我們說:「當聯誼那一天,我第一次見到她時



,我的確想著,怎麼有女生長成那樣,真是上帝開的大玩笑。可是你們一定



不相信,當熊熊把我舉起來後,我發現我竟然喜歡上她,她有我所想追求的



哪種力量美,那種讓我感覺到甜蜜的力量美。」





  當阿怪眼中閃爍著光芒,說完他那段感人的自白後,我們全都皺著眉頭



,看著阿怪,只有小容使勁的為阿怪拍手。





  「嗯,如果有需要的話,去找我叔叔。」阿森離開前遞了他叔叔的名片



給阿怪,阿森的叔叔是個骨科醫師。



  「如果要收驚的話,我再帶你去找我阿嬤。」阿文還是想帶阿怪去找他



阿嬤。



  「等下出去順便幫我把門關上,謝謝。」駭客說完後,繼續坐在電腦前



玩他的BBS。



  『欸……她是隻好母熊,不,是個好女孩,你要好好對她。』我抓起小



容的手,離開前對阿怪說了句鼓勵的話。



  「要跟我們一樣幸福喔。」小容也對阿怪說,只是她指的“我們”不會



是指她跟我吧。





  因為快到接班的時間,所以送小容回宿舍後,我便趕回家準備上班,一



方面也因為今天必須將劇本打完。





  今天龍兒很早就到店裡,我一進門,便看到她帶著燦爛的微笑向我問好



。看著龍兒的笑容,我想到了小容。





  『嗯!?為什麼我會突然想到小容!?看來找個時間叫阿文帶我去他阿



嬤那邊看看好了。』我心想著,臉上出現了一絲驚訝。



  「欸,你的臉色怎麼怪怪的啊?」眼尖的龍兒看出了我的異樣。



  『沒有啦……』我回答。



  『對了!妳知道阿怪跟朱熊在交往嗎?』我突然想起阿怪跟朱熊的事。



  「真的嗎!?」龍兒的表情看來也很吃驚,「阿怪真幸運,熊熊很可愛



呢!」龍兒開心的說完後,轉身離開。





  看著龍兒的背影,想著她剛剛說的話。『朱熊?可愛?也難怪有人會說



女生是火星人了。』我心想。





  我回到房間,拿手提電腦準備寫完明天要交給學弟的劇本。當我回到店



裡,才剛坐下準備打開電腦,放在一旁的手機響起了「關東煮」的鈴聲。





  看了看來電顯示,是小容,看來她打來又是為了「那個」吧。





  『喂。』我說。



  「路~明天要開社團會議喔,還有,劇本要記得帶去喔。」小容說。



  『嗯,我知道,明天還有什麼事嗎?』我問。



  「我看一下喔,沒有了!」小容在停頓了一下後回答。



  『謝謝妳喔,還有事嗎?』我再問。



  「有啊,我喜歡你喔。」小容說完後還對著手機親了一下,接著掛掉電



話。





  是的,我所說的「那個」就是,小容每天都會打電話來跟我說明天有什



麼重要的事情或考試,雖然我不確定她那些情報是哪來的,但是八成是阿怪



他們說的吧。





  跟小容通完電話後,思緒還停留在小容最後傳來的那一個吻上,不知為



什麼,我並不會排斥她那種行為。





  此時我又看了一眼在店裡擦著櫥窗的龍兒,想著龍兒在我心中到底代表



著什麼?而小容在我心中又代表著什麼?





  我會喜歡上龍兒,是因為姑姑,因為第一眼看到龍兒,她們是如此的相



像,那麼對於龍兒,我喜歡的到底是她?還是喜歡著她身上那個姑姑的影子



呢?





對於小容,我慢慢的習慣有她在的生活,原先總是記著滿滿行程的記事



本,因為小容,慢慢的失去了用處,如今已經不知道被我丟到哪裡了。





  當機車後座沒有小容時,我也會莫名的感到不習慣跟寒冷,只是我都會



想,冬天快到了吧。





  每當我心情不好時,我也會想讓小容在我身旁對我微笑、對我撒嬌。





  我想到,老姐曾經對我說過:「我是站在小容那邊的,因為我覺得她比



較適合妳。」





  難道,真的像老姐說的,小容比較適合我嗎?可是對於龍兒我卻又放不



開,想到這裡,我下意識的看了看脖子上的項鍊。





  是的,每當想到龍兒,我總是會不知不覺的想到姑姑,難道這就是老姐



希望我跟小容在一起的原因?她希望我徹底忘記姑姑?





  對於愛情,我自覺是個優柔寡斷的人,就像金庸筆下的張無忌一樣,總



是陷於愛情的漩渦裡,不知該如何擺脫。說真的,我實在很討厭張無忌處理



愛情的方式,但是我卻像張無忌,很矛盾,但是人就是矛盾的,不是嗎?





  我記起過去曾經跟阿森在系館的頂樓,吹著風,聊著一些瑣事時所說的



話。





  「說真的,我還真是猜不透你。」阿森突然若有所思的對我說。



  『我又不是史蒂芬周。』我說。



  「靠!我又不是說那個。你啊,總是好像喜歡著A,但是卻又對B很好



,讓人以為你喜歡的其實是B,但是對於C的示好,你又不排斥的欣然接受



。」阿森說完後,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實在要好好想想,你真的喜歡的是



什麼。」





  阿森實在是個很棒的朋友,他總是能輕易的看穿我的問題,並給予我建



議。





  只是,那麼多年了,我還是無法確定我到底喜歡的是誰?不想失去的是



誰?從國中開始,這樣的問題就不時困擾著我,我總是會想,我到底喜不喜



歡她?我是不是該衝?我真的喜歡的是她嗎?會不會追到了才發現我喜歡的



其實是別人啊?





  想著想著,我感覺頭又痛了起來,心想:『算了,還是來寫劇本吧。』





  於是,我又將自已關在寫作的象牙塔中。每當小時候,我想逃避時,我



就會開始塗鴨。隨著漸漸長大,邂逅了文字,我開始藉由寫作來逃避不想面



對的事物,感覺將煩惱寫出來,就像將煩惱拋到腦後一般。





  終於,我敲下了這部劇本的最後一個字。看著這部花費多時的劇本,我



想,它一定會大受歡迎,畢竟基礎構想是前任話劇社的鬼才編導小藍學長留



下來的。





  當我以極度溫柔的眼神,就像是一個媽媽看著剛出世的小孩般溫柔,看



著剛完成的作品時,龍兒突然出現在櫃檯前。





  「這個……」龍兒吞吞吐吐的說著。



  『哪個?』我說。



  「這個!」突然間,龍兒從背後拿出一個東西塞到我的面前,我看了看



,那是封信。





  是的,那是封信,看著封口處貼的小愛心,我想,這是封情書嗎?





  『唔!情書?』我的心頭猛然震了一下,像被火車壽司的小火車撞到般



的震了一下。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